第八百零五章 赌徒心态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破梦者作者:许大本事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破梦者》 第八百零五章 赌徒心态
    “吓!这是什么情况?”神祗们大为意外,刚刚押上赌注,但几乎没有人猜中,一个个面面相觑,突然一名神将伸手从宝物堆中抓出自己的宝贝便欲生吞到嘴里,却被他身边的同僚一把给抢到了手。

    其他神祗一愣,继而鼓噪着都想拿回自己的宝物,一名浑身金光灿灿的神将忽然跃到半空,大喝道,“且慢!”

    声音无比威严,这是一尊元神本体为黄龙的神祗,在火炎天宫这帮神祗中地位颇高,被火炎宫主封为掌印尊者,而且修为战力也是这帮家伙中顶尖的存在,金光闪闪的战甲其实是它的鳞片,已经被此神祗练成了可攻可守的宝贝,它以发话,众神祗一起停手。

    “我等不妨将这赌局继续下去,且看这小哥接下来能否连闯三关,还是以这些宝贝为赌注,不分庄闲,只有是与否,如何?”

    “连闯三关?刚才火猪那一关,做不做得数?”

    “当然算数,就算第一关。”

    “这小哥连火猪一击都挡不下来,何谈三关?”

    “这便不由你操心,赌还是不赌?”

    “谁人上阵?如何定输赢?”

    “某家,再加火行尊者上阵,以一日为限,倘若他连过三关,便押‘是’,相反便是‘否’了。”

    “赌!”

    “我也赌!”

    “……”

    一时间押注者踊跃,但每一尊神祗的表情都不轻松,有的看似嘻嘻哈哈,但实则十分紧张,有的故作豪情,但其实犹犹豫豫,嚷嚷了半天终于买定离手,结果却让所以的神祗大跌眼镜,押注李天畤能够连过三关的居然占了绝大多数,只有掌印尊者、火猪等寥寥几个才压了反向的对局。

    几个神将忽然瞪着火猪开始骂骂咧咧,火猪跟李天畤交过手,最知道对方的深浅,它押注‘否’,虽然看上去很理性,但也间接浇灭了多数神将的希望,更有神将吆喝着重新押注,于是吵得愈发激烈,直到掌印尊者大吼一声才算平息了诸神的叫嚷,但很多神祗都流露除了失望和寥落的表情。

    望着这些不知道从哪里迸发出热情的赌徒们,李天畤很难将他们与至高无上的真神联系起来,倒是很容易想起曾经居住过的城中村里的混混无赖,在赌桌面前天真、泼皮、狂热,毫无顾忌。

    或许是等待的时间太过漫长,神祗们已经被磨掉了性子,在希望乍现后无所适从,继而转变为极度矛盾的心态,他们既想希望的泡泡能够成真,又恐这泡泡突然破灭。但无论是哪种结果,他们还是想以赌徒的身份来搏一搏自己未来的运气。

    李天畤无法想象这种心态,因为他根本不了解曾经显赫一时的神界火炎天宫的遭遇,但很清楚自己成了这场赌局中的焦点,这倒也无所谓,你们赌不赌,都不妨碍我去见火炎宫主。

    一尊黑衣黑甲的神将横在了李天畤的面前,他周身的空间在扭曲飘摇,好似有肉眼无法看见的火焰在燃烧,虽然感觉不到温度,但有一种十分恐怖的杀气在散溢。

    这副身躯十分健硕挺拔,将黑色的铠甲衬托的过于粗旷和凶厉,肩甲和腕甲部位还有粗大的甲刺,根根竖起,给对手第一眼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躯体会被这锋利的甲刺给撕裂一般不寒而栗。

    更让李天畤惊骇的是,这个神将的元神本体居然是人族,他的神藏内有一名破衣烂衫、肌肉发达的披发汉子在对天望月,四周是熊熊的黑色火焰。

    “火行尊者?”

    “不错!过了我这一关,常某便拜你一拜。”

    “你姓常?成神之前来自于哪个时代?”

    “休要啰嗦,待进了火炎天宫,你再问某家不迟。”

    “也好。”李天畤点点头,对于人族的神祗,他天然便有一种亲近感,这是一些列稀奇古怪遭遇后所碰到的第二个人族真神,第一个便是甲丑,但他似乎又不是纯粹的人族,好似巨人一脉。

    只见火行尊者伸手在左腕处一抹,右手便凭空多出了一把黑色的短刀,比李天畤手中那一把略长,而且刀背十分厚实,通体乌黑没有半分光泽,此刀一出现便如活过来一般,刀头隐隐可见一头黑色猎豹的形象,张开巨口,双目凶光四射,轰然一声迸发出滔天的杀意。

    “这刀比不得你的轰天刀,但绝对能要你的命。”

    “我相信。”李天畤后退一步,催动元气,手中暗金色的短刀再次呈现出三色炎火,嗡嗡的抖动不已,那股嗜血嗜杀的气势也并不弱于对方黑色的短刀。

    “手下留情,莫伤他性命。”掌印尊者以神识提醒同僚,知道火行尊者的狂暴,一旦动起手就怕控制不住。

    “某家省的。”火行尊者也自封境界,在同境界下他并不占太多便宜,但劈下对方的胳膊腿,那也怪不得他。

    可尚未等火行尊者出击,李天畤却忽然暴喝一声纵步扑来,手中短刀的战意熊熊,脑海里的神识像炸裂一般,‘荡魔九式’的刀法悉数涌出,他以前只领悟了其中的四式,后五式只知其形,不解其意。

    但眼下忽然犹如顿悟一般,‘敛刀式’、‘攒刀式’、‘拖刀式’、‘飞刀式’和‘合刀式’,一刀刀,一式式,腾如飞龙,行如猛虎,每一式都有数十种刀法变化,李天畤咋眼见便劈出了成千上百刀,刀影霍霍,声如惊雷,结合刀锋出迸发出来的无数符文阵法,顿时有漫天的三色炎火将火行尊者包裹在眼花缭乱的火刃之中。

    顷刻间,李天畤的元气之海如同泄洪一般奔涌而出,那种惊人的元气释放也有了扭曲空间的威能,立刻将火行尊者所站之处扭曲为十分诡异的数个部分。

    唯有‘合刀式’,李天畤劈不出来,这并非是元力不够雄浑,而是意境难以发挥出那种包罗诸天的大一统杀意,所以‘荡魔九式’并不圆满,留下诸多的漏洞。

    而此时在扭曲的空间里,身体极度变形的火行尊者出招了,他只是轻飘飘的刺出了一刀,周身混乱的空间便迅速恢复了正常,紧接着,火行尊者又补了一脚,那漫天的火刃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李天畤的身躯却像断了线的风筝,再次飞出了南天门,只留下了一条臂膀,喷洒着金色的血液砸落在地上。

    一片嘘唏后,南天门内外陷入到了极度死寂的状态中。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