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擅入者死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破梦者作者:许大本事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破梦者》 第七百五十五章 擅入者死
    “歇一会儿吧。”李天畤度过了最初极难过的一段时间后,那种脱力的感觉渐渐消失,精神力也有所恢复,此刻悉悉嗦嗦的声音早已经变成了杂乱的脚步声,而且越来越近,**不离十是追兵了,如此逃法是躲不掉的。

    申英杰充耳不闻,发足狂奔,她早已精疲力尽,只凭一份执念在勉强支撑着,好几次都差点撞到旁边的崖壁上,磕磕绊绊的,精神状态也极差。

    李天畤叹了口气,调动所剩不多的元气在体内缓缓流转,元气化作暖流也涌入到申英杰的体内,让她的精神为之一振,头脑瞬间清明起来,刚才缺少元气保护,她差一点又陷入到了黑色的幻觉中。

    李天畤略一拧身,便已跳落在地,猝不及防的申英杰实际上也已经脱力,斜斜的向前栽倒,被他一把抱住,前面还有很长一段路才能逃离山洞,干脆不跑了。

    将申英杰扶在巨大的石框一角坐定,李天畤简单活动身体,便将后背的自动步枪摘了下来,他的四肢还在微微发抖,体能的恢复速度似乎还要慢于元气,追兵人数多,有没有神通者还无法判断,他的精神力依然很弱,但不管是什么人,眼下怕是要被逼的大开杀戒了。

    追兵越来越近,已经能看到对方模糊的身影了,李天畤站立在宽敞的山洞中央,平端枪支,准星已经套住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对方也发现了李天畤,奔跑的脚步骤然止住,但依然缓步前行,没有人发出声响,却极为统一整齐。

    “站住!”李天畤第一次发出警告,同时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对面的这帮人虽然各个彪悍、气息强大,但并没有神通者在内。

    “你是什么人?是你杀了神殿卫士?”黑暗中一个身影发话,此人虽然语气不善,但对李天畤颇为忌惮,想想也释然,能击杀那个银甲人的家伙绝非善茬,他们虽然人多,但也不见得能够占多少便宜。

    “你又什么人?”李天畤并不正面回答对方。

    “呵呵,我乃此间主人,擅闯者,你可知道规矩?”

    “什么规矩?”

    “擅闯禁地者死!”

    “主人?”李天畤哈哈大笑,“非法跑马圈地,也敢妄称禁地?还能轻易定人生死,你很狂啊。”

    “你也不差,口气比老夫还大,有胆子杀人,没胆子承认么?”

    “咱们都不用废话,那具傀儡是我杀的,想要我命,尽管来拿,否则滚蛋!”

    “既然承认,那就随我去地宫吧。”对方说着话,他身侧已蹿出了两条黑影,朝李天畴径直冲过来。

    “砰!”的一声巨响,震的人耳膜发胀,山洞中的回音奇大,一名黑衣人脚下火星飞溅,两条身影顿时齐刷刷的停住了脚步。

    李天畴果断开枪,但并未伤人,还只限于警告,对方手中也有自动武器,真混战起来,子弹可不长眼睛,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抢着玩命。

    “再往前走一步,就打死你。”

    “发狠没用,杀了神殿守卫,你以为你能跑得掉?跟我回地宫受死,可以考虑放过你的同伴。”

    “能不能走掉,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李天畴边说话,边往后退,眼角的余光看向了石框后面的申英杰,对方虽然还在大口喘气,但早已做好了射击准备,目光也正向他看过来,眼神中倒是没有丝毫的惧意。

    “拿下!”那人发狠,一声爆喝后,抽身便退,他身边的黑影反倒嗖嗖往前冲。

    李天畴和对方的枪手也几乎同时开火,一连串的炸响后,山洞内硝烟弥漫,对方倒下两个,李天畴也险险中弹,好在有申英杰的配合,外加大石框做掩护,侥幸毫发无伤。

    山洞内除了大石框可以藏身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掩体,最初一通乱枪后,双方躲在石框后面举枪对射,谁也奈何不了谁,一时间成了胶着状态。

    这样的状况,短时间内反而对李天畴畴有利,压制对方的主要任务交给了申英杰,自己则抓紧时间恢复元气,元气之海只要充盈两三成,他便有把握把这帮人全部清除掉。

    压制对手对申英杰来说没有太大难度,若论玩儿枪的专业性,这帮菜鸟远不如她,何况手边有四五把自动步枪,不用什么拼命的技巧也绝对能抵挡一段时间,李天畤对她亦是极有信心,干脆把自己的枪也扔给了申英杰,开始专心打坐。

    因为反复在镇魔塔中厮杀,经历了无数凶险,除了积累经验,提高战技水平外,李天畤还琢磨出了许多与战斗有关的‘旁门左道’,比如,如何在战前迅速调整身体到最佳状态,如何以最少的元气代价发挥出最大的神通效果,如何组合已有的神通一举击杀比自己强大的对手等等。

    而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恢复元气也是他近几日来的一个重大收获,就是强行将七彩光域中的金色符文拽入丹田的光球中,本来只是某次受伤后一种无聊的摸索,却未料到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元气是能量的基础,七彩光域亦可以直接产生能量,并能滋养和激发元气,两者相辅相成,李天畤的无意之举居然将二者在丹田处糅合起来,激发出巨大的元气潮,尽管他依然无法识得符文的意义,但已摸索出不少经验,金色符文对元气的增长起着巨大作用,而绿色符文代表的意义更为复杂,强悍的活力,以及战技和杀招,同时兼有生命和毁灭属性,十分耐人寻味。

    随着数个符文被引导到丹田处,色彩暗淡、近乎静止的光球开始活跃,待符文彻底融入光球中后,它开始飞速旋转,并爆发出尖鸣声,光球的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加深,内部开始充盈,很快,那种令人心悸的元气洪流再现,不断积累,最后喷薄而出,涌入神藏的元气之海。

    轰隆隆,周围忽然开始剧烈震动,将李天畤从忘我的境界中给强行拽回到现实,山洞晃动的厉害,很多碎石砸下,好似地震一般,申英杰也和对方停止了射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片刻后,震动渐弱,申英杰试着露头观察,居然没有遭到攻击,而且惊讶的发现那帮人开始跑路了,跑的飞快。

    “怎么回事儿?”申英杰不解。

    “一定是地下面出问题了。”

    “那我们……”

    “不急,你再帮我把个风,一会儿便好。”李天畤的眼神又恢复了神采,元气之海才刚有起色,但尚不及巅峰状态的十分之一,环绕七彩光域的符文也十分稀少,不少神通战技都无法施展,只有元气恢复到两成以上,他才可以发挥出自身独特的优势,在运动中,元气的增长和恢复速度反而会越来越快。

    申英杰没有意见,李天畤这般说,自然有他的道理。她边端着枪警惕前方,偶尔回头注视一下垂目打坐的李天畤,这家伙神态自然安详,真如老僧入定一般,不过他不是和尚,而是个假道士,这让她想起了一块在西山国道时的情景,心中无可遏制的涌起一股暖流。

    遗憾的是,后来的事情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凶险,短短两个月间,李天畤就经历了无数匪夷所思的遭遇,很多都是痛苦和难以释怀的重大变故,这对常人来说很难想象,可李天畤不但挺过来了,而且依然保持着曾经的质朴,一如福山初见时的那种踏实感,不过现在似乎凶了许多,也傲气了许多。

    眼下山洞内的这一幕,申英杰有时候觉得极不真实,但又让她有种莫明的期望,在这漆黑的的空间内可能隐藏着更多的危险和可怕的家伙,但她已经无所畏惧,因为有李天畤在,她的内心反而更希望这样的冒险能一直继续下去。

    一声轻啸如龙吟凤鸣,李天畤长呼一口气睁开了眼睛,却发现申英杰正怔怔的望着他,不由的一呆,继而又是一惊,“过去多长时间了?”

    “啊?没多久。”申英杰立刻慌的面颊发烫,连忙佯装查看手表以掩饰窘态,“大概二十分钟不到吧。”

    “这么久?”李天畤不信,但也无所谓,放出神识四下查看一番,追击他们的那伙人跑的无影无踪,并未留下什么埋伏,就连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也被抬走了,十分彻底。

    李天畤不由的有点后悔,几次三番都没能留下一个活口,对山洞深处的秘密依然一无所知,摸着黑探索毕竟风险颇大,不过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一步一步来,只是需要更加谨慎。

    还有一个谜团,就是自进入了无名山以后,就再也没了张志强的踪迹,还有武放,这家伙怎么会变得如此神秘?二人是否都去了在那人所说的地宫附近呢?他们又是怎么进去的?

    除非还有其他的通道,而自己的运气太差,选了一条最难走的路,李天畤颇为无奈。

    毋庸置疑,地宫一定是整座无名山秘密的核心,不仅关系到张家守护的神殿,还可能牵扯到那个神秘而强大的生命,交过手后李天畤才知道,被击杀的银甲人跟这个神秘生命相比差太远了。

    刚才地动山摇之后,那帮人匆匆离开,一定是地宫出了什么状况,但是眼下又没了动静,在这个诡异莫测的时候进入地宫是十分危险的行为,可同样的,这种状况也是对手最为麻痹和空虚的时候,有利有弊。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李天畤抓起一把步枪从石框中跳了下来。

    “去地宫?”申英杰一下猜出了他的心思。

    李天畤点点头。

    “没问题。”申英杰也跳了下来,并把所有步枪都稀里哗啦的再度背在身上。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