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张世宗落网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破梦者作者:许大本事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破梦者》 第六百三十五章 张世宗落网
    简要的听取了王处关于张志强露头的介绍,教官的心头一震,暗叹此人的果决和狡猾,自己只是往这个方向捋了一下,竟然就被猜中了,这家伙此次入境铺了这么大一个摊子,居然说放手就放手,甩的干干净净,一定是有重大变故,只是一路上他都没想明白产生变故的原因,或许从蛛丝马迹分析,只能从张家古老的传说入手。

    而张志强舍近求远去沪都出境,非但说明此人的狡猾,而且还从侧面反映出他此番迫切离开的心里,虚晃一枪,不想有任何耽搁和拖延,其实还是与这个变故密切相关。

    王处的措施非常及时和高效,别说米甲,就是‘巡游者’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短时间内赶到沪都,只能依仗当地同行对他采取留置措施,尽量拖延时间,但是如果没有过硬的证据,事情就难办了,甚至会弄成涉外事件。

    短期内无法收集到张志强在境内违法的充分证据,两名猎杀者,一个咬出来了阿莫,另一个只知道‘恶魔’沙夫曼,但是此人已经死在了封锁区内,其他的都不清楚,可惜还有两名猎杀者尚未落网,正在围捕缉拿中。

    张志强的核心马仔阿莫是在莲山落网的,此人顽固不化,审了一天了,还没有撬开口,而被权兴国和‘鬃鼠’解救出来的谢大宝被折磨成了神经病,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短时间内也没法指望的上,唯一能沾上边的、能疑似指控张志强的事件,就是王启乾的死,可惜没有抓到凶手,‘鬃鼠’怀疑是‘红珠’干的,当然,也暂时没有找到确凿证据。

    先不管这么多,教官建议就朝这个方向准备,凯伊特的监控资料有相当一部分被删除,技术人员已经恢复了部分硬盘,张志强出入生活区别墅的录像也被截取出来,无论侧面、正面的影像都很模糊,只能凑合的用,他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的助手,找到此人也算是个突破口。

    另外,两人一致认为立即拘捕李向南,此人是三年前吉丰贸易公司洗钱案的重要参与者和知"qing ren",而且与王启乾的关系密切,与张志强应该有过直接接触,从他的角度拆穿张志强的真实身份比较靠谱。

    最后就是请马来国方面协助,调查张世宗的真实身份,但不见得很快会有反馈,甚至都不会有结果,现在的身份伪造非常可怕,只要花的起钱,专业犯罪集团会搞一个全套的真实身份给你,不是以假乱真,而是以真乱真。

    总之多管齐下,这回一定要把张志强绳之以法,教官苦笑,尽管知道从人质bang jia案开始的一系列案件都是张志强在幕后策划,但愣是没有充分证据将其直接拘捕,此人心机之深,端的可怕。

    俩人的电话通了很久,收了线后,教官没有耽搁的立刻拨了第二个电话,直接打给指挥部顾如东副厅长,简单汇报了自己西山之行的情况,也从对方那里知道了李天畤逃离封锁区的消息,这个次序不能错,他知道,王处就在指挥部里,说不定就在顾厅长身边,不能先回复申英杰等人的电话,再打给指挥部,这一点非常重要,只可意会。

    两个电话结束后,教官打了一辆车直奔指挥部,途中才跟申英杰通了电话,基本明确了李天畤从医院逃离的事实,之前和顾厅的通话中他就有这个感觉,只是对方没明说而已。

    对于李天畤连续的逃离,并最终离开了大家的视野,教官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对方想要什么,又避讳什么,他都比其他人更为清楚,相比较而言,教官更担心张志强那头,还有两名没有落网的猎杀者,可是到了指挥部,教官还是非常意外,特派员白晓军已经带人赶赴沪都了。

    连个面也没见到,自然意外,但仔细一想也在情理之中,与沪都的同行协调,再也没有比白晓军的身份更为合适的了,另外,时间上太赶,片刻耽误不得,连证据材料都没带,只能靠后续传真补上。

    沪都那一头只能等消息了,教官现在最为关心的是封锁区的两个猎杀者,到现在都没有抓住,隐患巨大,必须快刀斩乱麻,跟顾厅简单交换意见后,教官亲自负责抓捕,重新调派人手,博爱医院的大部分人都可以撤回来了,‘巡游者’的几名主力都在,量那两名猎杀者插翅难逃。

    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教官基本上是否定了在医院布下天罗地网捉拿李天畤的做法,莫名其妙的言论也开始冒头,分不清主次,白白浪费人力物力的说法也指向了亲手布置医院抓捕任务的白晓军。

    教官听之,只能苦笑,从事件整体的角度出发,无论是张志强还是李天畴,都是重点,只是随着事件的进展和变化即时调整,这样的言论就等于把教官架在了火上烤。

    雷厉风行的调配好人员,然后听取耿辉在现场的电话报告,两名猎杀者还没有离开封锁区,因为对地形不熟,一直在山里兜圈子,搜索队几次咬住对方并发生交火,但每次都被对方狡猾的逃脱,这俩人的战斗力强悍,熟悉山地作战,其中还有一名水平很高的狙击手,所以搜索队至今尚无建树。

    这个过程中恰好许文、权兴国、’鬃鼠’等几人陆续来报道,教官把指挥权交给了许文,要求他们配合耿辉半天内结束战斗。

    且不提许文等人出发,教官还要留下来等候沪都的消息,接近正午十二点时,沪都方面发来张世宗在机场被扣留的通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教官都感觉到有点不真实,若不是白晓军去了,他都想跑过去亲自确认一把。

    随后不久,沪都方面又发来了张世宗的照片,正面一张,侧面两张,教官久久的凝视着张世宗的五官,虽然着家伙经过了整容,整个相貌已经不是当年的张志强,但轮廓还在,尤其是那双眼睛,照片上虽然看着人畜无害,但那骨子狠劲儿是可以隐藏的,正面对上,它会像刀子。

    “就是他!”教官长出一口气,从此人第一次在境内搞事情到现在,已经整整七年,终于落网,但是没有想到会如此简单,如此顺利,如果能再往前追溯,可以跳跃到二十年前,张志强是那次境外任务的参与者,原本尘封已久的旧案是不是也可以重见天日?

    一想到这些,教官的心头忽然就像压了一坨沉重的铅云,晦涩而凝重,令人难受,重启陈年旧案谈何容易,牵扯到诸多头绪,非常的辣手,白晓军此次抢先赶到沪东,或许也不是坏事情。

    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教官的沉思,拿着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有预感,打来电话的应该是李天畤,因为许文和‘鬃鼠’私底下向他汇报了发生在医院的一幕,他也一直在等待这个电话。

    左右看看,王处和他手底下人都忙着在准备沪都方面的材料,连一块吃顿饭都成了奢侈,应该不碍事,尽管如此,教官还是走出了会议室。

    “教官。”

    “嗯。”

    “我想知道‘信鸽’怎么联系?”

    “失联这么久,一意孤行,你只想跟我说这个?”

    “没有失联太久吧?玫瑰不是一直跟着我么?”

    被李天畤拿话钻空子,教官为之气结,“封锁区里的事情,还有医院里的事情,你就不想说点什么?”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如果有需要,我可以提供血清,但我必须要找到宋晓彤。”

    “不要指望做交易,如果你还记得曾经的团队,还是我的学生,一个小时内,我希望你出现在我的面前。”教官压了压火气。

    “……”

    “有一个好消息,你的朋友常怀山的妻儿已经被找到,如果没有意外,下午两点会到达粤东。”教官干脆再来一个糖衣。

    “是时候的话,我会出现。”

    “小子,你在挑衅我?”

    “没有,我一直尊重您,也谢谢大伙儿为我做了这么多,但我不想再去当一只小白鼠!”

    “没人拿你当小白鼠!可你想过没有?你是新型病毒的感染者,谁会放任你在外面招摇过市?放任你就是对其他的人不负责,我相信你的身体有特殊性,或许能抵抗这种病毒,否则也不可能活到这个时候跟我通电话,可我一个人相信有用么?你越躲着就证明问题越大,到时候就别谈什么小白鼠了,你就是过街人人喊打的老鼠!”

    教官激动了,一口气讲了很多,听上去每一句话就能拔高半个声调,到最后几乎是在嘶吼,他并不避讳周围办公的人,对李天畤定位根本没有用,博爱医院差点搞成了混凝土,他照样也能跑得掉,这个时候只能讲道理,打感情牌。

    “……”

    “不要回避,回答我的问题,你是想当那只可恶的老鼠么?”

    “宋晓彤生死未卜,张志强逍遥法外!”不出所料,李天畤的回答完全不再谈什么老鼠了,教官被气乐了。

    “为了让你相信,我违反一次纪律,实话告诉你,就在一个小时前,张志强被抓住了。”教官真的下了血本,感觉电话那头李天畤的情绪明显发生了变化,呼吸声都比之前沉重了许多。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