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大难临头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破梦者作者:许大本事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破梦者》 第五百五十八章 大难临头
    “我们被谢大宝和安永祥给耍了,具体的情况我说不清楚,老付来讲讲。 ”祝磊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情绪说不出的寥落。

    付尔德干咳了一声,才想张口留下了眼泪,一个大老爷们,竟然如此脆弱不堪,似乎瞬间老去了十多岁,“我有罪,我对不起各位兄弟……”

    说话间,付尔德嚎啕大哭,被压抑已久的情绪瞬间释放,人一下子要崩溃了。

    “你闭嘴!好好说话。”祝磊一声大喝,震的小屋四周嗡嗡作响,“这个样子,还像个站着尿的男人么?!”

    这一声吼,祝磊似乎重新找回了当年的舍我其谁的霸气,也让彭伟华心驰激荡,仿佛淤积在胸口的重重晦气也清淡了许多。

    而付尔德也总算强行控制住了情绪,他一把抓起桌子的香烟,抽出一支点了,瞬时被呛的涕泪横流,好一会才随便在脸呼啦了一把,似乎感觉好了很多。

    “我是在一次市里的投资推介会认识安永祥的,当时他的凯源酒店资金发生困难,说是想引入投资者,特别看好咱裕兴,一下子拿出将近一半的股份来合作,价格太诱人了。

    “可咱们当时也缺钱啊,几个兄弟看好的产业愣是贷不到款,花家兄弟那点资金杯水车薪,所以我想着法子搞钱,但是谁会平白无故的给你?午聚餐的时候,谢大宝坐在我们这桌,听了安永祥跟我絮叨,立刻表示对投资感兴趣。

    “当时我不认识他,后来一了解才知道是磐石公司的老总,专门做风投的……”

    “说重点吧。”祝磊打断了付尔德的絮絮叨叨。

    “好好,重点是我们仨后来混熟了,谢大宝拉我去磐石考察,最终促成了咱们和安永祥、薛猴子的投资合作,整个过程应该是十分专业的,而且裕兴几乎没有掏现金,拿下了凯源酒店百分之四十六的股份,现在想想,像天掉下来了馅饼砸我老付了。

    “后来谢大宝说磐石公司有意在sz市布局,落脚点选了福山,所以有意要入股咱裕兴,而且条件极为优厚,他找人专业评估后,首期投资款是两千万,只要百分之五的股份,所以……”

    “这些,我们都知道。”祝磊再次打断付尔德,后面的话他很清楚,所以才有了算计董辉媳妇手股份的事情,这已经成为李天畴手的一笔良心债,他自己都感觉到脸红。

    “那前面的事情不说了,他们俩进了董事会后,推荐了不少人才,从行政、营销到财务,都很专业。刚开始的时候,我是十分警惕的,至少每个副经理级别的都要亲自面试,尤其是财务人员。后来谢大宝找来了段桂南,说这人专业能力很强,运作过不少市公司,想要用他来取代宋丫头。

    “我刚开始不同意,这事儿也跟你说过。”付尔德说到此处,还专门看了一眼祝磊,见对方不置可否,只得继续,“没想到这姓段的特会来事儿,一到公司把我捧了天,什么事儿都向我汇报,有的都不跟谢大宝沟通,所以我对他有了好感。

    “后来我老婆要带着娃去国外旅游,没想到段桂南说巧了,他家老婆和娃正在寻找同行人,不如一起。

    “我也没深想,同意了,但没料到,原本计划参加一个东南亚三日游的打折团,姓段的不知用了啥办法说服我老婆去了欧洲,一下子玩儿了半个多月,前前后后的花了十几万。

    “当时我很生气,要把钱退给姓段的,但这家伙死活不要,怕闹的太难看,我也算了。不过姓段的专业的确有点本事,报表报告分析和财务规划都头头是道,所以我才建议让他换了宋丫头,哎,现在想来,都是他们做的局啊,我真是个sha bi。”

    “你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我特么听不懂,也不想听,这跟咱们现在的事儿有啥关系?账到底还有没有钱?”彭伟华着急,这种偷摸往兜里揣钱的事儿,他也没少干,有一次安永祥直接给他账打了五十万,是为了祁宝柱股份的事儿,以离开车行为要挟,硬是抢走了百分之二。

    还有一次更夸张,安永祥私下里打了一百万活动经费,为逼走天新桥的张老板,这些钱几乎全落到彭伟华的腰包里。因为没啥成本,找几个土流氓做局,然后带着小弟一拥而,事后摆几桌,发发红包打发了。

    类似这样的经费,彭伟华自己都记不清楚拿了多少,但他并不是没脑子,这种时不时砸过来的馅饼一定带毒。起初老彭同志还在认真琢磨,甚至暗派人跟踪安永祥,后来没什么发现,反而被对方暗藏机锋的讽刺了一番。

    彭伟华烦不了,从此对‘馅饼’来者不拒,表面与谢、安二人打的热火,狼狈为奸,暗开始大规模培养自己的力量,不是互相利用么?让老彭我看看你们到底能玩儿出啥花花肠子?

    彭伟华自鸣得意的对策,实际从开始错了,依然抱着从前江湖混混的思维自以为是,他没有及时找祝磊和小宋商量,因为拿钱拿的手软呀,也没有那个脑子跟这种有颇有智商和化的奸人去斗,所以处处被人拿捏,但仍然执着的认为,老子现在有钱有势力,任你二人怎么蹦跶都翻不起大浪。

    可纵然身边小弟无数,但人家不接招,摆出一副斯斯、道貌岸然的模样,每天认真班,公开场合下,多数和付尔德讨论集团运营、投资和收购的事情,一坨一坨的专业名词蹦出来,老彭同志听着闹心,那还有插话的余地?

    尼玛,是吃了没化的亏,彭伟华暗恨,但是他也懂得盯着账面的钱,所以跟段桂南走的很近,可没想到这王八蛋也是耍人的高手,彭伟华的冷汗立刻冒了出来。

    “这姓段的其实是谢大宝的心腹,跑到咱们裕兴当卧底,在取得我和老祝的信任后乱搞,好多不明不白的钱进账,又被他虚开了票以各种名义划走。连后来的几笔投资款都不是从磐石进来的,我感到不对头,所以暗查了下,这一查,给我吓蒙了。”

    说道此处,付尔德很紧张的看了祝磊和彭伟华一眼,深吸一口气道,“他们在洗钱,而且……而且数目大的吓人。”

    “有多大?”彭伟华这下子终于被惊到了。

    “一个月进出有几十个亿,但账务做的很漂亮,很多控股公司的流水在合并报表时都被掩盖了,所以光看集团的账没用。”

    “几十个亿?一个月?”彭伟华跳了起来,伸手指着付尔德,“老付,这事儿你可从来没说过,帮着这俩个人瞒着我们,你……你是啥居心?!”

    “我对不住大伙儿,我有罪。”付尔德面色惨白,浑身又开始哆嗦了,“我去找他们理论,但被要挟说大局已定,如果捅出去,大家一块儿玩儿完,后来又保证不再这么操作,逐渐规范,并且……还给了我不少好处,答应把老婆娃儿给弄出国……呜呜……”

    “好你个付尔德!王八蛋,你特么作死,还要拖着大家一起,老子特么的废了你这个怂货!”彭伟华跳起来一脚踹在了付尔德的胸口,待要抬脚再踹的时候却被祝磊给一把拽住了。

    “行了,叫你来不是动手打架的。裕兴搞成这样,咱们谁也脱不了干系,不如省点劲儿,商量下对策。”

    “还商量个屁!谁折腾出来的事儿,谁去擦屁股,跟我有啥关系。”彭伟华气急败坏,说着话要起身离开。

    “这没意思了吧?关键的时候说这种话?你还是不是裕兴的一份子?”祝磊怒斥。

    “很重要么?”彭伟华把脖子一拧,伸手指着面如死灰的付尔德大吼道,“连办公室和账户都给人封了,我特么有啥办法?问问这个大能人啊。”

    “老付固然不对,但眼下是讨论如何度过难关,推来推去的有啥意思?”

    “你俩一个董事长,一个总经理,爱咋讨论咋讨论,我一个小小的平头百姓说不出啥台面的话,走了!”彭伟华那还有心思待得下去?他着急火燎的想要去找段桂南,死活不论,但那么一大笔钱,不能说飞了飞了。

    “站住!”祝磊一声暴喝,抢先堵住了门口,“事到临头各自飞是吧?你和谢大宝、安永祥穿一条裤裆想坑我下台的时候可没这么有觉悟,别忘了你还是爱华的董事长,这么快想吃干抹净?爱华背后的事儿你能捂得住么?”

    “什么意思?威胁我?”彭伟华伸手推了祝磊一巴掌,这个时候他也豁出去了,“闪开,多年的兄弟,你可别逼我!”

    “你还记得多年的兄弟?!”祝磊索性把身子一侧,大吼道:“我老祝倒要看看,今天你要是离开这个门,休要再提‘兄弟’二字!”

    “好!这是特么你逼的,不做兄弟也罢。”彭伟华说着话,迈步要往外闯,此时,付尔德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抱住了对方的后腰,“阿华,这一切都是姓谢的圈套,你冷静冷静。”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