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山间缠战(2)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破梦者作者:许大本事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破梦者》 第四百二十八章 山间缠战(2)
    权兴国不再有异议,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办法相对稳妥。 谢满他们被打得不敢靠近,但又像野狗一样远远的缀着不肯离去,这很烦人,不如主动往回杀,打散或消灭他们都能赢得主动。

    两人迅速安顿好祁宝柱,并简单跟陶猛做了交待,便一左一右迂回着向谢满等人的位置摸去。

    此时的谢满极为懊恼,一路追来窝囊之极,损失兄弟不说,还发现了胖头鱼的尸体,这让他本来已有的恐惧心里更为强烈。

    最为糟糕的是,卫星电话打不通了,凌风也失去了联系。不知道山里出现了什么状况,偏偏还是在这紧要关头,难不成是巧合?之前说好的前后合围计划显然行不通了,陡然间他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前边不远处的高山是密林区,密林深处大概半山腰的位置有一个秘密的山洞,洞口很不起眼,四周被茂密的植被覆盖,极难被发现。这山洞便是一条可以通往后山的密道。

    到了后山还有捷径,沿着一条不宽的溪水向西走二里地,会有另一个山洞直插深山的西北方向,再从山洞出来的时候离四峰环绕的大峡谷不远了,那里已经是老a的毒窝范围。

    但是不熟悉地形的人想要进入大峡谷,得老老实实的穿越密林区再连翻两座山,两者路途远近的悬殊极大,这一点李天畤等人自然无从知晓。

    但令谢满担忧和着急的偏偏是这个山洞,他倒不是怕李天畤等人发现它,而是十分纳闷,都到这个份了,山里的兄弟怎么还没出现?算是爬,也早应该整出点儿响动吧?

    他一改之前胸有成竹的心态,而是很着急的想进山去看个究竟,但偏偏又过不去,那些个像幽灵般的枪手不知道藏在哪儿,假如强行冲锋,那得冒着把小命搭进去的危险,这显然不是好的选择。

    在谢满提心吊胆、患得患失的时候,突然前方一个放哨的小弟惊慌的叫嚷道:“他们来了,他们来了。”紧接着便是“嘭,嘭。”连续两声枪响。

    谢满和四周的马仔们立刻紧张起来,有的连忙趴倒在地,有的猫腰钻进树丛,也有的端枪四处乱看,总之一通忙活,但两枪之后便再无动静。

    “刚才谁放的枪?”又等了半响,谢满一边向前爬行,一边忍不住低声叫问,“尼玛的,咋没人吭声?”

    “满哥,刚才我看见前面一个影子,一晃不见了,忍不住……打了两枪。”不远处,正是那个放哨的小弟。

    “你大爷的,不见了?不见了你还乱打个屁!”谢满一肚子火,却又发作不得,手下这帮人简直是没法指望。想了想后,又硬着头皮爬到了这个小弟的身旁,“啥样的影子,跟老子说说。”

    “没看清,是一晃眼,好像……是晃了一下……眼。”

    “尼玛个猪头,你哄老子玩儿呢?!”谢满照着小弟的后脑勺是一巴掌,但膀子才落下来便看见前方一个身影飞掠而过,眨眼间便钻进了一丛灌木里,目测距离也七八十米的样子。

    “又,又来了。”小弟看着fa leng的谢满,小心翼翼的提醒。

    “草泥马,老子又不是瞎子。”谢满狠狠的瞪起了眼睛,双目凶光乍现,“招呼兄弟们围来,妈的,他跑不了,这么近也敢嚣张。”

    小弟连忙使劲朝身后招手,众马仔见谢满都趴在前方,自然不敢不来,于是一个个像大肥蚯蚓一般慢慢挪到了前面。

    谢满也见惯不怪了,对着围来的众人道:“看见前面那坨树丛了没?那个影子在里面,老子到现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里面的人绝对没动窝。”

    “哥,你说咱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要他的命!他手里没有长家伙,你们几个有枪的慢慢摸去,给我乱枪往死里打。”

    众人一脸为难,主要是被打怕了。大伙根本没接触过夜战,也不懂得其的凶险和残酷,白天还能发挥发挥、较较劲儿,晚基本是睁眼瞎。在接连不断的遭遇伏击后,才知道晚还能这样打仗。兄弟死了好几个,连胖爷都挂了,居然愣是连对方的正脸都没照一下,这架可没法打。

    “麻痹的再磨蹭,小心老子不客气。”谢满这回真急眼了,手的枪口对着众人划了一圈,“怕个几把毛,街砍人的时候,咋都挺横的?赶紧的!老子给你们打掩护。”

    马仔们无奈,磨磨唧唧的爬出了草窝子,一个个的紧张之极,最搞的是前面一个兄弟,屁股撅的老高,而脑袋却贴在地都快看不见了,慢慢蠕动的摸样,像极了一只寻找骨头的野狗。

    尽管再恐惧,再不情愿,前面的树丛却越来越近,眼看快贴近到三十米的距离,谢满终于忍不住低吼道:“开枪!快开枪啊,sha bi们!”

    马仔们这才 慌忙举枪对着树丛一通乱打,“嘭嘭嘭,嘭嘭……”一连串爆豆般的枪声在山野间回荡,树丛的枝杈被打得四处乱飞。朦胧,树丛后面的一个黑影在硝烟里慢慢扑倒在地,轻飘飘的有点诡异。

    “啊哈,打了,打了!”一个大个子迫不及待的从地蹦了起来手舞足蹈,紧接着另外一个也站起了身,还有一个则直接奔向了树丛的后面。

    远处的谢满虽看不真切,但很意外这么轻松的解决掉对手,难道连个起码的反抗和挣扎都没有?猛然间他反应过来连忙大呼,“别过去!站住!!”

    但为时已晚,先后爬起身的马仔们正在fa leng,突然前方东西两个方向同时响起了枪声,谢满甚至都能看到右边枪手的枪口里喷出的火花。仅仅两三秒钟,前去围剿黑影的马仔们倒下了一半,另一半则吓得连连惊叫,四散奔逃。

    变故来的太快,恐惧的气息迅速弥漫,谢满此时喉咙发干,眼眉突突突在跳,实在没想明白,眼见手到擒来的机会怎么会突然间变成了噩梦,而他身后的马仔则没那么多想法,忍不住纷纷加入到了逃窜的行列,仿佛只要慢一步,会丢掉小命。

    李天畤二人自然不会嗜杀、滥杀,对于逃窜的人一概放过,射击的方向全部调整到谢满的藏身之处,交叉火力打的他根本抬不起头来。

    谢满亡魂大冒,但毕竟在刀头混迹多年,生死之际反而冷静了许多,他迅速双手抱头一连串花哨的翻滚,然后弹起身拔腿跑,动作流畅麻利之极。

    “嘭”的一声枪响,急追着谢满的身影,但是没有打,权兴国朝地吐了口吐沫,“妈的,这小子逃命倒是一绝。”正待举枪再次瞄准,突然不远李天畤喊道,“都放了吧,看看那边有没有活口。”

    权兴国也不以为意,收起枪朝李天畤挥挥手,突然间心生警兆,李天畤的后方不远处似乎有个影子,飘忽的如黑烟一般,他急忙大喊,“别动!!”同时举枪射,“呯!”的一声,连瞄都没瞄。

    正要转身的李天畤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也是刚刚感觉到了危险,未料到权兴国却已经抢先发动了攻击,这份敏锐的感知太强悍了。可惜的是,那股形似黑烟的影子在清亮的月光下已经无迹可寻。

    “是凌风,又跑了。尼玛的,跟鬼一样。”权兴国十分无奈,同时对此人的危险性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二人确认安全后,很快来到了刚才的小树丛旁,尽管树后的衣服布满弹洞,已经不成样子,但李天畤还是捡起来,抖了抖土又重新穿在身。

    地躺着四个人,一个已经挂掉,还有两个哼哼唧唧,最后一个斜趴在地一动不动,但从气息判断此人应无大碍,只是小腿挨了一枪。

    “起来,别装了。”权兴国一脚踢在这个人的软肋,此处最为敏感,且容易岔气,重击之后极为难过。

    这个家果然伙疼的惨呼起来,然后连续不断的剧烈咳嗽,等了好一会儿才鼻涕眼泪的抬起了头。“大哥饶命,我的腿断了。饶命啊,我只是个凑数字的马仔,其他的跟我没多大关系。”

    “别废话,想要保命,老老实实跟我们合作,否则马给你颗花生米。”李天畤说着一拉枪的保险,枪口对准了马仔的额头。

    “合作,合作,一定合作。“马仔点头如小鸡啄米。

    “知道进山的路么?“

    “知道,知道……前面那个林子,穿过林子,还翻两座山,对,两座山差不多了。“马仔吞吞吐吐,闪烁其词,双眼更是不敢直视李天畤。

    “得了,不说实话是吧?那我问他们,你等着花生米。“李天畤转身蹲在了一个哼哼唧唧的马仔旁边,此人肩胛骨和小腿两处枪伤,除了行动不便外也没有大的问题,止血消炎能保住命。

    “我说,我说。“眼见活命的机会要丧失,先前的马仔不敢再心存侥幸,与其担心日后被老大报复,不如眼下先保住性命,”我想起来了,林子里有个山洞,在半山腰,能通后山。“

    “嗯,犯贱。山洞你走过么?“李天畤又转过身来。

    “走过,走过。只要哥哥饶了我这条命,我愿意带路。“

    李天畤看了一眼权兴国,对方点点头,俯身将地躺着的另一个伤号拽到了树丛后面稍远的地方,一会儿功夫后又将那人拽回了原地,然后冲李天畤道:“没啥问题。”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