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信心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破梦者作者:许大本事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破梦者》 第四百零三章 信心
    众人的情绪都跌落到了低谷,尽管屋内院外都颇显拥挤,但很少有人说话,气氛异常的压抑。此时最忙的人是王大夫和他的助手,几乎连喝水的功夫都没有。新增加的伤员和老伤号一字排开躺满了一间最大的屋子,裕兴一多半的人都在里面。

    张只是皮肉伤,最容易处理,李天畴的伤看似吓人,实际也不严重,毕竟有王繁在前面充当肉盾,所以弹头钻入体内并没深入多少,拿掉弹头,消炎止血没有大问题了。麻烦的是辉,失血过多,已经出现了一次休克,幸亏王大夫还有那么一点点储备,否则要抓瞎了。

    老伤号,游士龙恢复的最好,已经能住着拐棍下地走路,所以坚决不肯再躺床。李天畴亦是如此,他的身体有惊人的恢复能力,而且两处枪伤都不影响行动,所以二人同时让出了床铺,到院坐着。

    院内的景象经纬分明,船长、臭虫一帮人坐在墙根左侧,因为阿黄生死不明,所以几人的情绪都很低落,连最爱出洋相的船长此时也是沉默不语。靠近院门的地方坐着祁宝柱和小刘,二人除了猛烈抽烟外,似乎找不到其他更合适宣泄情绪的方式。

    小宋的行为也很怪异,自从李天畴回来后,她只出来看了一眼,听到王大夫说没事儿,便一言不发的回到房间,再没出过门。由海叔媳妇在里面陪着,安安静静的。

    祝磊忙前忙后,又听了付尔德超长时间的唠叨后,终于能够消停一会,于是一屁股坐在了李天畴二人旁边,不想再站起来了。此时看去他的脸色蜡黄,显然是体力透支严重。

    自从李天畴把大伙儿分为两个组后,祝磊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其实两边的事儿他都要过问,都要统筹和权衡,而且李天畴那边的动静搞得越大,他的压力也越大。目前他只想好好缓口气,更大更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所以必须养足精神随时应对。

    他冷眼旁观之下,裕兴众人现在的情绪非常危险,再有一次类似的打击可能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如内讧甚至散伙儿。

    以前类似的事情,老裕兴人都经历过,甚至这更严重的也不在少数,大伙都能抗过来,其关键的一条是有耿叔在。他无自信的笑容给大家以极强的信心,似乎无坚不摧。

    但现在不同了,尽管李天畴全力以赴的带领大家向正确的方向努力,而且每次的策略选择都没有明显的失误,甚至尝试着不少新东西,但毕竟时间太短,在大伙心目他的形象多少还带有耿叔的印记。除此之外,运气也似乎太过糟糕,福山巴掌大的地方隐藏的险恶甚至远超当年的sz市,能不能度过眼前的难关,祝磊着实替他捏了一把汗。

    “累了吧老祝,看你气色不太好。”李天畴的问候打断了祝磊的思绪,听去语气十分平静,这倒让他放心不少。

    “还行,是没睡好。”祝磊勉强的笑笑,竟然还打了个哈气,看去随时都可能找地方躺下睡着。

    “那去睡会儿,现在没啥事儿了。我和老游腾出来的床铺你随便挑。”李天畴半开玩笑。这地方实在太小,总共四间房,除了柴房兼厨房外,只有三间能住人。最大的一间充当病房,另外一间小的向阳的房间临时安排给小宋和海叔媳妇,还有一间给王大夫和助手休息,剩下的人全部得到堂屋打地铺,没有任何宽裕的地方。

    祝磊摇头,“别看我现在哈气连天,其实躺下也睡不着,坐着聊聊反而舒服些。”

    “我是躺烦了,妈的,你说我这烂腿到现在都不好,关键的时候啥用场也派不。店都关门了,咱喝西北风啊。”游士龙连日躺着,心情不好,裕兴摊事儿他一点儿忙也帮不,所以胡乱抱怨,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好养你的伤,不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啊?少在这瞎扯淡。”祝磊颇不耐烦的摆摆手,说着还向四下看看,很有些顾忌的样子。

    李天畴知道祝磊在想什么,也清楚对方的压力巨大,很大程度是在替他担心。其实祝磊能想到的,他早在病床早已反复考虑过,无论老a多么麻烦,还是王繁死后有什么样的影响他都能坦然面对,最担心的是大伙失去信心。

    但在这一点暂时还着没有什么好办法,也不是嘴说两句能解决的。如今之际只能先从稳定军心着手,走一步看一步。想到这里,李天畴反倒很淡定,他笑呵呵道,“咱这叫屡次关门,屡次开张。古代有个将军打仗屡败屡战,照样生龙活虎。所以好事儿多磨,正好趁这个机会让大家休息休息。”

    “是啊,休息一下也好。”祝磊附和着,但想起一屋子的伤号,只能暗自苦笑。

    “那要休到啥时候?这帮孙子再来咋弄?”游士龙咣叽一声把他那了石膏的右腿往小桌一抬,目露凶光,“按老子的想法干脆进山抄了那sha bi的老窝,最好一把火烧个精光。我caoma的,一个毒贩子也敢这么嚣张。”

    付尔德刚从堂屋里走出来,听到这句话又是一脸阴沉的折了回去。李天畴装没看见,拍着游士龙的肩膀哈哈大笑道,“还是老游的劲头足,你放心,有的是机会,不过估计到时候你赶不了。”

    “啥意思?嫌我腿瘸么?”游士龙一头雾水,但心里却认准了李天畴的想法是和他一样的,所以很得意的看了一眼付尔德的背影。

    “不是这个意思。这两天等老付从县城带回来消息,如果平静一些,我想让酒楼马开张。”李天畴并未正面回答游士龙的问题,却是一脸自信。

    游士龙吃了一惊,“这个时候你让老付一个人出去瞎转悠,万一出了事儿咋办?”

    “不会,我让蚕豆跟着。”李天畴回答的很肯定,“老付有他的事儿忙,至少需要撇清一些关系,在台面裕兴跟我们这几个人没任何关系,如果这一点能办到,酒楼开张不是问题。至于韵山的阿满,他的动作太快,自信的过头了,但是没想到王繁会死掉,所以暂时不会有动作,这段时间反而是最安全的。”

    “还是没听懂。阿满这种小几把,老子还没看眼,啥时候弄老a可不能漏了我。goude,非把他连根拔了。让他见识见识马王爷有几只眼……”游士龙说到这里,伸手一拍自己的石膏腿,顿时又颇为尴尬的闭嘴了。

    “这么快重新开张?“一旁看似快要睡着的祝磊立刻精神了不少,“咱们还是谨慎点,一旦再出意外,对士气影响很大。”

    李天畴笑着点头,“不开张一样影响士气。这回既然开了,我不打算让它再关门。”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