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新家新气象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破梦者作者:许大本事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破梦者》 第二百七十七章 新家新气象
    又像次醒来一样,李天畴死死的握着一双温软如玉的手,紧贴在自己的腮边,小宋挣扎不得,满脸通红。不同的是,这回周围有很多人,神情各个紧张而专注,并未在意小宋的窘境。

    “醒了,醒了。”祝磊长出一口气。

    “阿弥陀佛,不容易啊。”付尔德激动,还诵出了一句佛号。

    “老顾医术精进,死了都能搞活……”一头披肩发的人妖口没遮拦。

    “去你妈的,早起来,*没洗干净啊?”人妖不恰当的言辞立即引起了公愤,张抢先骂道。

    “草,你给老子死一回,再让老顾整活喽,大家观摩一下。”彭伟华也开骂了,众人随即而来的吐沫星子差点将人妖喷出房间。

    “安静,安静!”人堆里老顾伸手疾呼,“病人刚醒来,需要安静,没事儿的都出去,出去。”显然他的感觉极为良好,不仅仅因为人妖的称赞,更主要的是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医术水平有了重大突破,至少是创造了迹。病人在停止呼吸和心跳长达三十分钟后,竟然迹般的苏醒,这主要得益于他的坚持,当然还有小宋丫头的苦苦相求和不离不弃。

    总之,雨过之后便是晴天,李天畴的死里逃生,对大伙儿来说是件幸事,更让众人高兴和服气的是耿叔的安然回归。这使得李天畴的形象在大伙心目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终于奠定了他作为当家人的牢固基础。

    仅凭两个人的力量,能在张志强的老窝里抢回耿叔,这不得不说是个迹。只是不免有太多遗憾,海叔的离去让人难过,而且在匆忙之下连他的遗体都没有抢回来,这很难向远在蔡家园的婶子交待,谁也不敢去报丧,这是个头疼的问题。

    耿叔很虚弱,而且精神状态极差,在得知李天畴苏醒后,他强撑的一口精气神瞬间消散,终于沉沉睡去。

    众人退出房间后,李天畴才从恍惚的状态逐渐清醒,看见小宋面带梨花,他终于确信自己仍然活着。“我躺了多久了?”

    “五天,整整五天。”小宋擦拭着腮边的泪水,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这么久?怪不得感觉像死过去一样,李天畴又想起刚才做的那个梦,难道他真的将躯壳换给了自己?这又有什么区别?呵呵,解开谜团真的有那么重要?

    “你怎么了?”小宋见李天畴突然发呆,不免有些担心。

    “没什么。大家都好吧?”

    “都好,蚕豆和人妖回来了。是叔的精神头差些。”小宋尽量简短的回答,根本没有提及海秃子的事情。

    李天畴点点头,但小宋越是不提,他的心里却越有感应,想起那天晚海秃子瞪着眼珠子的情景,他突然心头剧痛,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慌得小宋忙前忙后,不得不将门外的顾大夫喊了进来。

    老顾精神抖擞,左右穿插,下翻飞,终于止住了李天畴的咳嗽,还不放心,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才满头大汗的离去。

    “对不住啊,刚才想起了海叔,他……埋在哪里?”李天畴虽然很抱歉,但还是忍不住心所想。

    “你……你现在不要想别的,把伤养好要紧。海叔……海叔我们是想着送他回蔡家园。”小宋不擅于说谎,结结巴巴的,心下忐忑之极。

    李天畴看出了端倪,便没再追问,小宋一定有她的苦衷,事后再慢慢了解吧。不管要不要解开谜团,张志强的命他是要定了,帐可以慢慢算,但决不能一笔勾销。

    “对了,蚕豆是咋回来的?”李天畴岔开了话题。

    “自己回来的,在昨天。要不是你和叔受伤,我们早搬家了,到时候他连地方都找不着。”

    “昨天?”李天畴心里一动,“祝磊有没有再和大家讨论过搬家的事情?”

    “没有。这两天都在忙你和我叔的事儿,根本顾不过来。”小宋摇摇头,“对了,顾大夫也是自己回来的,也多亏他回来的及时,否则你这伤真麻烦了。”

    李天畴沉默,蚕豆倒也罢了,老顾居然能自己跑回来,他是如何找到地方的?耿叔失踪的这段时间他又去了哪里?虽然不能随便怀疑人,但也需要把事情搞清楚,非常时期,不能有丝毫的麻痹大意。至少五华镇是不能再呆了,必须马搬家。

    “帮我喊一下祝磊,我有事儿说。”李天畴主意已定,作为当家人,他必须为大家的安全考虑。

    小宋见李天畴的脸色凝重,立刻点头出门了。

    “好多了吧?”不一会儿,祝磊敲门进屋,他心里多少有些忐忑,偷偷跟踪李天畤和海秃子去福临山庄,是他私下拿的主意,虽然结果是好的,但在根子有点越俎代庖的嫌疑。

    “祝大哥,坐。”李天畴还无法挪动身体,也不知道强悍的恢复能力还存不存在,只能挨时间看效果了。他用眼神示意道,“那边的房子搞得怎么样?想跟你商量一下搬家的事。”

    “还没弄,这两天不务正业了。”祝磊歉意的笑笑,“很着急么?”

    “很急。”李天畴点点,他理解大伙近些日子非常忙,但安全的事情不是儿戏。五华这个地方暴露的太多,恐怕已经被很多双眼睛盯了,而且张志强刚吃了大亏,处处需要小心谨慎。“现在是什么时候?”

    “快午了。”祝磊寻思着李天畴的用意。

    “我想今天搬家,晚。”李天畴看着满脸诧异的祝磊继续道,“原订的方案也要改一改,不要慢慢挪了,晚一口气搬完。”

    祝磊没有立刻说话,但看待李天畴的眼神有些怪异,没想到短短的时间内,当家人的思路又有了不小的变化。他当然知道提前搬家的意图,但李天畴并未直言他的担心和怀疑,表面看是思路飘忽了,实际是城府变深了。这当然是好事儿,说明李天畴在飞速成长,但祝磊也同时告诫自己以后要小心应对。

    “我立刻去准备,你好好养伤。”想通了刚才那一层,祝磊便没有多余的话再说,正要准备起身离开,李天畴又叫住了他,“祝大哥,海叔的事儿有没有通知婶子?”

    “没有,大伙还没商量好咋说。”祝磊的脸色有些难看,“说来惭愧,那天晚,警车冲来了,海叔的身子我们没来得及……”

    李天畴自然明白了小宋刚才为什么会吞吞吐吐,这怪不得大伙,形势所迫也没办法。他沉思片刻,“还是要和婶子说,不能拖。你看谁合适跑一摊,下午出发。另外,征求婶子意见,看她愿不愿意来和我们一起住。”

    祝磊脸一呆,暗想,道理是没错,但谁愿意去干这个活?那么老远,巴巴的跑一趟,却带了这么个消息,这不成煞星了吗?

    “辉再幸苦一趟吧,以他的脾气应该能够说动婶子搬过来。”李天畴看了一眼祝磊,知道他为难,所以又补充了一句,“说我是这么认为的。”

    “好,我去办。”祝磊点点头,转身出门了。

    晚的搬家十分突然,众人刚撂下碗筷,祝磊便是一嗓子,“都回屋收拾东西,一会儿车子到,立刻搬家。”

    大家哗然,这不扯淡么?干嘛不早不点通知?难道不相信人……但你无论怎么叫唤,祝磊一概不理,自己的小包已经背在了肩,还腾出时间指挥两个小伙子帮付尔德收拾。

    大伙闹腾一阵子也没了脾气,都在江湖打飘过的,没多少东西可收拾,倒是李天畴和耿叔需要抬着走,费把子力气。不知道祝磊从哪里搞来了两辆外地牌照的厢式货车,一口气全部拉走,干干净净。

    尽管众人一肚子怨气,但到了新家后渐渐喜笑颜开,每个人都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独立的小屋,起在五华的时候,几个人挤在一起要强的太多。

    安顿好耿叔和李天畴后,大家嘻嘻哈哈的聊了一会儿便忙不迭的开始收拾自己的小屋,一直闹腾到凌晨以后。

    李天畴一直没有睡着,一方面他想检验一下自己的恢复能力,另一方面聆听着大家伙忙忙碌碌的声音,他感触良多。每个人其实都真的渴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窝。耿叔看得相当准确,如浮萍般的江湖生活绝不是大家最终的归宿,新家新气象,努力吧。

    第二天清晨,迷迷糊糊的李天畴被院子里嘈杂的声音惊醒,似乎是有人在训话,仔细一听是小宋的声音,“都搬新家了,还睡懒觉?这么大的院子要分配任务,每天轮流打扫,我和嫂子负责烧饭,不值日的没饭吃。以后公司开张了,都要按时班的,今天先这么来,我第一天,接下来良子……”

    “凭啥接下来是我?”

    “顺时针旋转嘛,我房间旁边不是你么?要不你换房间?”小宋语速很快,根本不给良子退路。

    “我草,不换。干嘛不逆时针……”良子突然捂住了嘴,逆时针的第一间正房住的是耿叔。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