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捉摸不透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破梦者作者:许大本事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破梦者》 第七十七章 捉摸不透
    李天畴有心发笑,却笑不出来,搞不清楚两位师傅到底是在演戏唱双簧,还是真的意见相左。 但有两点可以确信,一是绑了吴天宝的人应该是谢富顺,基本没跑;二是,车行对自己的关注程度远远非偶然因素所能解释的。

    到底是因为什么,目前并不是李天畴急切要考虑的事情。两天的限期很紧张,如何去打探谢富顺的背景,需要费些周章,但愿成哥能够多提供一些消息。

    没在车行多做停留,李天畴再次返回吧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大伙都在等着他,半路还收到了红毛的短信,说是一块儿吃饭。这可倒好,穷光蛋们聚在一起通吃吧,可怜吧的那点营业款,够吃几顿的?李天畴想想火。

    一起聚餐并不热闹,主要是红毛哥哥的事儿让大家心里堵的慌。李天畴再次充当了心理调解师,从容、淡定的姿态也充分给予众人以信心,特别是红毛,愈发笃定的相信大哥能够很好的解决这件事。

    谈笑的背后,李天畴却一直在琢磨从哪里入手去打探谢富顺,坐等成哥的消息显然太被动,也不能再去勉强阿火,给人起码的尊重吧。看来还是要从两位师傅身做章,反正明天要去车行,有时间去折腾。

    第二天去班前,李天畴再也不愿顶着头那坨纱布,于是忍着痛,对着小镜子将纱布取了下来,只保留了额头一小块儿,那里的伤疤还没结痂,不能强行拽掉。

    对着镜子再一照,李天畴差点没被气笑了,活脱脱一副旧社会地主老财贴了块狗皮膏药的形象,妈妈的,自己的手咋那么贱捏。看看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只得作罢。

    一路顶着小膏药来到车行,彭伟华当即笑弯了腰,气不接下气的,“我草……哈哈……你这形象坐公车……呵呵,够长脸的呀。”

    于是李天畴的额头成了彭伟华一午取笑的对象,谁他妈说这个师傅很靠谱来着?罗军同志有的话也不太可信。李天畴虽然郁闷,但无时无刻都想着从师傅的嘴里套话,难度却超乎想像,彭无赖鬼精的很,除了取笑话题,别的一概装傻。

    混混僵僵的过了一午,李天畴一无所获,几次想接近祁宝柱,均被彭伟华以各种理由拦住。而祁师傅则是又恢复了往常的个性,闷声不响,除了偶尔大骂几句徒弟外,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午饭时间,李天畴照例和罗军一起边吃边聊。再有一天,罗军要离开车行,几个关系不错的正在商量给他饯行,李天畴和其他几个人不熟,提前表示祝福了。

    意想不到的是小宋姑娘突然来到了李天畴身边,抿着嘴忍住笑意道:“等会儿吃完饭到耿叔办公室去一下。”说完,也不待答话,便飘然而去。

    这倒稀了,耿叔何时现身的刚才还真没注意,但不知何故如此正式的找自己谈话?不但李天畴纳闷,罗军也是一脸迷惑,印象未有过一个学徒被单独叫到耿叔办公室说事的先例。

    很快扒拉完饭,随便洗了洗手,李天畴便敲响了耿叔办公室的大门。“进来。”里面富有磁性的男音传来,还真是耿叔。

    推门而入,李天畴一愣,发现彭伟华也坐在办公室里,仅仅是眨眼功夫,他便恢复了正常神态,“耿叔,您找我?”

    “没错,坐。”耿叔笑眯眯的,看不出任何意图。师傅彭伟华也在笑,只是有些猥琐。

    “来车行有半个月了吧,咱们算第二回见面。”耿叔说着欠了欠身,随手点了一支烟,“你最近的遭遇我刚听小彭说了,所以想找你聊聊。”

    李天畴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心下了然,八成是无赖师傅告状了。不工,去闹事儿、打架,耿叔可能有想法了,是警告还是直接辞退,全凭他一念之间。

    耿叔的身份和背景,李天畴也知道了个大概,虽然佩服其霸气,但并不怯场。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儿,该怎么地怎么地吧,他也无所谓。反正不能阻止他内心的想法。

    “事情的起因不谈了。谢富顺不好惹,但并非惹不得。我只想说一个原则,既然想做,那要做得彻底,如果你还没准备好,那最好别做。”烟雾后面,耿叔的脸变得冷峻,还带有淡淡的肃杀之气。

    啥意思?李天畴有点没听明白,耿叔这些话非但不是警告,反而有些教唆的意味,没听错吧?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脑子有些混乱。再偷眼一看彭伟华,他也严肃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李天畴略略整理了一下思路道,“耿叔,我欠吴天宝一个大人情,必须要救他,并不想惹其他的麻烦。”

    耿叔点点头,“都一样,你说的是事件的一部分,不可能单独拆开的。”

    李天畴心头一震,这话倒是直白,谢富顺自然不可能说放人放人,谈不拢必然有冲突。原本很容易想到的问题,情急之下反而容易忽略。而且谢富顺到底是何等样人,自己一无所知,如果不似阿火那样爽气,那一定是后患无穷。耿叔这是在指点我么?

    沉默了片刻,李天畴突然直视耿叔,“问个问题可以吗?”耿叔点点头。

    “你是在帮我,还是在教唆我?”李天畴的话颇为孟浪,似有意为之,一旁的彭伟hua wen言吃惊不小。

    耿叔神色不变,很惬意的吐了口烟圈,“你怎么认为都行,或许都有点吧。”

    “为什么?”

    “帮你,好像是那么回事儿,起码你是我车行的人;至于教唆么,当作帮你下定决心吧。呵呵,知恩图报有时并不是那么好做的。”耿叔依旧语气平淡,回答的也很艺术,说了跟没说一样。

    “谢谢耿叔的好意,我自己的事儿,不敢连累车行。”李天畴的性子也倔,总觉得耿叔怪怪的,琢磨不透。所以脱口而出的回答明显意气用事,彭伟华在一旁听已经瞪圆了眼睛。

    耿叔笑了,“跟车行挨不着,只是跟你聊聊办事的原则,你当闲扯听听。所谓谋定而后动嘛,很多事情,一旦开始很难收手了。”

    “谢谢耿叔,我明白了。”李天畴虽然点头,但心里还在犯嘀咕。嗯,耿叔不痛快,无论是指点还是教唆,似乎怎么想都有道理,这番谈话反而让脑子混乱,倒不如不听。唯一的收获是从侧面了解了一点关于谢富顺的背景和性格,聊胜于无。

    “呵呵,你不明白。我和谢富顺没有瓜葛,也不会怂恿你跟人干架。但有些事是阻止不了的。缘分一场,给你提个醒而已。”耿叔似乎看穿了李天畴的心思,很随便的一句话,让他脸红不已。

    一阵短暂而尴尬的沉默后,耿叔掐灭了烟头,“如果你决定了,谢富顺的情况可以问他。”说着,耿叔伸手一指彭伟华,“好了,我还有事,要出去一下。”

    两人一前一后的从办公室出来,小宋姑娘正在外边张望,似乎在等待耿叔吩咐什么。看见李天畴的样子,小宋又泯起了嘴,一副忍不住想笑的样子,李天畴摸了摸头,弄了个大红脸。

    彭伟华突然变得沉默,一言不发的回到工作间,便立即指挥李天畴干活。整整一个下午,除了工作指令外,彭伟华什么话也没有,甚至连半句玩笑也没开过。而李天畴也沉默寡言,让干啥干啥,似是有意在赌气,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快下班的时候,彭伟华突然伸了个懒腰,“到点了,考虑清楚没?”

    李天畴一愣,随即明白了师傅的意思,他没有犹豫的点点头,“不用考虑了。”彭伟华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晚一块吃个饭,有什么要问的在晚饭时间。”

    让李天畴想不到的是,晚饭地点在师傅的宿舍,那个他刚呆过的猪窝。按彭伟华的说法,晚饭顿顿是要有酒的,他不太喜欢在外面喝酒,二人买了很多熟食,李天畴暂不能喝酒,彭伟华自斟自饮,吃得倒也尽兴。

    彭伟华也不食言,有问必答。让李天畴大为吃惊的是,师傅对于谢富顺的了解可谓详细之极,从其混迹江湖一直到凭借gaodai发家,从其兴趣爱好到家庭成员,婆娘二奶,再到吃喝拉撒,可以说是面面俱到。这是要干嘛呀,闷声不响的将别人研究的如此透彻,如果不惦记着什么,鬼都不信。还说没有任何瓜葛?

    晚饭过后,一身酒气彭伟华硬是要用他的大摩托将李天畴送回城村,怎么说也拗不过,一路车子像被开的飞起来一样,李天畴真担心师傅会带着他冲进沟里,好在是有惊无险。

    吧里平静如常,问过红毛,成哥一天也没有来电话,李天畴随便跟大家扯了两句便回了大黑门,今天脑子里收纳的信息实在太多,要好好静静,整理一下。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