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一力承担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破梦者作者:许大本事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破梦者》 第五十七章 一力承担
    大伙吃惊的看着红毛,刚才接电话的表情已经很古怪,现在更是有些神经,难道邪了?“赶快回去,大哥有麻烦!”红毛大喊一声,扭头跑。 几个人对视一眼,害怕红毛真有问题了,也强打精神歪歪斜斜的跟在后面。

    一口气跑到了城村边,大家全都虚脱了,突然吃惊的发现吧门口的台阶坐着两个人,正是李天畴和臭虫。

    看着大家一个个狼狈不堪,满腔怒火的李天畴并未说话,他很吃力的站起身,等着红毛开门。臭虫在一旁使劲的使眼色,大家虽然气喘吁吁的说不出话,但也都明白了怎么回事。

    红毛神情复杂的低着头,很怕触碰到李天畴射来的目光。心里却还在暗自庆幸赶回来的及时,似乎那帮人并没有出现嘛。

    等大家鱼贯而入后,红毛又将卷帘门在里面拉了下来。

    李天畴铁青着脸盯着红毛一言不发,而红毛经过这几天的惨痛遭遇和心理煎熬,精神状态基本是到了崩溃边缘,索性一屁股坐在了椅子,将几天来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毫无隐瞒的说了出来。

    周围鸦雀无声,连各自的呼吸声都能清晰可闻。突然“啪”的一声,李天畴扬手给了红毛一耳光,动作不快,也没有啥力气,甩完手后,他直冒冷汗,晃了了半天才稳住身形。

    “我们曾经说过,不做坏事,不欺负人,否则和形同路人。”

    红毛没有躲避,也没有说话,除了心里不太堵了,此时此刻似乎啥想法也没了。其他人都面面相觑,没敢吱声。

    船长倒是很有眼色的找来了一把椅子摆在了李天畴身后,然后很识趣的退在角落里。

    “大家为我好,我领各位的情,只是方法错了,并非不可以原谅。但有事不跟我商量,这难以容忍了,更何况大家还叫我一声大哥,有谁见过把自己兄弟推出去,不管不问的大哥?……只此一次,如果再有下回,我们各走各的路。”李天畴说的很慢,但句句掷地有声,“阿九不能有事,否则我寝食难安。”

    “哥,那咱现在该咋办?”船长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他们不是找我吗?在这儿等电话。”李天畴扫视了大家一眼,语气出的平静。

    吧里静悄悄的,连船长肚子饿的咕咕叫,也没吭一声。虽然气氛仍很紧张,但李天畴的话让大家安心了许多。

    终于红毛的手机再次响起,正好是下午一点钟,看了来电的号码,红毛按下了接听键,“喂,大哥。“

    “小子,你那个老大呢?”

    红毛看了一眼李天畴,将手机递了过去。

    “喂……”

    “你是那个姓李的?”

    “是,我姓李。你是谁?有啥事儿,这么兴师动众的找我?”

    “哈哈,兴师动众?把自己看得太高点了吧?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狂笑,好半天才喘过气来,“我是谁不重要,难道你的小兄弟没告诉你啥事?坏了道的规矩,我不找你找谁?”

    “我不太清楚你说的规矩,找我直接点,只是麻烦你放了我兄弟。”李天畴不卑不亢。

    “哈哈,说笑话呢?护犊子也得拿出点能耐啊。凭你随便放个屁,老子我得隔墙给你开窗户啊。”

    “你说个路数,我接着。真要是坏了规矩,我李天畴一力承担。”

    “痛快!等我电话。我怎么说,你怎么做,千万别耍花样,否则等着给你的小兄弟收尸喽。”电话忙音,对方挂断了。

    这个电话有些莫名其妙,一通废话,什么也没说。不过至少可以判断阿九目前没事儿,而且所谓的两日限期似乎也不提了。又仔细回味了一遍电话内容,李天畴仍然无法猜出对方的身份,不太像是王兆坤的人,因为对方虽然猖狂,但远没有那种咬牙切齿的痛恨情绪。

    想通了这一层,李天畴稍稍安心,身边的众人没有打扰他的思考,都瞪着眼睛等待下。看着他们一个个担惊受怕、神情疲惫的样子,李天畴心里还是蛮难受的。突然想起来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大家还饿着肚子,刚才还是太紧张了。于是呵呵一笑,“阿九没事儿,对方要和我再约时间。现在吃饭去。”

    “哥,他们要你干啥?”红毛心里着急。

    “不知道。大家都别紧张,没什么大事儿。算是有事儿,也是一个脑袋两个肩膀扛着。呵呵,天大的事儿也要先吃饭,我请客。当了大哥,还没请大家吃过饭,真有点不像话。”既然是大哥,那是大家的主心骨,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大伙都看在眼里。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李天畴想起了以前王队的话,豪气顿生,骨子里的桀骜和狂放被不知不觉的激发出来。

    他顺手从兜里摸出自己的银行卡扔给了臭虫,“找个提款机,把里面的钱全取出来。密码六个一。我们在前边的闻香酒家等你。”妈的,也不知道姓郝的说话算不算数,应该还有半个月的工资呢。

    李天畴举手投足之间,隐隐有了点大哥的派头,让众人有了方向和依靠,大家感觉心里舒畅了许多,脸渐渐也有了点笑容。船长脸大心宽,很快恢复了摇头摆尾、神气活现的样子,“大哥说没事儿没事儿,一会儿给我点个猪头肉。哎呦,饿死我了。这小子能快点不。”说着一溜烟追臭虫去了。

    ……

    “老大,罗哩叭嗦的,费这劲儿干吗?把那小崽子的手给剁了,扔回去完事儿。”满脸褶子的黑衣人收了电话,摇摇脑袋,一脸的不爽。

    “让干啥干啥,哪来那么多废话?”麻将端着茶杯,张嘴吐了口茶叶梗子,心不快。但对这么个一根筋还真没办法。手下这票人,数这个郝彪跟自己的时间最长,也只有他敢在自己面前胡说八道。

    “你还真约那个姓李的?”

    “约,今晚。老板挺看重这人,而且我也想瞧瞧这小子到底有啥事儿找我。呵呵,胆子挺肥,次没在意。”麻将说着,放下了茶杯,一扭头冲身边另一个大汉招招手,“给那小孩治治伤,收拾收拾,别整的要死不活的。”大汉应了一声,扭头走了。

    “老大,您是啥身份?妈的,亲自去见一个毛头小子,抬举的没边了。”

    “老板面前啥身份都不是。别小看这姓李的,刚把王兆坤给废了,你这么个岁数的时候办得到么?”麻将笑呵呵的反问,“要是把你换成了飚七,你会是啥反应?”

    “……”郝彪张着大嘴,一时间脑子有点乱。

    “所以,还是老板看得远,看得透。这次丢了点货,看似普通,其实不简单。”麻将突然眼寒光一闪,“紫祥办事太拖拉,你亲自去,三天之内找到阿昆,死活不论。”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