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单膝跪地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只做承少的心尖宝作者:草荷女青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只做承少的心尖宝》 第512章 单膝跪地
    陆初一暂且想象不出来张姨会让两个孩子给她转达的是什么话,不过看孩子那紧张严肃的模样,她就觉得好笑。

    她装作面无表情的样子,安静地看着他们。

    承延年深吸了一口气,小身板站得直直的,一脸的严肃认真,模仿着张姨的口吻。

    “年年和全全啊,等你们妈妈回来,你们一定要告诉她,人应该活在当下,不应该活在过去和未来里,尤其是过去里。那些过去了的已经过去了,如今你看,山在,水在,树在,云在,他在,你在,岁月在,万物皆在,你又有什么理由不活在当下,不好好珍惜当下呢?”

    差不多是一鼓作气说完的这么多话,说完后,承延年憋得小脸通红,却依然眨着大眼睛望着陆初一。

    “妈妈……”

    缓了口气儿,承延年拍了拍胸口,说:“妈妈,我可是一字不差地把张奶奶的话告诉你的哦,不信你可以给张奶奶打电话问问她。”

    陆初一扯了扯唇角,想笑,可却笑不出来。

    张姨让孩子们转告的这段话,倘若是直接告诉她,也许不会有此刻这般强烈的冲击。

    她不知道,究竟是张姨太了解她了,还是她在为自己已经不再坚持不再不原谅找一个完美的借口。

    “妈妈,你怎么不说话?”

    承延年走上前,拉住陆初一的手问。

    陆初一低头看他,伸出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发丝,心里这一刻也柔软到极点,“谢谢年年。”

    “妈妈,你不开心吗?是因为张奶奶让我告诉你的那些话吗?”

    “没有,妈妈没有不开心。”

    “可妈妈分明就不开心。”

    承延年垂下小脑袋,张奶奶的话其实他有些也不太明白,所以有可能惹妈妈不高兴了,早知道会这样就不告诉妈妈了,本来好高兴的,现在好心情都被他破坏了。

    孩子心中十分自责,眼泪都要出来,转身跑开了。

    “年年——”

    陆初一想要叫住他,可他已经进了卧室,关了门。

    承全眨了眨眼睛,他更加不懂张奶奶的话,但哥哥说妈妈不开心他是看出来的。

    他想了想问:“妈妈,是不是今天我给你打电话撒谎了你生气了?”

    他打电话骗妈妈没人做饭,妈妈才急匆匆回来,妈妈肯定是生他的气,妈妈最不喜欢他撒谎了。

    陆初一将视线从紧闭的房门那边收回,转而看向小儿子。

    孩子皱着眉头,闷闷不乐的样子。

    是不是这段时间她一直太压抑了,导致家里的氛围也压抑,孩子们也都变得极其的敏感和多疑?

    唉!

    陆初一心中甚是自责,叹了口气,伸出手,“这次撒谎妈妈原谅你,也不生气,但以后不可以这样知道吗?”

    “哦。”承全走上前,伸出小手放在了她的手心里,“妈妈,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不撒谎了。”

    “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

    “嗯!”承全用力点点头,旋即却问,“那妈妈,你生气是因为张奶奶说的话吗?”

    陆初一摇头,蹲下身,与孩子平视,“妈妈没有生气,妈妈还要谢谢你和哥哥转达了张奶奶的话给妈妈,妈妈只是听了后心里有些感触,但绝对没有生气。”

    “真的吗?”

    “当然!妈妈不骗你。”

    承全顿时就笑了,机灵的眼珠子转了几圈,问:“那妈妈觉得张奶奶说的话是对的吗?”

    “当然是对的!”陆初一毫不迟疑地回答完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被套路了,尚未来得及说出反悔的话,就听她那人精儿子迫不及待地又说:“那好,那妈妈你觉得张奶奶说的珍惜当下你最应该珍惜的人是谁?”

    陆初一故意装傻,“是谁啊?还不是你和哥哥。”

    “我和哥哥你当然要珍惜,但除了我和哥哥呢?妈妈最应该珍惜的人是谁?”

    “当然是妈妈自己,妈妈如果不好好爱自己,怎么才能陪着你和哥哥长大呢?你说对不对?”

    承全无语到了极点,仰脸朝着天花板一脸叹了好几口气,而后看向承靖州,“爸爸,妈妈这么笨,干脆你也别跟妈妈结婚了,给我和哥哥找个后妈吧!”

    承靖州摇头,虽然知道孩子故意这么说的,可还是很护短,“全全,爸爸不许你这样说妈妈,妈妈再笨,爸爸也只爱她一个人,除了她,不会再有任何一个女人。”

    这下,承全只剩下彻底翻白眼了。

    真是没意思,不管他们了,反正看样子也不会吵架!

    “那你们好好聊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一会儿吃蛋糕的时候,记得叫我!”

    承全转身离开。

    餐厅里,只有陆初一和承靖州,两人对视,却谁也没有主动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躲在房间里的两个孩子贴在门上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外面的动静,都有些着急了。

    “弟弟,你说爸爸这招行吗?妈妈真的不会生气吗?”

    “肯定不会生气,妈妈刚才还在偷偷笑,我都看出来了!我现在最担心的事情是他们是不是正在偷吃蛋糕,万一他们把蛋糕吃完了怎么办?”

    “你怎么像个馋猫啊?你以为爸爸和妈妈都跟你一样馋吗?”

    “那当然!我是爸爸妈妈生的,我都是馋猫,他们肯定也都是馋猫,大馋猫!不行!我要出去看看,他们肯定在偷吃蛋糕!”

    “弟弟——”

    承延年没来得及制止,承全已经拉开了房门。

    兄弟俩猫着腰来到餐厅外面,趴在墙壁上探着小脑袋朝里面看。

    咦?爸爸怎么跟妈妈下跪啦?这也太没有男子汉气概了吧?就算做错了事,给妈妈道歉不就行了吗?怎么还下跪呢?这样妈妈会更生气好不好?笨蛋爸爸!

    “承靖州,你干什么?”

    陆初一看着忽然单膝跪在她面前的男人,惊得朝后退了一大步。

    “一宝,我其实也没想干什么,我就是想……”

    承靖州从裤兜里摸出已经被他的汗水捂得湿漉漉的戒指盒,手有些抖,抠了半天也没把盒盖打开。

    陆初一回过神后便知道他要做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戒指盒又印证了她的猜测是没错的,但她却故意逃避,现在她还没做好准备。

    “有什么话你就赶紧说,你想怎样?你到底想怎样?”22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