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当年赠符予伊人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剑骨作者:会摔跤的熊猫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剑骨》 第四十九章 当年赠符予伊人
    洛长生。

    宁奕曾经在脑海里,无数次想过,这位盖压大隋所有年轻人的“谪仙”,到底是什么模样?

    曹燃说洛长生的修为碾压所有人,一骑绝尘。

    天都珞珈山的疯女人叶红拂,视之为毕生之敌,却永远也追不上他的步伐。

    来蜀山“拜访”的小剑仙王异,将这位师兄看得如神仙一般。

    的确,洛长生本就被誉为“谪仙人”,这并不是他的自称,而是所有见过他的人,发自内心的赞叹。

    于是宁奕脑海里,已经勾勒出了一副形象……大概是,一身白衣,冷漠无情?

    毕竟是自己未来的最大敌人。

    而且早晚有一天会遇见。

    宁奕时常想到“洛长生”的名字, 这三个字给了自己太大的压力,修行路长,姜玉虚劝自己不要着急成为明星境界的“洛长生”,若是能做涅槃境的“叶长风”,其实是更好的结局。

    但……无论如何,自己必须要变得更加强大。

    那个谪仙人的每一次出手,都极为惊艳。

    可他万万没想到……

    道观里坐在烛火前的那个年轻男人,容貌的确好看,但称不上“谪仙下凡”,浑身上下并没有不染烟火气,白色道袍甚至还沾染了泥泞……身上有着人间气息。

    宁奕有些恍惚,有些不敢置信。

    但仔细一想,这不就是……谪仙么?贬入尘间的仙人。

    洛长生笑了笑,床榻上那个人的神情,他已经见过很多次……他声名抵达顶峰之后,与很多慕名而来的修行者见面,对方都是这个表情。

    他无奈道:“有些时候,世人总是会对没有见过面的人,物,产生一些错误的判断。”

    宁奕感慨道:“你跟我想的,实在有些不太一样。”

    洛长生顿了顿,道:“哪里?”

    “所有……”宁奕想了想,眼前的这个白衣道人,说话之间的语气,神情,动作,都让自己如沐春风,生不起丝毫的敌意,他笑着摇了摇头,“除了你深不可测的修为。”

    “大道就在脚下。”洛长生也摇了摇头,“这并不难,要不了你也会走到这里。”

    宁奕手指摩挲着竹简,关于“山字卷”的事情,其实他本就不打算隐瞒……毕竟在千佛塔,是洛长生救了自己一命。

    “这样东西……大概是外面人眼中的‘先天灵宝’?但其他人都无法动用,拿了也是破烂物事。”宁奕的指尖,触碰着竹简,围绕着“山”字的轮廓回路打转,缓慢道:“你应该也试过了,无法发挥其威能。”

    洛长生点了点头,饶有兴趣道:“你可以炼化它?”

    宁奕嗯了一声,他平静道:“具体缘由,不好解释,但事实上……我可以动用它,而它的确意味着“凝聚”之力。”

    床榻上。

    宁奕举起山字卷。

    千佛塔一番苦战之后,终于到手的“天书”,此刻在宁奕掌心,散发出淡淡的荧光。

    坐在椅上的洛长生眯起双眼。

    灯火摇曳。

    屋室通明。

    两个人等待着奇迹的一幕出现……然而并没有。

    宁奕的头顶,逐渐凝聚出了一个堪比“初境”修行时候的星辉气旋。

    而这件屋室里的星辉涌动,的确有着“汇聚”的迹象。

    ……

    ……

    宁奕的神情非常尴尬。

    他攥了攥“山字卷”,发现这根竹简仍然没有动静,只不过头顶的涡旋变得稍微湍急了一些,像是某个资质极差的第二境修士,在拼命吞吸星辉。

    洛长生眼神有些古怪,他本来期待着,东境大泽的“福荫”落入了正主手中,接下来便能够在这位继自己之后成为“星辰榜第一人”的家伙手里大放光芒。

    然而这个第二境左右的星辉涡旋,显得有些滑稽……

    宁奕讪讪道:“可能是出了些问题……”

    他的神念浸入其中,山字卷一片混沌,内里一片封锁,天书到手,这是好事,但解开“山字卷”的秘密,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神性不断浸透其中,自己的掌控力度太低,等自己神性将其完全浸入,山字卷应该就能融入神池里,到自己的观想卷中。

    无论如何,八卷之中的第一卷,“山”字卷,已经到手了。

    不得不说,这位谪仙人的感知极为精准,宁奕刚刚放下举起山字卷的手,洛长生就笑道:“看来还需要一些时候,才能见到你施展它的模样了……希望下次再见,不会太晚。”

    “你要下山?”

    宁奕注意到,这件屋子收拾地极其干净,几乎没有累赘,而洛长生平时会用到的古书,阵纹,都被收了起来。

    洛长生淡然道:“本来就快离开了……离开之前,正好准备斩杀塔里的那个东西,然后遇上了你。”

    他在山上修行,专门为此准备了一些手段。

    洛长生皱起眉头,说了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在妖族天下,有一个很难杀死的家伙,如果不出意外,三到五年左右,我会跟他有一战要打,既分胜负,也分生死。”

    在蜀山已经得知这件事情的宁奕,此刻轻声感慨道:“东皇转世?”

    洛长生点了点头,对宁奕知道这件事情,他并不觉得意外。

    他认真补充道:“大隋对于这场约战很重视,两座天下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所以容不得我输,有好几位大能要传授我斩杀之术……但我都拒绝了。”

    谪仙人顿了顿,认真说了一句话。

    “他人之道,容易误我。”

    年轻道人凝重开口,“那些人尊重我的决定,所以我离开了羌山神仙居,四处云游,那个妖族天下的家伙非常难缠,我看过他在灰界出手的影像,如果要我现在和他交手,恐怕我无法杀死他。”

    两千年前,东皇被狮心王斩首,当时耗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才把这位妖族共主杀死,斩首之前,东皇能够征服北方天下的依靠,就是近乎不死不灭的强大血统。

    两千年后,竟然还有号称“东皇转世”的妖孽出现,敢背负这个称号,就说明了他的能力……

    “我可以击败他一次,十次,却无法杀死他,磨灭他。”洛长生摇了摇头,有些无奈,苦笑道:“如果大隋还有其他人能杀死他,我很乐意把这位对手让出来。”

    宁奕试探着问道:“曹燃?叶红拂?”

    “他们不行。差得太多了。”谪仙人望向远方,道:“就算把那个难以杀死的血统去掉,烛龙和叶子,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有时候我真的好奇,两千年前,狮心王是如何做到把修行境界大成的‘东皇’斩首的?”

    如今那号称“东皇转世”的妖孽,境界还远远未到巅峰……

    已是心头大患。

    宁奕心念一动,东皇的“不死不灭”,是不是与自己要斩杀的“影子”有关?

    洛长生瞥了一眼坐在床榻上的宁奕,道:“佛塔里的那东西,很污秽,与那人的境界不一样,一个天一个地,‘东皇’背负的应该是类似涅槃的,生生不息的血统,受了再重的伤,都能浴火重生,所以难以死去。想要杀死他,要么以完全碾压的湮灭之力贯穿,要么就打消耗战,找一个比他更加难以杀死的存在,最终硬生生磨死他……”

    宁奕沉默下来。

    不是“影子”。

    那么自己的执剑者剑气,对于“东皇”而言,并不一定能起到灭杀的效果。

    洛长生笑道:“闭关了一段时间,其实我是有一些头绪的。到时候灰界城头,我应该会用第一种方法,直接将他打成虚无。”

    ……

    ……

    雨停了。

    两个人在不老山顶,俯瞰山下。

    秋末。金华城灯火葳蕤。

    宁奕轻声问道。

    “你要离开这里,准备去哪?”

    “换个清净地方。”

    这句话让宁奕有些无语,他看了眼身旁的谪仙人。

    清净……

    宁奕问道:“因为我?”

    洛长生沉默片刻,道:“因为东境很乱。”

    东境很乱这四个字,是故事的开始。

    “东境很乱……琉璃山和大泽鬼修开战了,三圣山也插手了。”

    “但这里很清净,因为他们都知道,我住在这里。”

    不老山,取的便是“长生不老”之意。

    “所以你在害怕谁?”宁奕问道。

    “我……什么也不怕。”洛长生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有些无奈,他说的是“什么也不怕”,而不是“谁也不怕”。

    因为他补充着说了一句话。

    “只怕麻烦。”

    麻烦的事情,还有麻烦的人。

    宁奕觉得有些困惑……还有什么麻烦,是洛长生不能一剑斩之的?

    谪仙人的神情有些古怪。

    “南疆那些魔头之所以能逃出来……是因为执法司的囚牢被破开了。”

    “执法司的囚牢竟然被打破了,是不是很不可思议?”洛长生看着宁奕,“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麻烦正在找我。”

    宁奕忽然想到了自己送给宋伊人的那张符箓。

    破开执法司囚牢的那张符……借此脱困的,不仅仅是宋伊人。

    还有一位大隋公主。

    素华娘娘的掌上明珠,李白桃。

    听说宋伊人说,那位南疆公主,疯狂倾慕着一位“小白脸”,这一次打碎执法司囚牢便是为了……

    念及至此。

    站在洛长生身旁的宁奕,看了一眼洛长生。

    的确很白。

    这位始作俑者由衷沉默下来。

    十分惊讶,万分心虚。

    一句话也不敢说。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