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症结在这儿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总裁宠妻套路深作者:洁白的翅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总裁宠妻套路深》 第二百二十六章 症结在这儿
    向柚柚回她,“你还是顾着自己吧,别丑到见面时我认不出你了。”

    一个经常熬夜的人,还好意思这样交代她,真是……

    睡不着也要睡啊,向柚柚伸手关了壁灯,然后闭着眼睛开始数羊。

    一只,两只,三只……

    正在她数的迷迷糊糊时,手机毫无征兆的响起铃声,在安静的空间里格外的响亮。

    “谁这么晚还打电话,真是够烦人。”向柚柚气咻咻的自语。

    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一点睡意就这样被惊扰到爪哇国了,她能不气吗?

    烦躁无比的伸手把手机抓过来,恨生恨气的喂了一声。

    “柚柚,你在家吗?”

    “你说呢?”听声音知道对方是连奕后,向柚柚更加生气,“大半夜的我不在家能在哪儿?”

    连奕却并没介意她的不好的语气和恶劣态度,继续问道,“是在睡觉吗?”

    “废话!”她真是火大到要从胸腔窜出来烧眉毛了,“连奕你有事没事,大半夜的打电话问这些莫名其妙的愚蠢问题。”

    她声音特别大,似乎把失眠和被萧穆春冷落的怒火都加诸在了他头上一般。

    连奕依然没在意这些,反而松了口气般,“那就好,那就好。”

    向柚柚简直被他这种态度逼疯,“好什么好啊,搞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刚才看到一个实时新闻,一辆小车跟一辆货柜撞到了一起,那小车的车型跟你的一样,吓死我了……”连奕在那边急急的解释着,“因为小车大部分被货柜给压住,我看不到车牌号,我太着急了,就赶紧打电话给你。”

    因为是实时新闻,播的时候还没查清出事车主,车牌号也没说,只说小车的车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连奕看到那辆车和向柚柚开的那辆一样,当时就一头冷汗,想都没想就打电话过来确认了。

    他在那边一个劲儿的解释,向柚柚却很是内疚。

    连奕只是关心她的安危,她却那样凶的对待人家,真是不应该。

    试问这世间,能有几人会这样在意自己呢?只要自己有风吹草动,那就是他的伤筋动骨。

    曾经,她以为萧穆春是可以做到这样的。

    可是现在,现在……

    想到这几天他对自己的态度,向柚柚真的有点心寒了。

    都说人会变,可是为什么变的这样快呢,快到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向柚柚的沉默让连奕有些紧张,她从接电话起就没有好语气,连奕觉得她一定是在生他的气,本来睡的好好的被他吵醒,谁有好心情呢。

    他道歉,“柚柚,对不起啊,吵到你睡觉了,知道你没事就好,我挂了啊。”

    连奕那边挂了电话。

    漆黑的房间里又陷入一片沉寂。

    她应该感动的,能有这样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在这样深的夜里,只因为看到一则不确定的新闻,就打来电话问她是否安好。

    可是向柚柚心里却是另一种感觉。

    酸,好像在心里浇了一瓶柠檬水那样酸。

    疼,好像千万只细针在慢慢往心里刺那样疼。

    男人啊,都一个样吧。

    萧穆春以前是何等的关心在意她啊,恨不能把她顶在头顶上那样的宠,可是现在呢,一把就将她从头顶上扯下来,看也不愿看的扔到一边。

    本来只以为他是有什么事情所以心情不好,可是经过今晚在他的书房,那简短的几句对白,向柚柚觉得,不是的,他根本不是因为其他的事。

    就是针对她而来的,再清楚不过了,否则不会那样对待她。

    连奕,现在是很好啊,可是如果把他换成萧穆春的样子,某一天,他也会变成萧穆春现在的态度吧。

    所以,得不到的时候是宝,得到的时候就是草,还是狗尾巴草。

    向柚柚越想,越委屈的想哭。

    凭什么萧穆春能这样?

    好的要命的是他,对她爱搭不理的还是他,向柚柚恨不得从床上爬起来,去大骂他一顿,然后再狠狠打他一顿出出气。

    可是,明知不是他的对手,还是算了,不做这种无谓的牺牲。

    只有把哭泣当作另一种宣泄。

    哭着哭着,放在枕头边的手机又响起来。

    向柚柚这次先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董芷蓝。

    她抹了把脸,才接通。

    为了掩饰此刻的情绪,向柚柚刻意虚张声势的大声,“这么晚还打电话来,成心不让我睡是不是?”

    “我关心你嘛,”董芷蓝在那边笑嘻嘻,“看看你睡没。”

    “就算睡了也被你吵醒了。”

    “那就是还没睡喽。”

    “你们这些人,总喜欢在别人要睡觉的时候打来电话,怎么睡?”

    “这些?”董芷蓝好奇道,“还有谁?”

    她应该是刚下班,准备开车回家,因为向柚柚从电话里听到汽车解锁的声音。

    “很晚了,赶快回去休息,别这么多管闲事了。”她不想说,至少现在不想说。

    这些糟心事,还是别害的好朋友跟着烦心了。

    再说了,董芷蓝好不容易谈场恋爱,正是两情相悦,你侬我侬的阶段,这时候跟人吐槽男人的善变,有些不妥,还是让人好好享受一下爱情的甜蜜吧。

    至于连奕,她更不想跟董芷蓝说,因为董芷蓝也认识连奕,到时候又要刨根问底的。

    董芷蓝十分给面子,也没追问,跟她说笑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被这两个人一人一通电话给搅的,向柚柚倒觉得累了,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居然睡着了。

    可是干瞪眼了大半夜,自然是缺觉的。

    早上保姆上楼敲门她才醒。

    以前无论她多晚起,保姆都不去叫的,今早上倒是反常了。

    不过向柚柚困的眼皮都睁不开,没功夫去纠结这些,就算她去想,估计也只是以为保姆变勤快了,或许是见她总是早上起不来实在看不过去,怕她再迟到所以来叫。

    总之,她应该怎么也不会想不到今早是萧穆春让保姆去叫她的,而之前也是他吩咐保姆不要去叫她起床的。

    向柚柚半眯着眼洗脸刷牙下楼吃早餐。

    看她在饭桌上哈欠连天,保姆忍不住道,“没睡够啊?实在不行就请一天假吧,你看看这困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没事,不用。”向柚柚说着,又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哼,她哪里舍得请假。”旁边的萧穆春阴阳怪气的接了一句。

    向柚柚看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保姆打圆场,“小姐这是对工作负责,总是请假的话会给老板留下不好的印象的。”

    这几天,保姆也觉出这两个人有点怪,本来恩恩爱爱的,忽然就变得有隔阂了一样。

    原本她和向柚柚想的一样,也以为萧穆春是为了其他的事情,生意或者是公司的什么事儿,现在看来原来症结在这里。

    分明是两个小年轻在闹别扭吧。

    但她是做保姆的,主人家的私事,她也不好管,说什么反而是多嘴,所以即使平时关系处的不错,她心里跟着着急,不过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去厨房榨果汁。

    看保姆离开,萧穆春冷然的笑了一声,“对工作负责,我看是对人负责。”

    向柚柚心头一跳,望向他。

    而他也挑眉看着她,眼中不知道是挑衅还是讥讽。

    向柚柚有些恼羞成怒,“你什么意思说清楚,什么叫对人负责?”

    跟保姆一样,自萧穆春刚才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向柚柚就一下豁然开朗了,原来症结在这儿。

    他是在跟自己找别扭。

    只是萧穆春这阴阳怪气的话让她摸不清头脑,什么叫对人负责?

    上班跟人有什么关系,怎么就扯上了?

    “说清楚?”萧穆春看着她,“都已经这么清楚了,还用我说吗?”

    向柚柚揉揉额,“清楚什么,我不清楚,我不想跟你吵架,但是如果你只有这些阴阳怪气的话,就闭嘴。”

    生平最讨厌人家说半句留半句,偏偏萧穆春现在就正在做让她讨厌的事情。

    “好啊,我闭嘴,”萧穆春随意的摆摆手,离开了饭桌。

    他走的无比潇洒,让人觉得烦躁的是他,而不是让他闭嘴的向柚柚。

    可萧穆春并不是决然,也并不是不想理她,真的想要闭嘴,而是他很怕,他怕两个人再说下去,向柚柚会说出什么覆水难收的话来。

    但他是男人,总是要面子的,这个时候走还是有些尊严保留。

    如果说开了可能会难以收拾,所以,即使心里有疑问,即使再恼火,他都忍着一句没问。

    他清楚,按向柚柚的脾气,他若问,她一定又要生气,然后赌气,现在连奕跟她在一个公司,朝夕相处,如果他和柚柚闹了别扭,那连奕岂不是很容易趁虚而入。

    他不想把她拱手让人,更不愿意制造这种机会。

    只是,他没想要向柚柚竟然主动道歉,还愿意做妥协。

    他倒觉得自己真有些小题大做了。

    为什么别的事都可以心胸宽广,唯独在她的事情上这么斤斤计较。

    只是,他没想到向柚柚竟然主动道歉,还愿意做妥协。

    他倒觉得自己真有些小题大做了。

    为什么别的事都可以心胸宽广,唯独在她的事情上这么斤斤计较。

    现在,他多希望她能做些让步,为了表现一点男人的大度,在扯上,他违心的说,“我之前说的也是些气话,”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