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9章 二少篇,请你离开秦墨宇(7)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作者:红鸾心儿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第1789章 二少篇,请你离开秦墨宇(7)
    隔天,池月宛一睁开眸子,就看到了身边合衣而眠的男人,顿时一张笑脸就乐开了花,轻轻地在他身前蠕动着,心底的甜蜜如潮水泛滥:他回来了,他昨晚回来了!不一会儿,头顶隐隐地似乎传来了些微的异样,仰头,见某人的睫毛颤动了下,爬起身子,池月宛就仰起了下巴,秦墨宇刚一睁开眼睛,一道柔软的温热就覆唇而来,伴随着丝丝的甜蜜,层层地晕开,沁入齿间。

    本能地,伸手拥住她,眸子还没睁开,秦墨宇已经回应地加深了这个吻。

    清晨,金色的阳光散落浅色的光芒,折射出一片片醉人的甜蜜。

    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了,池月宛才赶紧推了推他,换了大大的一口气:“嗯~”捶了他两下,红着一张俏脸,她在他身前狠狠地拧了一把,大大的眸子已经斜瞪了过去:“知道吻地是谁吗?

    眼睛都不睁就开始吃豆腐?”

    还吃得这么用力?

    他是想把她整个给吞了吗?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呵呵~”浅笑着,慵懒的眸子缓缓地睁开一条缝,低头,秦墨宇懒洋洋地又在她颈项间偷了一个香吻:“你的味道,宛宛的味道,睡着我也不会认错的!”

    真的吗?

    眸色一灿,池月宛还被他的甜言蜜语小小愉悦了一把,伸手就娇俏地勾住了他的脖颈:“这么厉害?

    那你说说我身上什么到底是什么味道?”

    她虽然偶尔会喷些香水,却也不算是固定的牌子,她才不相信大男人能懂这些。

    所以,池月宛是故意为难他,也知道他肯定是要胡编乱造哄她开心的,只是他会说什么呢?

    沐浴露?

    最常见的茉莉、玫瑰或是栀子花?

    总不至于是土掉渣的桂花或者不好闻的薰衣草吧?

    天马行空地,池月宛还在兴奋地勾勒中,秦墨宇也很配合地还压低了几分,在她身前各处嗅了嗅,沉浸其中,池月宛自然也不会发现,各种隐蔽的小豆腐又被某人暗搓搓地吃了一通,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着,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她正期待着他振奋人心的答案之际,耳畔,一道出乎意料的嗓音传来:“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像是一盆冷水泼下,太过出乎意料,眸子一瞠,池月宛明显都怔了三秒,随后,才想起什么地唇角的笑意破碎,抬手,她便对着他的胸口招呼而去:“你逗我?

    你敢取笑我?

    讨厌死了!”

    “要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味道?”

    攀爬着,池月宛又羞又窘,抡着小拳头就是一通猛砸:“我才没有以为——”“你又没有腋臭或者~”“秦墨宇!”

    哈哈大笑着,翻身,秦墨宇由着她,逗着她将她整个护在了身前,病床上,两个人嬉闹着,却也笑成了一团。

    一早,秦三姐就来了医院,原本想着在秦墨宇过来之前先了解下这里的情况,却没想到刚找到楼门口,听到看到地就是这样的一幕。

    只觉得不忍直‘听’,最后,凭空臆测着,秦三姐又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因为前一晚的失约,再加上家里人对池月宛的偏见,跟自己莫名其妙地算是背着她跟于诗雨见了一面,私心里,秦墨宇就觉得像是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特别想要对她再好一点。

    早上的时候,他还特意下去买了份早餐带了回来。

    病房里,两人吃着油条小菜,喝着豆浆,满目的幸福都要快溢出眼底了。

    又拿了一根油条,刚抿了一口豆浆,抬眸就见秦墨宇换了肉夹馍,一口,空气里全是让ren liu口水的肉香味。

    咂巴着小嘴,池月宛的目光就调了过去。

    “想吃吗?”

    因为她吃肉不多,又是早餐,秦墨宇只给自己买了一个半大不小的肉夹馍,自己还咬了一口。

    重重地点了点头,池月宛也不客气:“嗯,想吃肉~”搬开一半,秦墨宇便把半片肉夹馍递到了她嘴边,低头,池月宛就咬了一口,顿时眸子都笑眯了起来:哇~真好吃!接连咬了两口,池月宛又开始回去吃油条了,看她吃得满足,秦墨宇便吃着另一半只有皮的部分,同样喝着咖啡,说不出的甜蜜。

    不一会儿,就递过去让她吃口肉,秦墨宇也会从她手中撕一口油条,一顿早餐,就在两个人互相喂食中甜蜜逝去。

    很久没有吃过这么带味的早餐了,池月宛别提多开心了。

    秦墨宇牵着她出去溜达的时候,她都时不时地会小孩子一样蹦跳上一两下,从骨子里往外渗着开心与愉悦。

    因为已经是最后一天,准备要出院了,秦墨宇也没急着去公司,一路陪她做完了检查,又打了个小吊瓶,确定她的身体没有大碍了,才收拾了东西将她送回了家。

    ***第一次去医院就碰上了这种情况,秦三姐半路铩羽而归,心情难免又是一通郁结。

    但毕竟怕跟秦墨宇撞上再起冲突,她也没急于一时,便先行离开去忙活自己的了。

    等她忙完中午的时候再回医院的时候,却发现池月宛已经办了出院手续。

    又扑了个空,她的情绪都跟着起伏了:“出院了?

    这么快?”

    一边不明所以,以为她是担心病人,小护士翻了翻病例,还习惯性地解释道:“奥,池小姐是普通的盲肠炎,不要紧的,平常换了一般人可能吃几片药就好了,其实根本没什么必要住院的,不过有些病人会比较在意,或者有抗药性就选择打吊瓶了,出院不算快了,住不住院其实都可以的!”

    “是吗?

    谢谢!”

    听着,秦三姐心里顿时就更不痛快了:这么心机深沉,还说她美好?

    她们不了解他?

    明明就是他自己当局者迷,眼睛都瞎了!转身,秦三姐有些气冲冲地离开了医院:这种女人怎么配入她秦家的门?

    也怪不得一家人全都不同意,一个人是偏见,一家人难道全是吗?

    ……因为这件事,而后接连的几天,秦家的气氛就一直别别扭扭的,很是不对劲,连带着三姐妹都没回家,暂时全都留在了青城,时不时地一家人就会坐到一起,把消息沟通一下,商量下后续该怎么发展。

    此时,每天关于池月宛的各种小道消息还是时不时地会窜出来,特别是关于她“情史丰富”“感情随意”跟“不孕”的事儿,一而再地总能被翻出来,原本不太注意的秦家这些时日也全都看了个通透。

    日落日出,转眼又是一天。

    这天,秦妈妈给秦墨宇打了个电话,两个人又是不欢而散。

    挂上电话,秦妈妈也是气得差点没晕倒:“你说这老四什么毛病?

    一跟他提那个女人就炸毛,话都不让我说完就给把电话挂了?

    还说要开会?

    公司都危机成这样了,光开会有什么用?”

    另一边,给母亲倒了杯水,秦大姐也道:“可不是?

    第一次见老四这么**,青春期没叛逆,初恋也没叛逆,这会儿倒是叛逆地连话都不让我们说了!这女人还没进门呢~”视线一个交汇,几人都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此时,叹了口气,秦二姐突然出声道:“老四这里走不通,要不然我们从池小姐那试试?

    也许她是通情达理地呢!其实,老四说的也对,寡妇二婚都不算什么……现在,婚前同居都是习以为常了,这正八经地结婚、离婚,虽然是略微频繁了点,至少不还是光明正大的吗?”

    点头,秦妈妈的态度终于有所缓和:“嗯,也不能总这么僵着,这倒是个好主意~”随后,几个人一起碰了碰头。

    ……这天,闲来无事,池月宛特意跑了一趟图书馆,去借了一些很专业的书籍回来,不知不觉,回来的时候竟然已经临近天黑了。

    刚想跟秦墨宇打个电话,手机却先响了起来:“出差了呀?

    哎呦,真是没福气呢~还想着晚上跟你一起吃饭呢!”

    撒着娇,池月宛的唇角却是玩笑的明媚:“看来只能饿肚子了!”

    “那怎么可以?

    饿着宝贝儿我要心疼了!要不我坐着火箭回去?”

    咯咯娇笑着,池月宛边聊着电话边按了电梯:“好啊!那你赶紧回来吧!回来陪我吃完晚饭再去出差,我没意见!你要做不到,我可要生气了~”秦大姐刚拿着记录找到她,远远地听到地就是这样的一番对话,追上来,两人却是先后进了两架电梯。

    一路慢悠悠地,又去楼上的房间取了些东西,池月宛挂了电话,才回自己住的公寓,一到门口,一抹贵气逼人的身影就进入了视野,怔愣间,女人已经出声道:“池月宛小姐吗?

    我是秦墨宇的姐姐,能跟你单独谈谈吗?”

    说话间,女人还递上了一张名片,同时出现地还有一张全家福,很是震惊,池月宛明显恍惚了三秒,才想起什么地赶紧开了门:“你好,那进来吧!”

    明显有些手忙脚乱,池月宛刚倒了水转身,却听女人道:“池小姐,我想请你离开秦墨宇!”6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