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聚会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不聊斋作者:陈留堂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不聊斋》 第三百六十九章:聚会
    州府某地,密室,昏沉如夜。

    石椅之上,带着银箔面具的人端坐在那儿,浑然一体。

    下面有人禀告道:“教主大人,右圣女身份被识破,服毒自杀了。”

    陈鸿儒富有磁性的声音道:“自古往来,但凡成就大事伟业者,流血牺牲在所难免。况且圣女之魂,已入乐土,必得重生。”

    “教主所言极是,能为神莲献身赴死,乃吾辈之幸。只是那无忌,该如何对付?”

    “其寄身于顾氏,表面看来,有所庇护,实则上是寻死之道。古语有云:覆巢之下无完卵。只要时机一到,一切俱化作齑粉。”

    陈鸿儒的声音徐徐道来。

    “那么,就是不理他了?”

    下面的人又请示道。

    “暂时放到一边,谭钊对其有招揽之意,先观察几天,看他能否识时务。”

    “此人屡屡坏我教事务,不杀之,实在不平。”

    那人忿然道。

    陈鸿儒道:“快了,大劫将至。劫数天定,所有的阻挡皆为螳臂当车,转眼就灰飞烟灭。嗯,就这样,你先下去吧。”

    “是。”

    声音消失,密室幽静。

    过了一阵,陈鸿儒从石椅上起身,转到后面。那儿竖立着一座高约丈余的石像,头上有角,浑身似乎缠绕着铁链,状甚狰狞。

    陈鸿儒俯身跪下,恭敬磕头,语气狂热地道:“司命大人,我已经遵从吩罗血食,当积累足够,就请大人踏入阳间。今日,此刻,请接收这一份虔诚的血祭。”

    说着,有刀光一闪,随即淅沥作响,是鲜血流淌的动静。

    嗡!

    得此滋润,那石像双目隐约有红芒闪烁,仿佛要活过来一般。

    ……

    “世间生灵,但凡有灵者,皆有劫数,劫数天注定,能否逃避得过,完全靠一缕天机。天机何在?只存于一瓣神莲之内……”

    街道上,摊子上,一个野道人正娓娓道来,说得天花乱坠,吸引了不少行人停驻,围拢过来倾听。

    当下的州府形势不妙,非常紧张,闹得人心惶惶,许多人总觉得大难将临头,就想着要逃遁,寻觅生路。这时候,神莲教的说教就大行其道,具备了市场。

    偌大潘州,类似的野道人摊子足有数十个,几乎遍布人口密集的区域,都是在宣扬教义,孵化信徒。

    “好大的胆子,应该全部抓起来,关进牢狱。”

    马车上,顾源见到如此情景,脸上神色勃然。潘州时局,谭氏掌军方;阎家主持衙门;顾氏负责教化。按理说,神莲教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等事,有违王法,被举报后,衙门就会派人来缉捕。只是阎同知对此视若无睹,不予理睬,无疑助长了火焰。如果说后面没有什么便宜交易,顾源打死都不信。

    这样的情况,在近日开始频繁出现,开摊的野道人,都是神莲教的人,披上道袍,弄些物件,扮作出家人的模样。开口闭口,不是“劫数”便是“天命”,显得高深莫测,很能唬人。还别说,那些平民百姓就吃这一套。

    “妖言惑众,其罪当诛!”

    顾源言语愤懑,却又无可奈何。

    “二哥,你就别发这些脾气了,等到时局安定,诸多牛鬼蛇神自然退散。”

    顾乐坐在对面,开口安慰道。她今日特地换了一身显色的紫衣裳,打扮得体,用了淡妆。论五官姿色,其称不上多美,但有一种大家闺秀的端庄气息,加分不少。

    装扮入时,可惜并未吸引到陈唐多看几眼。

    今日,他们一行坐上马车,赶往雪月岛参加社团聚会。由于有女眷,为了避嫌,陈唐自不可能坐进马车里,而是骑着胭脂马,跟在马车后面。

    街上的野道人摊子,陈唐早就注意到了。每一摊,都围聚着十数民众,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有些事物,一旦没了官方监督约束,就会泛滥成灾,一发不可收拾,最终酿成祸端。通过对神莲教的接触和了解,可以判定此教透着邪气,需要铲除。陈鸿儒行踪诡异而神秘,所图不小,可惜找不到他的藏身之处,若有发现的话,陈唐绝不介意直接来一次斩首行动,先诛首恶,从上而下,将神莲教一举瓦解。

    车厢里头,顾源放下帘子,不愿再看外面的乱象,抬头见顾乐一副心绪不宁的样子,知其心思,也不点破,挑起话题:“三妹,近期你做的新画可曾带上了?”

    顾乐回答:“带了两幅。”

    “那就好,到时给周明玉他们过眼,品鉴一二。”

    顾源拍了拍怀中的卷轴,笑着说道:“我有感而发,也写了诗词,正好一同拿出来。”

    顾乐勉强一笑:“二哥,现在的形势,谈诗论词,会不会有点不合时宜?”

    “此言差矣。”

    顾源说道:“你这么想却是错了,局势纷扰而乱,咱们既没有武功,也没有权柄,难以行侠仗义,拨乱反正,可这就意味着我们一无是处吗?我知道,父亲是失望的。但正因为如此,咱们更要奋发起来,做些事情,替父亲分忧。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但笔墨文章,能针砭时弊,能上达天听,能替平民百姓发声。”

    说到此处,他神态激昂起来,浑身似乎充斥着一股不同凡响的力量,需要发泄出来。

    顾乐受到了感染,觉得昔日那个有着理想的哥哥回来了。说实话,这段时日,饱受压抑,心情闷闷,活泼不起来。

    顾源又道:“这正是我们能做的,要做的。圣贤云:春秋曲直,不在芸芸众生之口,而在吾辈笔下。”

    他说得大声,外面的陈唐都听见了,眉头一挑,没想到这位顾家公子看似不羁,还是有着一腔热血抱负的,读书人的风骨尚存。

    约莫走了大半个时辰,前面一湖展现,正是那新月湖。走得近时,就能感受到一团水气荡漾,略略驱散了炎热。

    “公子小姐,到湖边码头了。”

    赶车的老车夫停住马车。

    顾源兄妹下来,码头那边已有船只接应,船不小,陈唐就把胭脂马也一并登船。过不多久,船只开动,使往雪月岛。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