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伊人已去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天帝传作者:飞天鱼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天帝传》 第四百一十二章 伊人已去
    林刻对佛门敬重,也很佩服祖先大师这样的得道圣僧,更是渴望观阅高深的功和法,但是,自己七情六欲未断,怎么可能跳出红尘,遁入空门?

    于是,他再次婉拒。

    祖先大师抬头望天,露出无奈的神情,忽的,又想通了,释然的道:“也对,也对,是贫僧太过心急。你的尘缘未了,还不是时候。”

    将林家众人安排妥当后,林刻立即出发,赶去白帝灵山。

    ……

    万米高的山岳,被冰雪覆盖,巍峨磅礴。

    山顶,红墙绿瓦,灵雾飘逸。

    玄境宗的年轻弟子,正在山道石梯上扫雪,见到林刻回来,一个个欣喜万分。

    “拜见林刻师兄。”

    “林刻师兄回来了!”

    ……

    都是十多岁的少年武者,朝气磅礴,身上洋溢着青春活力。他们围绕林刻,眼中充满敬重和崇拜,犹如看偶像一般。

    林刻也只是十八岁的少年,与他们谈笑风生,向山顶行去。

    路上,林刻向他们询问,玄境宗进入阿拉冥山界域的武者的消息,被告知,那些武者回来后,全部都离开白劫星,去了太微星域,多半会拜入武殿。

    紧接着,林刻又问了聂仙桑的消息。

    “聂师妹昨天回来过,在师尊的陵墓旁边,葬下了师娘。”一位曾经与林刻关系交好的年轻武者,说道。

    他是玄境宗上一任宗主聂行龙的弟子,名叫叶双。

    林刻连忙问道:“她现在在哪里?”

    “今天早上一早,我看见她独自一人,背着行囊下山,向东而去。我曾远远的唤她,可是,她没有理我。”叶双道,

    林刻顿住脚步,问道:“她走了有多久?”

    “大概三个时辰。”叶双道。

    林刻立即便是准备去追,可是,叶双却一把拉住了他,道:“林刻师兄你回来得正好,昨夜,玄境宗发生了两件诡异至极的事。”

    林刻知道聂仙桑是去了东海星空渡口,心中焦急,但还是问道:“什么诡异的事?”

    “你没有发现白帝灵山少了什么吗?”叶双道。

    林刻的心,已不在此处,抬头观望白雾茫茫的山林,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道:“我先去追师妹,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林刻纵身一跃,体内涌出浑厚的元气,身形腾飞了起来。

    飞到半空,落到青牛鹏兽的背上,他道:“全速,去东海之滨。”

    达到真人境,林刻凭借自身的力量,倒是可以御空飞行。

    但,他现在只是真元境第一层的修为,若是强行飞行,体内本就不多的真元,很快就会耗尽。

    青牛鹏兽的速度奇快,没过多久,赶到东海。

    下方,海岸线绵长,海水碧蓝如洗。

    头顶上方,天空无比低矮,云层翻涌,一条宽阔的河流连接星空和大海,从东海流淌而过,又冲向星空的另一头。

    若是站在太空中望去,看到的画面便是,一条宇宙河流,从白劫星的海面上穿过,又滚滚流淌,延伸向无尽漆黑的宇宙深处。

    白劫星与宇宙河流相比,就像是藤蔓上的一枚果子。

    宇宙河流,是星空中的生命之水,浇灌一颗又一颗星球,孕育出无数生命。同时,又是最伟大的航道,是星球之间相互贸易沟通和人文交流的纽带。

    白劫星的星空码头,建立在东海之滨。

    此刻,一艘星域天舟,沿着宇宙河流,航行出了白劫星。

    在天舟的甲板上,林刻看见了聂仙桑的身影。

    “仙桑!”林刻大喝一声。

    青牛鹏兽的双翼展开,散发出灼热的火焰,冲天而起,越飞越高,奋力去追。

    可是,飞得越高,阻力越强。

    风,割得林刻的皮肤发疼,耳膜似乎都要破碎。

    到最后,林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星域天舟越飞越远,最后,化为宇宙河流中的一粒黑点,消失在无尽遥远的地方。

    至于天舟上的聂仙桑,有没有听到他的唤声,也就不得而知。

    落回地面,林刻找上星空码头的一位负责人,道:“给我一艘星域天舟,我现在就要去太微星域,航行一次需要支付多少枚元晶?多少我都给。”

    宇宙河流的交通运输,几乎完全被三大商会垄断。

    这位负责人,看上去五十来岁,名叫常龙飞,是一位命师境界的强者,属于原始商会旗下。

    常龙飞当然认识林刻,连忙道:“林刻公子,实在对不住,最近各大势力的武者都从阿拉冥山界域返回,然后,很多都去了太微星域,星空码头的星域天舟,已经全部航行了出去。你看,这东海之上,哪里还有一只星域天舟?”

    林刻深深皱眉,问道:“最近的一艘天域天舟,需要等多久?”

    “至少还要等三天。”

    紧接着,常龙飞又补了一句,道:“白劫星与太微星域的繁华地带,离得实在太远,乘坐星域天舟,也需要三个月才能到达。三天后的那艘星域天舟,都是原始商会加派来的。不然,林刻公子想要去太微星域,得等到一个月后。”

    林刻再次抬头望天,只能看见宇宙河流,化为一根白色的线,消失在天尽头。

    河上的星域天舟,早已不见踪影。

    伊人已去,从此星海茫茫,芳踪难寻。

    坐在青牛鹏兽的背上,林刻的心情疲惫、失落、茫然,最后,脸上只剩一抹忧伤的苦笑,自言自语的道:“仙桑啊,仙桑,你心中的结,得什么时候才能解开?师哥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

    回到白帝灵山,接待林刻的,乃是玄境宗如今的主事者,慕容长夜。

    玄境宗的高手,几乎全部陨落,五大元老只剩慕容长夜一人还活着,倒也还能勉强撑住场面。

    回来后,林刻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明白叶双说的“少了什么”的意思。

    原来,生长在白帝灵山上的那株“仙女桑”,一夜之间,竟是消失不见。

    仙女桑,是聂仙桑出生的那一天,突然之间长出来,一天之内,长了百米,可以称得上是罕见的神迹。

    仙女桑的失踪,让整个玄境宗的武者都感到诡异。

    如此巨大的一棵树,怎么可能无声无息被人盗走?

    林刻亲自去了仙女桑曾经生长的地方看过,可以确定的是,它不是被砍掉。地底的根须被全部挖走,只剩一个巨大的坑。

    或者说,不像是被挖走,而是……凭空消失。

    因为没有挖掘的痕迹,泥土中也没有断掉的根须。

    “凭空生长出来,又凭空消失,还真是有意思。”

    正在林刻沉思的时候,站在一旁的慕容长夜道:“还有第二件诡异的事,七彩圣湖干枯了!”

    “哦!竟有此事?”林刻惊讶的道。

    七彩圣湖,乃是白帝灵山山腰处的一座七彩色湖泊,湖畔是历代玄境宗宗主和真人名宿的埋葬之地,等闲之辈,不能进入。

    林刻和慕容长夜来到湖畔,曾经深不见底的湖泊,变成枯湖,宛如一口巨大无比的天井,直通地底。

    向下望去,里面漆黑一片,以林刻真人的目力也看不到底,仿佛有某种奇异的力量在阻挡视线。

    林刻又动用元神去感知,可是探查到百米之下,元神就变得越来越模糊。

    “这里的湖水,也是昨晚消失的?”林刻问道。

    “没错。”

    慕容长夜点了点头。

    林刻抬头,看到湖畔的一座新墓,墓碑上,刻有青莲夫人的名字。

    慕容长夜道:“昨晚只有仙桑在这里守陵,祭奠已故的父母。”

    仙女桑的消失,七彩圣湖的干枯,似乎都与聂仙桑脱不了关系。

    昨夜,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刻再次盯向枯湖之底,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想要弄清楚原因,只能去地底探个究竟。

    地底奇寒无比,只是下落了数十米,光线便是迅速消失。林刻察觉到不对劲,立即激发出一对凤凰羽翼,放缓下落的速度。

    到达地底百米的位置。

    心海中,火焰小鸟忽的惊呼一声:“停下,不能在继续往下,有危险。”

    “怎么了?”林刻问道。

    火焰小鸟道:“下方弥漫着地衣瘴气,赶紧回去,回到地面。”

    林刻向下看了一眼,只见,下方一片黑暗,雾气浓密,视线被完全吞噬。

    紧接着,大脑昏痛,心跳加速。

    来不及继续询问,林刻连忙扇动凤凰羽翼,飞回地面。

    双脚落地,他浑身乏力,差一点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慕容长夜看到他脸色苍白如纸,脸色大变,问道:“怎么了,下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吗?”

    林刻可是真人,而且不是一般的真人,就连他都如此模样,可想而知湖底必定是凶险无比。

    林刻调动日月瑶光气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才缓了过来,没有回答慕容长夜,而是与心海中的火焰小鸟沟通,问道:“地衣瘴气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可怕?”

    “哏哏,这就可怕?幸好刚才你没有直接与地衣瘴气接触,要不然,现在血肉骨头都已经腐蚀融化。所谓地衣瘴气,就是说,即便是地人接触到瘴气,也会融为腐水,只剩一件衣衫。”火焰小鸟道。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