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七章 清晨没有小雨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克斯玛帝国作者:三脚架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克斯玛帝国》 第六九七章 清晨没有小雨
    “奥托回来了?”,马格斯弯腰从脚边猎犬的嘴巴里取出了今天的报纸,一边戴眼镜,一边问道。

    每天早上六点半以后到八点半的这段时间是马格斯最轻松的时间段,没有永远都处理不完的公务来困扰着他,没有各个部门扯皮的事情需要他去调解,更不需要面对外交官拿出来的那一份份令人头疼的外交照会申请。他大可坐在自己的别墅院子里,泡上一杯花茶,让妻子为他做一份薄饼,一边看报纸,一边和比克互动。

    比克就是他养的狗,一条老狗,已经十一岁了。狗的寿命都很短,顶多十三四年,碰到长寿一点的也活不过二十岁。这条叫做比克的狗已经迈入了老年狗生的生活中,它细长的吻上皮毛已经松弛,就连嘴唇包裹下的牙齿也开始松动。在它年轻的时候它是一个棒小伙,在很多次狩猎比赛中为马格斯争取到了极大的荣誉。

    比克是一条纯种的奥塞尔猎犬,奔跑有力并且速度极快,还拥有很好的耐心和咬合力,一般对付五十磅以下的小型野兽一条奥塞尔猎犬就足以独自完成任务。哪怕是五十磅以上的猎物,三五条奥塞尔猎犬便能够完成狩猎,这种猎犬,特别是纯血的猎犬价格不菲,从五百块到五千块不等。像马格斯养的这条叫做比克的猎犬,已经为马格斯的家族服务了至少三百年……。

    是的,从它的祖宗开始,它的家族就开始为马格斯的家族服务,一直繁衍到今天,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

    比克从马格斯的身边慢悠悠的走开,走到离他只有不到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它用鼻子嗅了嗅那双看上去有点熟悉的皮鞋,懒洋洋的倒在草坪上晒起了太阳。它认识这个味道,经常出现在这里,所以它没有露出任何攻击性的行为。

    巴尔低头看了一眼脚边的老狗,朝着马格斯走了过去。天气越来越暖和,人也脱掉了厚厚的外套从寒冬中走了出来,和动物一样每个人都懒洋洋的。如果能够在阳光下晒着太阳阅读一本书,品尝一些可口的小点心,困了之后眯着眼睛就着阳光睡一觉,一定是最舒服的事情。

    他解开了衣服的两个扣子,坐在了马格斯身边的椅子上,还拿了马格斯一份薄饼咬了一口,“他昨天半夜回来的,我让他休息一下,等九点钟之后再去对面报道。”

    此时离奥托去西部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他处理好那边的事情之后就回来了,西部那边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某个不为人知且被忽略的时间点画上了句号,从此戛然而止。处理好那些新移民的安置工作之后,奥托就立刻回来了,他从门农的嘴巴里已经撬不出更多有用的东西,除非以伤害威胁逼迫的手段让门农开口。

    可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就算门农开口了,这些人也未必就会相信他所说的是真的,总要反复验证一下。如果门农在一大堆真实的名单中掺入了一两个他想要干掉却不是血色黎明的人,官方就等于成为了他手里的刀子。尽管这么做并不会为内阁,为这个帝国带来任何负面的影响——其实也会,毕竟出现了吃些抢劫或是入室盗窃致人死亡的事情,人们多多少少还是会觉得治安没有官方宣传的那么好。

    可是马格斯也好,奥托也罢,都不愿意被门农恶心自己,所以他们稍微等待一下,耐心的等待门农自己主动把全部的名单送过来。

    帝国这二十七年里对血色黎明掌握的线索不多的原因,就因为这个组织都是神经病。他们和同一时期那些声名远播的侠盗之类的人或者组织几乎完全的不同,那些组织或许是为了名气,或许是为了财富,或许是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这些人都有着明确的目的性,他们每一次伤害贵族劫掠地方的目的就是壮大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强。

    如此反复许多次之后,尝试着拥有足够和某个小地区对抗的力量,从而想要改变整个帝国的格局。

    但是血色黎明不同,这些人都是神经病,获取财富只是他们在刺杀贵族的时候顺带的一种行为,他们并不会专门为了财富去刺杀贵族,顺手得到的一些财富也不会全部分给穷人,大多数其实还是在他们手里。他们也不是为了名声刺杀贵族,他们对下手的目标没有什么挑剔的,也没有任何的规律,总体来说他们走到哪,就会刺杀当地的贵族。

    他们也不壮大自己的实力,一开始的时候有差不多四五十人,那场埋伏也就是血色黎明最后一次大规模活动的也就五六十人,或者更多一点。他们并不在乎自己手中掌握多少力量,哪怕他们刺杀完贵族煽动领地上的奴隶起义,看上去好像也是顺手做的,并不是有意为之。

    所以说这群人就踏马的是一群神经病,不为钱,不为名,好像单纯的就是喜欢刺杀贵族。偏偏这样神经病一样的风格让当时的贵族和皇室对他们束手无策,完全没有规律和目的性的这里干掉一个哪里干掉一个,布置了很多次陷阱结果对方都已经跑到帝国的另外半边去了。

    他们留下的唯一一个破绽,就是门农。

    门农是奥格丁人,活跃在帝国中部的一个奸诈的马贩子,关于门农的情报和资料比血色黎明中任何人的都要多得多。比如说他经常购买一些生病的马然后用某种植物药剂刺激这些病马的活性状态,让它们看上去非常的健康,然后卖给别人赚上一笔。在以往的档案中,有差不多七十多起马匹交易诈骗案和门农有关系。

    所以当门农主动站到台面上的时候,帝国就在关注他,以及他的人。帝国的情报机构相信门农的手下一定有不少血色黎明的人,但是哪些人是,哪些人不是,就不清楚了。没有门农的配合那些不是的肯定说自己不是,那些是的也肯定说自己不是,当年华特全家被杀他都没有承认自己是血色黎明的成员,可见这些人都是踏马的神经病。

    本来马格斯的想法是杜林既然想要去西部,就给他去,让他和门农斗,以马格斯的眼光看得出门农绝对不是杜林的对手。等门农被杜林赶下台之后,说不定门农恼羞成怒,会给杜林下黑帖。只要他真的这么做了,那么马格斯的计划就成功了。只是让人想象不到的是不需要杜林动手,门农自己就主动和血色黎明的人斩断了关系,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新党的阵营里来,完全出乎了马格斯的预料。

    不过这样也好,一个“自己人”在西部总好过杜林在西部乱来,本来他打算用杜林去对付门农制约前进党在壮大,现在反过来是要用门农和更加纯粹的前进党,去制约杜林的膨胀。

    当然,他并不觉得门农能够撑多久,最多一两年的时间他差不多就会被杜林弄下台。这次西部动荡时马格斯的目光一直在注意西部的局势,当门农出现问题被限制自由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大资本家都没有主动站出来帮助门农解围,不说他们强大的势力和财力是不是真的能够让门农逃脱这次意外,他们可是哪怕连问一下都没有问过。

    门农作为西部资本家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他们的缄默让马格斯想到了杜林,杜林和这些人一定谈妥了什么条件,所以他们选择在一旁看戏。

    以现在门农的局面,他如果不能够把这些资本家重新拉回到自己的阵营里,他很快就会完蛋。

    因为他弄的那个什么“三保政策”,也包括了他和血色黎明直接脱离关系。

    马格斯考虑过,如果自己是血色黎明的首领,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一个知道大多数内情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抹去,特别是他已经出现了背叛的情况,更不能让他活下去。马格斯有理由相信门农并没有给出所有的名单,他手里一定还攥着一份更重要的名单,这份名单被他当做和新党谈条件的筹码。

    老实说,他很蠢。

    马格斯心思电转之间很多东西在几秒钟之内就已经结束了思考,他把报纸打开,看了一眼头版头条,微微摇了摇头,然后把报纸放在了桌子上。

    他的老朋友巴尔拿起报纸瞅了一眼,上面说的是联合建工预计在四月底彻底打穿奥迪斯市西部山脉,实现东西向彻底通车,奥迪斯市将迎来一轮新的发展。在文章的下面还有一个副标题,内容是联合建工又拿下了三个大工程,包括在帝国南方城市与帝国皇家工程学院合作施工建造帝国第一高楼,以及两条总长度不少于一千公里的铁路。

    “我不喜欢联邦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巴尔把报纸丢回到桌子上,气呼呼的看着马格斯,“你应该提交一份法案,禁止联邦商人参与帝国重要的工程。”

    马格斯轻笑了一声,“我知道你在说气话,我们应该认清现实。以前或许我们可以自己玩自己的,但是现在国际上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合作越来越多,孤立只会让我们被淘汰。今天是联邦商人,明天可能是其他国家的商人,这些人以后可能会成为帝国内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

    “我们没有选择拒绝的权力,我们无法抗拒,那就尝试着去引到它!”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