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夜探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欢喜冤家,狼王入帐来作者:雨初晴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欢喜冤家,狼王入帐来》 第653章 夜探
    “那你也先回去休息,我叫清风去打听一下,到时候叫你。”白沐尘并没有松口,提出的条件依然还是要朱如玉休息。

    朱如玉没有办法,也知道对方为了自己好,所以乖乖回屋漱口休息不提。

    后半夜时分,朱如玉迷迷糊糊中听的白沐尘在耳边轻唤自己的名字。她立刻睁开眼眸,看见床帘外烛火已经点着了,白沐尘坐在椅子上,正安静地看过来。

    朱如玉连忙穿衣,将长长的发髻简单地盘在头上,“走吧,王爷,时间不早了吧?——你的伤碍事么?”

    “不用大力气就不碍事,走吧。”白沐尘吹灭蜡烛,与朱如玉一起从窗户上飞跃出去。

    清风、明月等已经在等候了,众人集合起来,直接瞬移出村镇,乘着夜色,沿着一条有些荒芜的土路,来到了一处山坡。

    朱如玉四下望了望,这山坡微微起伏,后面连着绵延的群山,而前面是一条溪流,从风水上来说,倒是一处不错的地方。

    一堵矮墙环绕,里面是大大小小十多座坟头。

    按照顺序,很快便确定了张富户大儿子与大儿媳的合葬墓。

    清风等用铁锹开始挖掘。

    朱如玉立在旁边,暗暗祷告道:“我本路过,听闻此时,便想探知一二,我们此举也是无奈,并非想要扰你清静,若是在天有灵,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意……”

    白沐尘与朱如玉并肩,沉默了好一会儿,他道:“丫头,不必自责,她若有灵,必不会怪罪。”

    朱如玉:“……”

    他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么?自己想什么他都知道?太可怕了吧?

    “妾身只是在想,这母女两人不到一年,前后殒命,应该不是偶然。论人品,人们的评价中,张富户不怎么样,而他的孙女是温柔乖巧,怎么想也不大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听说,大儿媳的哥哥已经递了诉状,状告张富户滥杀无辜,为外甥女鸣冤,大概后日就要升堂审理。”

    后日?看来自己这方有不少时间来准备。

    这边说着话,那边清风等人的进展也是神速。很快就碰到了棺材。

    掀开棺材盖子,众人拿着火把往进靠了靠。

    朱如玉打算靠的更近一些,结果被白沐尘拉住,“先叫清风验一下,他也是行家,你放心。”

    清风与明月借助火把一看,便直接回道:“这妇人是中毒而死,并不是病死的。脸色,手指,都呈现出中毒的痕迹。”

    闻言,朱如玉与白沐尘都靠近查看。

    果然,这死去半年之久的女人,面部青紫,明显就是中毒而亡。

    “王爷,既然大儿媳死于中毒,很可能是被害,而在人们眼里或者传闻里温和乖巧的女孩,会不会在母亲刚刚离世后的几个月,就不顾脸面的与长工有首尾?”

    此时,清风接过话道:“王妃,据说那个长工也承认了,并且说那女孩已经了身孕。所以张富户为了张家的颜面,才痛下了杀手。”

    “长工承认了?”朱如玉水眸闪动着着疑惑。按说这样的罪行应该不会随意乱说吧?

    “嗯,”清风很肯定,“张富户立刻将他解雇了。”

    解雇?同样是**,女的就要杀掉,而男人仅仅是解雇?

    白沐尘沉吟一下,吩咐道:“将这个按照原样恢复,我们再去看看那孙女的尸体。”

    孙女的尸体并不在这个园子里,而是在村镇另一头的一处荒野。算是被弃尸了。

    将坟墓恢复了原样后,众人又在清风的带领下,一路往东赶。终于在一个荒凉角落,看见了一个孤零零的小坟头。

    不知怎么的,朱如玉一看见,心里便酸酸的。这个花季少女,死前不知过着怎样的生活,被自己的爷爷杀死后,丢弃在这荒凉的所在,成了真正的孤魂野鬼。

    这个社会真是奇怪,杀人竟然可以这样的理直气壮,而凶手的行为还要被成为义举。

    其实,女孩未嫁,退一万步来说,如果这个做爷爷的有一点点温情,大不了将她嫁给长工算了,好歹路是她自己选得,以后过的如何最多自己不管就好了,也犯不上杀了亲孙女吧?

    能对一个柔弱的孙女下得去手的,会是什么好货色?

    这个坟挖得更顺利,因为埋得很浅,甚至女孩连口棺材都没有,只是用席子卷了起来而已。

    打开席子,看见眼前的情景,认识见多识广的白沐尘也不由得蹙了修眉。

    火把映照下的女孩,面目凄惨,眼睛微睁,似乎在望着什么,而嘴巴处尽是血迹,嘴角都有些裂开。

    衣衫是半旧的,头发散乱,发髻上紧紧有一只银簪,可见死前死后这个女孩都不被重视。

    清风蹲下身子,拨动了一下,道:“最致命的应该就是这里,被人用尖利的铁器从嘴巴插进去,贯穿到了颈部……”

    “怎么会如此残忍?!”朱如玉忍不住骂道,“简直不是人能做出来的!”

    白沐尘眼底的火光隐隐闪耀,但还是轻轻拍了拍朱如玉的肩膀,“莫急,我们慢慢来。”

    女孩的死因弄清楚了,清风等又将女孩安葬妥当。

    此时,东方已经泛出鱼肚白。

    众人回了栈,休息了一会儿不提。

    等天色亮了,朱如玉便起身简单梳洗后出来。

    一下楼才发现,白沐尘已经坐在那里等着她了。

    简单的早膳后,两人一起出了栈。

    因为两人姿容太过出众——尤其是白沐尘,如临风的玉树,绝世独立,沉默却不失他的高贵气质,一路引得人们频频观望。

    朱如玉一路拉着脸,心情很不好,她的心依然沉浸在看见那女孩的场景不能自拔。

    忽然,一股羊汤的味道,从旁边的小铺子里飘出来,清风刚说了一句“好香”,那边朱如玉立刻作呕,冲到路边树坑欲吐。

    白沐尘见状,忙赶过去,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关切的望着她的反应,“如何?肚子里不舒服么?”

    那一阵阵翻江倒海的作呕感,终于消停一些,朱如玉长长舒口气,“没事,就是忽然觉得难闻……”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