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白雪红汤使人痴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大道朝天作者:猫腻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大道朝天》 第一百一十一章白雪红汤使人痴
    迸的一声沉重闷响。

    淡蓝色的冰川上出现无一般。

    她没有看到百年之前的朝歌城一役,不然就会知道,不管她自己愿不愿意,在某些时刻她与连三月真的很像。

    遮住阳光的那道阴影消失了,那个偷袭的高手通过虚境离开了雪原。

    在那个人看来,赵腊月受了他真性一剑的偷袭,身受重伤,必死无疑。

    就算她是天生道种,身怀异宝,侥幸不死,在这么多雪魅围攻下也没有幸理。

    这里已经是雪原深处,离那座孤高冰峰不远,那人不想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更不想惊动雪国女王,故而一击便走。

    那个人究竟是谁?

    赵腊月已经有了答案。

    昆仑派掌门何渭。

    何渭的境界与她差不多,修行生涯却要漫长很多,在剑道经验各方面都要比她强,更何况今天是趁着她与雪魅苦战之际偷袭,她自然防不住。

    冰川上响着沉重的脚步声,那些雪魅看似缓慢、实则奇快无比地向她这边靠拢。

    赵腊月剑心微转,确定自己伤势太重,无法踏着弗思剑离开,艰难地从地上站起身来,右手重重落在在胸口,无形剑意顺着手指进入身躯里,以极快的速度在经脉里穿行,将何渭残留的阴森剑意暂时镇压下来。

    然后她伸手握住了弗思剑,衣衫无风而动,如烟一般轻掠而前,杀向最近的那只雪魅。

    咔嚓咔嚓无数声裂响,无数冰渣冲天而起,像风沙一般遮蔽住视线。

    赵腊月向后斜飞,撞破那些冰渣,落向了冰川的下方。

    一声闷响。

    冰川下方的雪崖被撞出了一个大坑。

    赵腊月躺在坑底,身上到处都是鲜血,脸上依然没有表情,心想这就要死了吗?

    别人在雪原里遇着危险的时候,都能遇着你。

    为何这时候你不能出现呢?

    好吧,你在朝歌城睡觉。

    鲜血不停地淌落,遮住了她的眼睛,在她的视线里,天地都是艳红一片。

    她抬起袖子,擦掉脸上的血,心想如果你在的话,我不会遇到这样的事吧?

    在她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些雪魅正从冰川上向着地面跳来,正在天空里飘着,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她的视线越过这些雪魅,投向北方。

    在极远处有座孤绝的冰峰隐隐可见。

    她为什么来雪原?

    因为她需要战斗,因为井九曾经来过,因为连三月曾经想做的那件事,但其实这些都不重要,真正的原因很简单。

    她只是想着来人间一趟,总要去看看那座山。

    可惜了。

    ……

    ……

    深冬时节,青山依旧草长莺飞。

    南忘这些年好像是真的在闭关,已经很久没有提出让青山大阵开口放风雪进来的要求。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柳词死了,元骑鲸在朝歌城的缘故。

    缺少了四季变化的青山确实有些乏味,所以当人们听到天光峰顶的那声巨响时,都纷纷驭剑而起,前去查看。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可以聊解修道生涯之无趣,也可以为明年青山大会同门相聚之时增些谈资。

    墨池长老与过南山等人第一时间走出了洞府,带着惊喜望了过去。

    洞府的石门已经被轰烂,满地的野草都伏在了地面,庐下那把椅子被风吹倒在地,看着极为不敬。

    天空里有道飞剑正在飞舞,闪着……无趣的灰色,与灰暗的天空仿佛要融为一体。

    那道飞剑气息澄静至极,境界极高,速度却极慢。看着这幕画面,别的天光峰弟子有些茫然,过南山则是笑了起来,笑容里有着怀念与淡淡伤感,轻声说道:“这家伙果然最像师父啊。”

    ……

    ……

    前任掌门真人的关门弟子卓如岁,在又一次漫长闭关之后,终于成功地晋入了破海上境。

    根据广元真人对他那日剑迹的观察,他的境界甚至不止于此,已经抵达巅峰。

    整座青山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各峰的弟子都来到了天光峰,一方面是恭贺,另一方面自然也是好奇。

    数百名各峰弟子站在峰顶,看着正在与广元真人交谈的卓如岁,眼里满是羡慕与向往的神情。

    那些听说过卓如岁过往事迹的清容峰女弟子们,更是一脸仰慕。

    “卓师叔修道不到二百年,居然便修至破海巅峰,真不愧是天生道种!”

    “这应该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破海巅峰吧?”

    各峰弟子们议论纷纷。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他比掌门真人慢了一年,当然不算。”

    弟子们转身望去,发现并不认识说话的那个人,不知道是哪座峰的同门。

    说话的人是元曲,他说的掌门真人自然说的不是柳词,而是景阳真人。

    听着这话,那些年轻弟子们有些不相信,心想难道这是真的?

    在庐下与广元真人说话的卓如岁看到了元曲,也听到了他的话,直接走了过来,带着些不确定问道:“你没算错?”

    元曲说道:“所有档案我都做了备份,你要不要自己去查查?”

    卓如岁有些恼火说道:“这么认真做什么?再说比师叔祖只慢一年,我还是很了不起啊。”

    元曲看着他微笑说道:“不好意思,你比我师父慢了三年。”

    卓如岁顿时愣住了,半晌后忽然大怒说道:“她人呢?”

    元曲说道:“师父出去了。”

    卓如岁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当年我出关就胜了她,看来她没有自信,这是在避我啊!”

    元曲微嘲说道:“有本事你当着她面再说一遍。”

    卓如岁恼火说道:“我以前是给掌门面子。”

    听着这些对话,那些不认识元曲的年轻弟子们很是诧异,心想这人是谁,居然与卓师叔说话都这般不客气。

    有人低声说道:“这位是神末峰的元曲师叔。”

    那些年轻弟子们的不忿与恼怒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消失无踪。

    神末峰这三个字在现在的青山里有着极特殊的意味,虽然那位传说中的掌门真人一直在朝歌城沉睡不醒。

    “那你来干嘛?”卓如岁连续听到两个不怎么好的消息,顿时觉得人生还是那样的无趣,重新变回从前那种恹恹的样子,没精打采说道:“见不得我开心,故意来闹我?”

    元曲说道:“请你吃火锅。”

    卓如岁耷拉着的眼皮顿时挑了起来,说道:“好。”

    ……

    ……

    顾清不在,神末峰无人操持,那些猴子也不会做火锅,所以元曲带着卓如岁离开青山,去了云集镇。景园很长时间没有住人,顾家也换了家主,但该有的侍奉依然如故,当他们落在那条花溪畔时,火锅刚刚沸腾,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童颜坐在桌边,右手捏着长筷子的最高处,在白汤里慢慢划拉着,慢条斯理的样子,看着着实有些令人心烦。

    卓如岁就很烦这种人,觉得这是对火锅极不尊敬,以前不敢说井九,难道还不敢说童颜?

    “不喜欢吃火锅那你在里面划水做什么?还有,吃饭要等人齐了!当初你在中州派的时候,白真人就没有教你规矩?”

    就这样短短的一句话,卓如岁便已经调好了蘸料,夹起一块毛肚溺死了在红汤里。

    童颜没有理他,收回筷子搁到瓷制的箸枕上,端起一杯清茶慢慢饮着。

    他饮了一口茶的时间里,卓如岁已经吃了那块毛肚,喝了一碗酒,然后看了他一眼,继续攻击道:“你现在境界不成啊……加把劲好吗?我以前还是很看好你的。”

    童颜依然不理他,直到他又吃了两盘肉,才缓声说道:“明年春天方景天要做掌门,你愿意吗?”

    卓如岁听到正事,手里的筷子终于静止在空中,说道:“我自然不愿意,顾清呢?”

    如果青山掌门落在方景天手里,将来不管是他还是顾清想要继承掌门之位都会变得极其困难。

    童颜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卓如岁用筷子夹起一半猪脑花扔进红汤里,耷拉着眼皮说道:“还能怎么办……那就弄一下呗。”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