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7章 宴迎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诡三国作者:马月猴年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诡三国》 第1377章 宴迎
    闻喜县城之外,二十里。

    斐潜终于是看到了吕布和裴俊一同而来的身影。

    人权。

    似乎一直在变,却又未曾改变。

    但是人性却从始至终,未曾改变。

    人总是只想看见自己想要看见的东西,就像是读水浒,很多人只看见了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路见不平一声吼,但是往往把书中讽刺和对于人性的揭露视而不见。

    就像是斐潜最开始对于吕布认知,一开始或许也就是停留在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上面,但是这真的就是吕布?

    吕布是边境出身,但是并非完全不通文墨,否则也不会被丁原聘为主簿,或许并不是那么的精通,但是应付一般的文书应该来说也不成什么问题。吕布说是一个汉人,但是因为并州边境长期是处于胡人和汉人混杂的状态之下,所以吕布身上也有很多的胡人的习惯。

    比如杀丁原,杀董卓……

    这对于胡人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大事情,就像是狼群里面的头狼,在保持着绝对统治和至高无上的权力的同时,也要时刻接受来自年轻雄狼的挑战,胜了,可以继续保持头狼的位置,败了便是一无所有身死道消。

    但是对于汉人来说,吕布这样的行为就等同于背主。

    没人喜欢背主之人。

    曹操当时的提问,其实也并非是在犹豫,而是在试探……

    刘备毕竟和吕布相处过一段时间,虽然有些矛盾和不愉快,但是同样一方面刘备在吕布困顿的时候收留了他,而吕布也在袁术大举来攻的时候化解了刘备的危机,以曹操的疑心病难倒会.容许吕布和刘备光明正大的走到一起?

    刘备义正辞严的说明,只不过是寄人篱下的被迫之举罢了,刘备同样也看出了曹操容不得吕布,所以顺水推舟全了曹操的心意,却背上了许久的骂名。

    或许这就是刘备装疯卖傻,死活也要离开曹操的原因?

    斐潜也不清楚,但是斐潜知道,今天,他必须容下吕布,就算是吕布怀有二心,斐潜依旧要笑着,默不作声的吃下去。

    原因很简单。

    因此见到了吕布的时候,斐潜已经是调整到最灿烂的笑容,以最饱满的情绪,甩镫下马,高呼了一声:“吕大哥!”

    “斐贤弟!”吕布想也没想,也迎了上来,紧紧的握住了斐潜的臂膀,两人相视大笑。

    然而,跟在斐潜身后的杨修的眉头却动了动,微微瞄了瞄斐潜和吕布,看着两人融洽无比的在说一些往昔之事,脸上虽然跟着带了笑容,但是眉眼当中并没有什么笑意。

    杨修忽然察觉到了些异样的目光,顺着目光看去,却看见在吕布身后的一名中年文士朝着他微微拱了拱手……

    杨修微微颌首,也还了一礼,显得温文尔雅。

    两个人似乎在这相互一礼之间,交换了一些什么信息,又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默默的跟在斐潜和吕布身边……

    太史慈在一旁,表示在闻喜县城之内,已经设宴。

    宴会的规格很高,钟鸣鼎食之外,还有斐潜特意令人安排的各种肉食以及利用油脂烹饪出来的新式菜肴。不仅是吕布个人,而且对于吕布带来的所有兵卒也都是如此,虽然不见得和吕布一样那么精致,但是大块肉大碗酒,肉汤馒头都是管够的,倒也是其乐融融的模样。

    开席之时,斐潜请吕布上座,吕布推辞不过,也就坐了,下首的太史慈却有些看不下去,正待怒目站起来要说些什么,却被黄旭给按住了,只能哼了一声,便作罢了。

    陈宫微微扫了一眼,便垂下了眼睑,看了看桌案上的菜肴,默然不语。

    吕布和斐潜的桌案之上是十二道的菜肴,太史慈和裴俊是八个豆盘,陈宫也是,而其余坐在下首陪同的,便是最多只有六个盘子了,甚至远一点的只有四个。

    毕竟斐潜和吕布的身份都是列侯级别,所以在正式的场合,用十二道菜就是礼仪,而太史慈裴俊都算是一郡之长,都算是两千石的大臣,而陈宫么,则算是超规格招待了……

    起初汉代的宴会食物都是很尴尬的,不是烹就是煮,不是炖就是煨,肉干和肉脍齐舞,醯醢盐腌齐飞。至于酒浆醪糟什么的,更是酸寡不定,虽然是属于同一批的,但是味道么,也是只能说求同存异罢了。

    但是今天的宴会,显然是不敢说后无来者,但也前无古人了。虽然菜式可能还是汉代的,但是做法已经大不相同……

    枸豚韭卵,狗?马朘,煎鱼切肝,羊淹鸡寒,桐马酸酒,蹇膊庸脯,腼羔豆饧,彀雁蛋羹,白鲍甘瓠,热粱和炙,清灼胡瓜,盐渍细菘。

    道道都是精品,盘盘都是佳肴。

    吕布显然也是饿了,见到了如此佳肴也是双目放光,双手就没有停过,酒倒满了喝干,如同风卷残云一般,扫荡了一片之后,才算是缓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这个……这个,若有失礼之处,还望贤弟莫怪……”

    “哪里的话,兄长喜欢便好……”斐潜笑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一边说道,“兄长来了河东,那么雒阳之处……”

    吕布端着一杯酒,沉默了片刻,看了一眼在下首的杨修,说道,“某留了些许兵卒……已经派人通知了杨氏之人……”其实吕布不仅仅是通知了杨彪,同样也通知了曹操,至于这两个人会不会打起来,又或是商讨出什么相关的分配方案,吕布就不得而知了。

    斐潜微微点点头。

    “如何不见文远?”吕布环视了一下,转头问道。

    斐潜笑了笑,说道:“文远现于上党,军务繁重,脱身不得,托某向温侯请罪……”

    吕布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哈笑了几声,旋即举杯相邀,说道:“什么请罪不清罪的,哈哈,文远这话说的……喝酒,喝酒……”

    斐潜也一同举杯而饮。

    接下来的时间,两个人几乎就是默契一般,并没有继续说一些什么关于当下的人或是事情的话题,而是将边塞风光,各地风情拉扯出来说,吕布在席上高声畅谈,斐潜也是频频点头,时不时的凑趣几句,倒也恰到好处,不多时吕布便喝得大醉,摇摇晃晃的离开了宴会大堂,到了临时下榻的驿馆安歇……

    ………………………………

    闻喜府衙后堂。

    斐潜也喝了不少,但是因为本身就有所控制,所以并没有喝醉。

    斐潜接过黄旭递上来的温热脸巾,覆盖在面上,揉搓了几下,然后又喝了几口醒酒汤,便说道:“温侯手下安置得如何了?”

    黄旭一边接过了脸巾,一边低声说道:“都安置在城中校场之内。”

    斐潜点了点头。不知道什么原因,高顺并没有跟着吕布到宴会上,而是和普通兵卒一同在校场那边,倒是魏续等人陪着吕布。

    黄旭迟疑了一下,说道:“温侯……温侯今日似乎兴致不高……”

    斐潜挑了挑眉毛,说道:“何以见得?”

    “温侯表面似乎大醉……”黄旭低声说道,“但是我看他离开的时候,虽然故作踉跄,但是下盘依旧沉稳……并非像是一个大醉之人……”

    斐潜垂下眼帘,沉默了片刻,说道:“知道了。”

    黄旭也默默的退到了一旁,他的职责并非给斐潜出谋划策,但是有责任给斐潜讲述一些他说观察到的东西。

    斐潜默默的坐在桌案之旁,托着脑袋沉思。

    说实在的,这一次会面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好,但是也不至于太差,若是吕布一开始就纳头就拜,斐潜说不定还会觉得相当的诧异。

    现在吕布的所作所为,倒是符合一贯以来的印象,但也就意味着,吕布依旧是一个相当不稳定的因素。

    作为一名领袖,考虑问题的方式方法自然不可能像是无产者一样。

    规矩就是规矩,在没有绝对必要的情况下,斐潜并不愿意去随意违背规矩,最少在表面上是要表现的遵守规矩,这样才能让人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若是自己都不遵守规矩了,又怎么能够要求低下的人也遵守规矩?

    历史上但凡是领导者开始不遵守规则,开始肆意打破规则的时候,往往都是造成了社会的极大动荡。

    斐潜还没有准备好迎接这些动荡……

    之前在雒阳的时候,斐潜和吕布以兄弟相称,似乎是平等,现在也是以兄弟相称,也似乎是平等的,但是斐潜知道,人人平等这个词,就算是到了后世,也依旧是一个笑话。人出生开始就是不平等的,相貌,父母等等都是不平等的来源,更何况人性本身就是不患贫而患不均。

    大家一起穷,也可以一起穷开心。

    但是现在明显不对等的情况下,大家就未必能够继续开心得起来了。因此需要更多的手段来制衡,比如规矩,比如征税,比如科举等等。

    可是用什么规矩来束缚吕布?

    缚虎不得不急?

    还有一件事情,陈宫跟着吕布过来了。

    之前陈宫再怎么折腾,也跟斐潜无关,毕竟不是在斐潜的地盘上,但是现在不同了,这个陈宫身上的疑点太多,多到了了斐潜至今都想不明白的程度……

    按照历史上来说,陈宫和曹操是老相识了,否则曹操在杀陈宫的时候,也不会拿陈宫的妻子相威胁,咳咳,这样说似乎有些怪异,但是实情就是这样。

    同时,陈宫也不是那个捉放曹的亭长,他跟曹操的关系,应该从刘岱身故,鲍信等人推荐曹操担任兖州牧的那个时候开始。

    嗯,鲍信之死……

    斐潜轻轻的敲了几下桌案。

    不妨假设一下,如果鲍信没有死,会发生什么情况?

    鲍信统军的时候,曹操恐怕还在守城门,所以在军队上,鲍信比曹操更有威信,至少比那些曹氏夏侯氏的一大帮子都来的要更加强。所以如果鲍信未死,曹操的军权就不可能会一家独大!

    那么说曹操故意害死鲍信?

    斐潜思索了片刻,微微的摇了摇头。

    有这种可能,但是可能性不是很大,曹操最多是顺水推舟,或者是见死不救而已,战场之上瞬息万变,早半刻和晚半刻可能结果就完全不同,如果曹操当时拼命救援,说不定也可以救下鲍信的性命,但是……

    所以这件事情导致了陈宫和曹操开始离心?因为毕竟是陈宫建议鲍信迎曹操作为兖州牧的,至于后面的事情么,就是众人都知道了。

    陈宫来此,是为了继续辅佐吕布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

    斐潜轻轻的敲击着桌案,就像是一只啄木鸟在叩响着树干……

    ………………………………

    吕布当然没有喝醉。

    而且很清醒。

    吕布搓了搓脸,有些难受。难受的感觉并非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他似乎有一种感觉,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以兄弟之间的身份来和斐潜喝酒了。

    虽然脸上在笑,但是这酒喝的并不舒服。

    吕布甚至有些后悔来这里了。

    难倒走上了这一条路,就注定兄弟朋友会越来越少么?

    “温侯……”陈宫坐在下首,四平八稳的说道,“席间温侯上座之时,太史将军多有不满之举……”

    吕布闭着眼,半响才缓缓的说道:“某知道。”吕布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看不见。问题是就算看见了又能如何?跳下去当场撂面子?

    吕布已经是年近四十的人了,就算是再热血鲁莽的少年,到了这个年龄,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自然也渐渐的學会了一些圆滑,但圆滑并不代表心中就是平静如水。

    陈宫继续说道:“温侯,征西将军言谈之间,并无一句安排,温……”

    “不用说了!”吕布紧紧的皱着眉头说道,“某尚未沦落至乞食于旁人!”

    陈宫愣了一下,拱了拱手说道:“如此……温侯暂且休息,某告退了……”

    “嗯。”吕布闭上也眼,却依旧皱着眉头。

    许久许久之后,油灯之内的油终于是燃尽了,灯光摇曳几下之后,熄灭了。吕布坐在昏暗的阴影里,一动不动,只是传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