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勃然大怒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萌宠徒儿国师太妖孽作者:许溪陌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萌宠徒儿国师太妖孽》 第十六章 勃然大怒
    “师父真是可恶,怎么可以不相信我,再也不要相信师父了。”

    明月轻笑看着夜挽歌,这九公主的话,就不能太当真,她说再也不相信国师大人,可是每次除了国师之外,她也不会相信其他的人。

    所以说,九公主现在,顶多就是生生小气,和国师,还不是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笑什么?”夜挽歌扭头看着明月。

    “公主,奴婢是在想这国师大人一会儿要过来找您怎么办?”

    “他找我干什么?”

    “当然是道歉啊。”

    夜挽歌扭头一哼,道歉,谁需要!

    她才不要接受师父的道歉。

    “他找我我就一定要见他吗?再说……”

    “九公主,国师来了……”

    呃~夜挽歌收回了接下来要说的话,平日师父都是自己一嗖就进来了,怎么今天,居然从大门进,还通报?

    “国师大人啊。”明月拖长了尾音:“公主刚刚说了,不见。”

    不见?小丫头疑惑的看着她,这九公主今天是转性了?

    居然跟国师闹起了性子?

    “等……一下。”夜挽歌咳嗽了两声。

    明月憋住笑意,她就知道九公主一定会见的。

    “既然是来道歉的,不如就让他进来吧。”

    凤栖大步悠悠的走了过来,这小徒儿,还真的耍起了小性子。

    唉~这丫头的性格,还是一如既往的急躁。

    “参见国师大人。”

    凤栖玉手一台,其余的人心里一名,轻轻退了出去。

    凤栖向前走了几步,原本清冷的眸子温柔似水,淡淡的看着夜挽歌。

    “为师这是哪里惹得你不快了?”

    哪里不快你不清楚吗?夜挽歌瘪着嘴。

    凤栖弯起嘴角:“为师还真不清楚。”

    “为师,为师。”师父还知道你是我的师父啊。

    凤栖摇摇头笑了起来:“你说说为师是怎么不当自己是你的师父了?”

    “明知故问。”夜挽歌小声嘟囔道。

    “师父,外面那些侮辱师叔的流言,真的不是我说的。”

    “我知道”

    那你……你还怪我!

    “阿九,为师不是怪你说绯萝的坏话,而是绯萝,她跟我不同,在为师的面前,你可以放肆,甚至可以忤逆为师,但是玉绯萝她,毕竟是前辈。”

    夜挽歌作势听懂了他的话,认真思考了一番,随即便点了点头。

    “不生为师的气了?”

    “我本来……就没有生为师的气呀。”

    “好,好。”凤栖的眸子焕发出异样的光芒,最后在夜挽歌甜甜的笑意中轻轻抚上她的头发。

    阿九,阿九。

    如果你能永远这样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多好。

    夜挽歌眼睛弯的像月牙,仰着头看着凤栖,真好,师父相信她。

    真好,师父也一直在她的身边。

    那么身边的所有事,都算不得是事了。

    玉绯萝紧紧捏住自己的手,看着水中折射出的一幕,气的整张脸都变得铁青。

    咬牙切齿,恨不得过去杀了夜挽歌。

    轩辕凤栖,你也有这么一天,低声下气的去哄一个人。

    你居然会卸下自己的高傲,去哄这么一个丫头。

    那我呢?我算什么?

    不,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结果发生,轩辕凤栖,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玉绯萝的眼中闪烁着红色的光芒,浑身散发着怒气,这都是你们逼我的,可怪不得我!

    “奴婢……奴婢真的没有想到,一早进来,就……就看到太后娘娘她……”丫鬟泣不成声,重重跪在了地上,也不敢抬头看着面前的几人。

    “岂有此理!若不是你晚上没有守好,母后又怎会出事,居然还敢在这里辩解。”

    玉贵妃咳嗽了两声,心里一阵窃喜,这个该死的老巫婆,终于死了,可太是称心如意了。这样一来,整个后宫还有谁敢与她为敌。

    哪怕是皇后,一下死了哥哥,一下死了姑姑,这好日子,怕是也到头了。

    “陛下,臣妾看太后八成也是身子骨差了,自从上次南凌王出事后,她的身体状况就与其俱下,如今可能是身体再也不堪负荷了吧,臣妾……”玉贵妃作势便哭了起来。

    “胡说,姑母的身子一直很好,就算是因为哥哥的事情伤感,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如今怎么可能就这样出事了。”

    “那娘娘您的意思是什么呢?总不会还有人来刺杀太后娘娘吧,话说这现在刺杀太后娘娘有什么用?”

    凤栖俊脸上的表情颇为凝重,的确,现在没有人有理由来刺杀她,就算是刺杀,那也应该会有一点伤口,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凤栖抬眸看了一眼,身体上没有任何伤口,屋内也没有用毒的迹象,而且皇太后的眼睛,就好像深深凹陷进去了一样,睁得大大的,好像看到了什么惊恐的场景。

    凤栖玉手一挥,什么场景能让一个人的大脑神经都处于紧绷状态,并且久久得不到缓解?

    微微闭上眸子,试图回忆起这里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可是半天,他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那么,这就不是单单的死亡原因了,不然他不可能看不到。

    “国师大人,是不是你也觉得姑母的死因有蹊跷。”皇后迫切的看着凤栖,看样子应该不是简单的死亡吧。

    “皇后娘娘多虑了,本尊只是在想,该何时下葬太后娘娘而已。”

    皇后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又静静收了回去,蹲在了太后的尸体面前,心里无比伤感。

    凤栖突然闻到了一股气息,忽远忽近,又好似在他的周围飘离。

    这是……鬼魅的味道!

    而且不只是一只鬼魅,还有一群鬼怪。

    叶辰幽!凤栖看向窗外,依旧是碧海蓝天,他的心情却沉重了起来。

    叶辰幽为何要来这里?难道他还是为了报仇而处置了皇太后?可是既然如此,他为何不连皇帝一下子处理了?

    凤栖薄唇紧抿,羽睫微颤,看来有些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玉绯萝推开门,便看到夜挽歌趴在床上睡着了,幽幽的走过去,她不得不承认,夜挽歌还有可以跟她媲美的容貌,只不过她现在还没有长大,所以显得也不那么明显。

    这样一个人,留着迟早是个祸害,不如……玉绯萝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不如杀了她。

    只要杀了她,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只要杀了她,凤栖就可以跟自己在一起了。

    玉绯萝咽了口水,右手催动功力缓缓扬起,一道白光乍然出现,慢慢向夜挽歌覆盖给了过去。

    杀了她,杀了她,玉绯萝只觉得此时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在控制着她,杀了夜挽歌,杀了她。

    玉绯萝的手还未碰到夜挽歌的一瞬间,却猛地被她头上的白玉簪给打了回去,玉绯萝吃痛退了回来,手大力撑在了桌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该死!她一掌打在了桌子上,轩辕凤栖,你居然连我都防!

    夜挽歌缓缓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着床边不远处好像有一个人的身影,便慢慢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再仔细一看,发现是玉绯萝,心下吃了一惊。

    “师叔?”

    玉绯萝扭头,直勾勾的看着夜挽歌,也不说话那种眼神,却让夜挽歌感觉到了莫名的心慌。

    “师叔,您怎么来了?”夜挽歌走下床,穿好鞋子,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我本来只是打算坐坐的,没想到这坐着坐着就睡着了。师叔您有什么事实吗?”

    “难道只许你师父来看你,我这个师叔就不行。”

    夜挽歌急忙摇了摇头:“不,弟子不是这个意思,弟子只是问问……”

    “好了,快把自己整理好,我要带你出去。”玉绯萝急促的说道,不肯耽搁片刻。

    带她出去?夜挽歌奇怪的看着玉绯萝,他可不认为师叔找她出去会有什么好事情,不过出于礼貌,她也不好推却,只好应和了两声。就快速去收拾东西跟着玉绯萝走了。

    “师叔,这是哪里呀?”夜挽歌疑惑的看着眼前一片薄薄的雾,就好像混沌初始。她看不到周围的景色,看不到其他的物体,只能紧紧的跟着玉绯萝,她也不知道玉绯萝要带自己去哪里,只希望不要把她随便丢在这里就可以。

    “别吵!”玉绯萝加重了语气,慢慢向前走着,她可是冒着违背天规的危险带这丫头来到天庭,可不要辜负了她的一番心思。

    这丫头,最好能明白,早早的离开凤栖。

    不知道走了多久,玉绯萝终于停住了脚步,纤细的手慢慢拨开了眼前的雾,看了一眼身后的夜挽歌,道了一句:“紧紧跟着我。”然后便继续向前走着。

    “这是……”夜挽歌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只见远处的高台上,用巨大的两条铁链锁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天空上响雷大作。

    在他们上方,漂浮着一个长的奇形怪状的两个人,夜挽歌看着他们,倒是像极了传说中的雷公电母。

    不,根本就不是像,夜挽歌心中一冽,眼前的这两个人,明明就是雷公电母。

    那绑在石柱上的一男一女呢?他们是什么人?为何要遭受如此惨痛的电击?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