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突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重生空间打造医女神话作者:月莲花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重生空间打造医女神话》 冲突
    林爱芒转念一想,不对啊,如果明天种,自己该什么时候过来浇水?林爱芒之所以对这个季节种葡萄还很有信心,只是因为,自己有空间水这个作弊器啊!

    要是自己没有办法过来浇水,要是葡萄都死掉了,自己找谁哭去!

    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林爱芒沉思着,在山上绕圈,想办法。

    然后,她看到了山上的水池。

    水池干了,所以,泉眼涌出来的水流就全都流进水池,再通过水管,输送到山下。

    现在,水池里的水才刚刚蓄满了半水池,输送到山下的水管上面的阀门拧得紧紧的。估计要等到水池里的水满了,才会打开阀门的。

    林爱芒漫无目的地看着这些东西,非常苦恼。

    想不出法子,她找来阿强问:“到时候山脚下的葡萄该怎么浇水?”

    阿强奇怪地说:“不是用喷灌吗?小姐姐,这是你吩咐的啊。”

    林爱芒点点头,“哦”了一声,停了一会,又问:“喷灌的水从哪里来的?”

    阿强担忧地说:“小姐姐,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我们下山去吧。”

    林爱芒莫名其妙地看了阿强一眼,说:“我们不是在说喷灌吗?怎么说到我的身体了?”

    阿强语重心长地说:“小姐姐,身体不舒服就不要过来了,我会把这边的事情管好的,你放心。”

    林爱芒生气地说:“好好说话!我就问一下喷灌的水——”她自己停下来了。

    然后,林爱芒脸上都红通通的,自己是怎么回事呢?喷灌的水当然是从水池来的呀!

    林爱芒转身就往水池边上走。

    阿强呆呆地跟在后边,小姐姐脸上红红的样子真可爱!

    林爱芒粗声粗气地对阿强说:“你先下去,我在这里坐一下,等会儿再下去。”

    阿强以为林爱芒是刚刚恼羞成怒了,也没有多想,女孩子就是脸皮薄,其实自己真的没有想要笑她,真的是担心她身体不舒服,才会问这样的问题——好吧,她想要自己呆在这里就呆着吧,这山上非常安全,也不会出什么事。

    阿强离开了。

    林爱芒看看山上,没有什么人;看看山下,大家都干得热火朝天。

    嗯,林爱芒赶紧带着一个工人留下来的大桶就进了空间,洗干净桶,她力气小,就盛了半桶水提出来,倒进水池。

    就这么来回折腾了好几趟,她估摸着,这些空间水虽然“浓度”低了些,但是,应该能够起到一些作用吧。

    这一次就先这样,估计还是可以养活葡萄的吧?如果不成的话,自己再用空间水浇一浇,或者再不行,自己今天先把葡萄苗拔出来,用空间水泡上!

    吸足了空间水,总可以活了吧?!

    林爱芒打定主意,就下山来了。

    她去找了陈定越,告诉他,明天就可以开始种葡萄了,并且,一定要用水池里的水来浇灌。

    跟陈定越商量好了,确定明天一早过来送葡萄苗,确定了种苗一棵多少钱——当然,陈定越从上一次合作就让林爱芒看到了他的认真与诚意,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说,村子里的人不认真种,陈定越会让他们过关。

    林爱芒看看时间差不多,就到公路旁等黄梓扬了。

    回到水果市场的房子,林爱芒动作迅速地开始摘水果,搬水果,忙碌得很。

    等到这些事情做好,她就开始读书、练字、弹古筝,背药书。

    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自己需要呆在空间的时间很多,可是,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自己躲起来。

    林爱芒叹了一口气,要不,自己再去租一间房子,就在学校附近?可是,自己消失的时间太长也是不行的。最好的办法是,就在学校里找一间。

    林爱芒头疼了,说实话,如果是赵文宇还在学校,大概自己还可以找他,现在,现在,根本就没有这种可能!

    黄才平看自己的目光简直可以说是不满到极点,其他老师也因为自己跟郑子斌走得近,看自己的眼神非常复杂,有轻视,有漠视,有鄙视,有忽视,有厌恶,种种,就是没有一种是喜欢。

    虽然自己知道这不能怪自己,可是,事已至此,难道自己还找人解释啊?再说,现在自己的确是承担下郑子斌的“教育问题”啊。

    林爱芒一拍脑袋,如果自己不需要去学校,时间可以自由些,不就可以了吗?

    然后,她又叹气了,自己不去学校,林奶奶她们肯定要吓坏的,以为自己病了。这真是一个馊主意。

    如果,如果,自己可以证明自己成绩不错,是不是学校可以对自己开一下绿灯?

    林爱芒自己先泄了气,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谁敢这样答应下来?

    只能继续这样,走一步看一步。

    这个时候,林爱芒才觉得自己才十五岁,实在是太小了!做什么事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林爱芒出了空间,就拿起初三的课本来读。只有这个,才能正大光明地拿出来读啊。

    司机到了,把水果接走,又把货款拿给林爱芒。

    林爱芒给钟伟杰打了电话,了解了一下昨晚到今天水果的销售情况,问问钟伟杰,这样的方式行不行。

    听钟伟杰确定暂时这样做,林爱芒才放下心来。

    回到祖师公堂,林爱天的视线投过来,林爱芒竟然有些愧疚,他这么半个月回来一趟,自己却没有办法多跟他说话,要忙自己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对不起他。

    所以,林爱芒走到林爱天身边坐下来,取出自己带回来的葡萄,拿出一串放在他手上,说:“天哥哥,你尝尝。”

    林爱天看她这么一副带着一点小讨好的模样,心早就软下来了,说:“好,我尝尝。”

    他摘下一颗,放到自己嘴里,他笑了,说:“真好吃!小芒,你吃。”

    他把剩下的那串只摘了一颗的葡萄放回林爱芒手中。

    林爱芒摇摇头说:“这串给你吃。”

    林爱天摘下一颗,塞进林爱芒嘴里。

    林爱芒只好吃了起来。林爱天看着她的嘴,心里非常满足。

    林爱天还要给林爱芒摘葡萄,林爱芒摇摇头,往墙上靠。

    林爱天放下葡萄,俯身看着林爱芒,柔声问:“很累?”

    “不累,就是觉得懒。”林爱芒诚实地说。自己的确是懒,只是那么动一动,摘水果,搬水果,就觉得好像做了好多事情一样。都是被惯坏了啊。

    林爱天轻笑起来。

    林爱芒看着他不同以往、没有一丝沉重的笑脸,忽然觉得,林爱天实在是很帅气,他这么轻松的笑,真的会让人心动。

    然后,林爱芒心里就有些心酸酸的,这么好的男孩子,到时候会落到谁手中呢?怎么有一种“吾家有男初长成”的不舍呢?

    唉,有了媳妇,大概就不会这么疼我们了!

    林爱芒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她开始体会到那些“小姑”的心态了!

    林爱天瞧着她变来变去的脸,非常好奇,这个小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呢?看着自己的眼神实在好奇怪啊!

    他低低地问:“怎么了?”

    连声音也这么好听!又好看,又帅气,又能干,还心疼人!怎么越数越觉得舍不得啊!

    然后,林爱芒就不经头脑思考地说:“要是你有了媳妇,还会这么疼我们吗?”说完,眼睛还眨巴眨巴地看着林爱天。

    你叫林爱天怎么受得了!

    这样刺心的话,这样无辜可怜的小眼神!

    林爱天想要狠狠地抱住她!想要掏出自己的心肝给她看!

    可是,他只是深深地呼吸,用自己略微粗糙的手指轻轻地把林爱芒脸旁边的碎发捋到耳朵后,又用自己的指腹轻轻地抚过林爱芒的苍白的脸庞。

    他的声音很小,很低,如同一阵风吹过,然后,再也消失不见。“会更疼你。”

    林爱芒依然眨巴着眼睛,好像听见了他的话,也好像听不见他的话,好像听明白了,又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林爱天很想说得更清楚,但是,他不敢!

    是,他不敢。

    林爱芒对他来说,是一个梦,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女神。

    在林爱天还没有能力让林爱芒过上更好的生活之前,他不会说!

    在没有确保自己可以好好地照顾林爱芒之前,他不会说!

    这是少年心中一个秘密,他只愿,有一天,可以大声地宣告!向全世界宣告!

    但,不是现在!

    林爱芒迷惘地看着温和中带着郑重的林爱天,刚刚,有什么发生了,可是,又好像没有发生——

    林爱天拍拍林爱芒的手,坐直了身子,说:“乖,快吃饭了。”

    发生在这个角落的事情没有被人发现,只是深深刻在林爱天心上。

    周日,六点,林爱芒就起床了,跟孩子们一样,早早就起床干活。

    不过,她吃完饭,跟林爱天说了一声,又偷偷拿了钱放在林爱月那里,叮嘱她把钱拿给林爱天,就自己到路上拦了一辆早早出来载客的三轮车,快快赶往水果市场那边的房子了。

    林爱芒忙着摘水果,忙着拔出挺高的葡萄苗,先把葡萄苗泡在水里,才继续种其他果苗。

    看看时间差不多,她又赶紧把葡萄苗拿出来,装在几个大竹筐里,搬了出来。

    林爱芒一边念叨着“浇水,施肥,拔草,捉虫”,一边工作,忽然,她停了下来,对啊!除了浇水,还应该施肥!

    肥?有什么肥?用什么肥?

    林爱芒笑得很得意,空间出产,用什么肥?当然是空间土了!

    说干就干,林爱芒用之前零售水果剩下的那些大大的塑料袋在空间里装上满满的土,再费劲地搬了出来。

    哈哈!

    林爱芒得意得很,有了这稀释的空间水来浇灌,再用上空间土来施肥,就算葡萄长得不如空间出产,总可以活了吧?

    林爱芒赶紧开门,拦了一辆三轮车。

    幸亏现在还早得很,才六点多,这么一整排都没有人开店做生意呢。所以,林爱芒的“小动作”根本就没有人发现!

    就这样,林爱芒的葡萄苗和新型“肥料”就那么装上三轮车,运到福联镇她的庄子来了!

    虽然时间还早,可是村子里的人已经起床了,昨天陈主任可是说清楚了,今天要给小芒种葡萄!所以,林爱芒到的时候,那些被陈定越选好的人都已经带着工具,精神抖擞集中在庄子里了!

    看到三轮车,大家齐心协力就把葡萄苗搬了下来。

    林爱芒指着这些塑料袋对陈定越说:“陈伯伯,这些是研究所特制的肥料,只能用这些肥料,不能用其他肥料;只能用水池里的水,不能用其他地方的水。”

    看林爱芒这么严肃认真,陈定越也不由得非常认真地说:“放心吧,小芒!”

    林爱芒点点头,站到一旁,听陈定越给那些人布置任务。然后,大家领了任务,就抬起竹筐,提起肥料,往山上走去。

    这些葡萄苗,按照林爱芒的想法,是要从山脚下往山上种的。并且,要种在向阳的地方。

    为了节省时间,也为了让更多的人都有这“额外收入”,所以,陈定越找来的人手很多,几人一组,分一层,所以,林爱芒这么从山下看上去,每一层都有人在劳作。

    阳光下,呈现出一种欣欣向荣来,让林爱芒心中也充满了激情。

    种葡萄其实花不了多少时间,不过,林爱芒要求每一棵葡萄都要相同的距离,种好了,还要给葡萄搭上架子,再浇水,施肥,所以,花的时间就长了不少。

    幸亏几人一组,分工合作,倒是做得很好。

    林爱芒微微眯起眼睛,非常满意。既然这样,接下来的庄子里的其他工作,都可以交给他们去做。

    林爱芒上山去看,这个时候,她才发现,陈定越在每一层的出口处,都插着一块牌子,上面是一个人名。

    “陈伯伯,这是什么?”

    “哦,这是这个组的组长,过几天葡萄活了没有,一查就知道是谁种的,这么插牌子,省得到时候多话。”陈定越很满意自己的好办法。

    林爱芒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这个陈定越挺能干的!他年纪也不是很大,为什么只是一个村主任呢?

    林爱芒没有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反正有陈定越就好。

    她急着坐上三轮车,往博雅斋去了,师父说了,今天给林爱芒上完课后,他就要回省城去了,可能要有一段时间不回来。

    所以,今天一定要多学些知识,或者请师父多讲一些内容,留着自己慢慢消化。

    不只是林爱芒这么想,周秉宏也同样这么想。他对林爱芒是越来越满意,可是呢,自己留在老家时间也太长了,不得不到省城去了。

    再说,现在小芒也开学了,没办法天天过来学习,自己留在这个地方就有些没有必要。

    现在先暂时停止上课,但是,每一周还是要让小芒过来,最少把字拿过来让自己的妹妹和妹夫看看,指点一下也是可以的。

    周秉宏这样计划着,所以今天除了中午吃饭,他几乎是想要用倒,把自己头脑中的知识都倒进林爱芒耳朵里!

    周姑姑和钟姑丈两人又好气又好笑,时不时地上来让周秉宏休息一下,可是呢,周秉宏想要休息,林爱芒还不同意呢!

    周姑姑假装生气地说:“你这孩子,怎么不识好歹?有你这么学习的吗?”

    林爱芒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神情却非常坚定:“姑姑,我不累,师父下一次过来,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我不趁着现在多学一点,要很久以后才能继续学习,这样不好。”

    钟姑丈摇摇头说:“小芒,我们知道你爱学习,但是你这样,真的学得进去吗?”

    林爱芒点点头说:“学得进去的。我都记在头脑里呢。”

    这一下,连周秉宏都意外了:“小芒,你全都听懂记住了?”

    “师父,是全都听懂记住了。怎么了?”

    “好!好!好!真不愧是我周秉宏的弟子!”周秉宏得意地说,一连用了三个好。

    他想了想,说:“小芒,你今年初三,高中就到省城上学吧。”

    “省城读高中?”林爱芒吃惊地重复,怎么想都没有想到去省城啊。至多,自己就想到去私立学校或者邻市那所公立学校,从来没有想到一下子跳到省城去。

    “对!到省城,为师不用两头跑,你也可以接触更多的人,见识更多的世面,对你的学习大有好处。”周秉宏郑重地说,“小芒,你跟你奶奶商量一下,再做决定。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好好考虑。”

    周姑姑有些忧虑,如果小芒去了省城,她的病——不过,她的病正好可以好好地治!所以,这么一想,她倒是赞成了。

    “对,凭小芒的能力,应该到省城读高中!到时候,我和你姑姑把店关了,也到省城去,你就住在家里!”钟姑丈已经考虑到很长远的事情了。

    周秉宏点点头,说:“嗯,说得对。小芒,你只要用功读书,其他事情就不用理了!”

    林爱芒看着这几位为了自己尽心尽力的长辈,眼眶都红了。她只会用力地点头,一遍遍地重复说:“谢谢!谢谢!”再也不会说其他话了。

    “傻孩子。”周姑姑也有些哽咽。

    课一直上到下午。

    林爱芒才肯回家。

    当然,林爱天已经被学校派来的车接走了。

    林爱芒没有把师父的话告诉奶奶,因为,她觉得自己现在还是要认真学习,只有等到自己的成绩、自己各方面的事情都安排好,自己才会放心地离开这里。

    星期一,林爱芒几人到了学校,就匆匆忙忙放下书包,因为今天要举行升旗仪式。

    郑子斌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看到林爱芒,眼睛一亮,坐直了身子,兴奋地说:“林爱芒,我给你记笔记了!”

    林爱芒一愣,想起上周五的事情,她点点头说:“谢谢你啊,你怎么还坐在这里,今天要升旗。”

    郑子斌理所当然地说:“等你啊。”

    林爱芒一愣,说:“走吧。”

    郑子斌听到命令,这才起身,跟在林爱芒后边到外边排队去了。

    林爱芒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这个混小子!

    两人出去,初中排队都是先到的排在前面,后来的就排在后边,结果两人就排在后边。

    黄才平从前面慢慢地往后边走,一边走一边清点人数,视线扫到两人,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又把视线移开了。

    后边,站着的是学校的老师。

    林爱芒静静地站着,一点都没有理会,自己跟郑子斌站在一起,有多么显眼。

    一个年轻的老师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两人。

    郑子斌想要跟林爱芒说什么,林爱芒竖起食指,示意他安静。他就安静下来,留着话等会说。

    这位年轻老师全都看在眼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到,郑子斌对林爱芒的听话、顺从。

    要说郑子斌对林爱芒没有什么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这个女孩儿,到底身上有什么魔力呢?

    想起周末,自己见到的“客人”,以及他对自己的请求,这位老师更是叹了一口气。

    他叫郭彦州,跟赵文宇是朋友,是很好的朋友。教林爱芒他们班的化学。

    初三才开设化学课,所以,这个学期他才接触到林爱芒。不过,从上一个学期期末,他就已经从赵文宇口中听到了很多林爱芒的事情。

    他知道林爱芒身体很不好。

    他知道林爱芒很坚强。

    他知道林爱芒勤工俭学——赵文宇把林爱芒卖水果的事情告诉郭彦州了。

    他知道,林爱芒不动声色就拒绝了赵文宇。

    林爱芒,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

    同时,也是一个很可怜的孩子。

    但是,为什么自己看到的林爱芒,是一个带着一种魔力的神秘女孩呢?她就这么短短几天,把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她身上,并且,收服了混世魔王!

    混世魔王有多混,郭彦州知道。

    郑子斌有多听林爱芒的话,郭彦州不仅听说,并且眼见。

    这个女孩儿,真的值得自己的好朋友一次次从市里跑回来吗?

    却不敢见这个女孩儿,只是一遍遍地拜托自己关照她,再多关照她!

    看到自己的好朋友憔悴的脸色,叫郭彦州怎么看这个女孩儿!

    他真想让赵文宇过来看看,看看郑子斌是怎样听话!

    叫郭彦州怎么相信,林爱芒什么都没有做就让郑子斌听话!

    坏女孩。

    他只能这么想。

    所以,林爱芒,危险了。

    被老师无视,林爱芒还会庆幸。可是,被老师视为眼中钉,她还能怎样?辩解?驳斥?

    林爱芒啊林爱芒,你会怎样做?

    回到教室,郑子斌就拿出自己的笔记,献宝似的拿到林爱芒面前说:“你看看,我记得好不好?”

    这种行为要鼓励!所以,林爱芒翻开来,认真地看了好一会,才说:“很好!继续发扬!”

    郑子斌笑得两排洁白的牙齿闪闪发亮。

    黄才平上课时说了几件事,一,本周六开始要补课,补课要交钱。二,周三是中秋节,考虑到初三学生具体情况,就不放假。三,周五、周六要进行摸底考试,要根据考试情况进行排名。

    林爱芒一听这话,就开始头疼起来。怎么办?周六补课的话,水果怎么办?周五周六要考试,水果怎么办?幸亏师父到省城去了,要不然,自己连上课都没有办法!

    下午,林爱芒就到水果市场那边去了一趟,现在,只有这里是她独立的空间了。

    拿出大哥大,跟钟伟杰说了一下情况。

    钟伟杰沉吟了一下,问:“林小姐,明天周二下午可以运水果吗?周三是中秋节,水果销量会比较大。”

    林爱芒知道这也是特殊情况,估计前天运过去的水果已经销售得差不多了,钟伟杰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说实在话,这样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就是自己明天又要请假了。

    “好,明天下午。下一次是周日下午吧。总请假也不成。”

    钟伟杰答应了。临挂断电话,他又问了一声:“您那些营养品吃完了吗?”

    林爱芒一愣,想起被自己丢在空间某个角落的营养品,说:“还有呢。”

    钟伟杰停了一下,说:“林小姐,一定要继续吃。好了,不影响您学习。再见。”

    “再见。”林爱芒想,他这一次倒是挺干脆,耸耸肩膀,她就进入空间开始忙碌了。

    林爱芒一直呆在空间里,一个小时后,她才出来回家。

    林爱月有些担心摸底考试,林爱芒安慰她说:“放心,月姐姐,你暑假都有认真复习功课,一定会考出好成绩的。”

    林爱月还是很担心,摇摇头,吃完饭就去埋头读书了。

    林爱芒只能跟着林爱月,给她画了些重点,让她有针对性地复习,才离开去安排孩子们干活了。

    周二下午,林爱芒对郑子斌说:“我要出去——”

    郑子斌有些担心地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有事。”

    “嗯,你放心,我会给你请假,会给你记笔记。”郑子斌说得很顺溜。

    林爱芒笑着点头,就离开了。

    她已经跟林爱月说好,也拿了她的自行车钥匙,就去车棚取车了。反正是下坡路,也没有人担心她累着。

    她刚刚推着车要出来,就听到一个声音说:“你无故旷课,就不怕记过?”

    林爱芒回头一看,喊了一声:“郭老师,您好。我不是无故旷课,我请郑子斌同学帮我请假了。”

    “林爱芒,郑子斌很听你话啊。”郭彦州的话里夹杂着一丝怒气。

    林爱芒微微皱眉,这个郭彦州是怎么回事?这话听起来有些刺耳了。不过,这个时候不是跟老师分辨清楚的时候。

    林爱芒礼貌地说:“郭老师,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休息。再见。”

    “林爱芒,如果我说,我不同意你请假呢?”郭彦州慢慢走过来,站在林爱芒的自行车前面。

    这就不是一个老师对学生正常的态度了!林爱芒冷静地说:“老师,我身体不舒服,不可以请假吗?”

    “身体不舒服?你有医生的病假证明吗?”

    这是跟自己较上劲了?“我会补一张证明来。老师,现在可以让我回家了吧?”

    “身体不舒服,作为老师,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学生身体不舒服,要是学生在路上发生什么事情,老师该怎么办?走,我陪你去医务室。”郭彦州握住林爱芒的车把。

    看样子,他是跟自己过不去,不让自己出去了。林爱芒安静地说:“老师,能麻烦您送我回家吗?作为一名关爱学生的老师,相信您也听说过,我得的是绝症,家里有暂缓痛苦的药物。请您送我回家吃药吧。”林爱芒只能赌了。

    绝症?真的假的?郭彦州有些不相信,听说是生了病,但是生的是什么病,没有人知道。连赵文宇也不知道。谁知道是真是假?

    郭彦州沉下脸,松开车把,说:“你可以离开这里,我也可以行使我老师的职责。你自己选择吧。”

    这就是说,自己走,他就记自己无故旷课?

    林爱芒静静地看着郭彦州的眼睛。

    郭彦州也看着林爱芒的眼睛,但是,他的心中极不平静,他的眼睛里也涌动着风云。厌恶,怒气,不平。

    林爱芒微微颔首,说:“对不起,老师。今天我的确有事,不是发病。我欺骗了您,是我的错,但是,我现在必须离开。我接受您对我说谎的处罚。再见。”

    林爱芒推着车继续往外走,走出去,骑上车,离开。

    郭彦州吃惊地看着林爱芒的身影,他忽然觉得,这个林爱芒虽然可恶,但是,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不过,该受到的惩罚还是要受的!

    周三是中秋节,林爱天没有回来。他们也一样需要上课。

    早上,林爱芒到教室,郑子斌就问:“你事情解决了?”

    “嗯。”

    “昨天你出去的时候遇到姓郭的了?”

    “嗯。”

    “你怎么老是嗯?我告诉你,姓郭的对你有看法,他可能要整出什么事来。”郑子斌气愤得很,不过,他马上又安慰林爱芒:“不用担心,我去跟他谈谈——”

    “不要!”林爱芒这下有些着急了,好不容易郑子斌才稍微改掉动不动就惹事的做法,现在又要重新拾起来不成?

    “为什么?我给你请假了,他还要出什么幺蛾子,我哪里能让人欺负你!”

    “郑子斌!你听不听话!”林爱芒气恼地说。

    “我听话!我听你话也不是这么听的!”郑子斌也生气了!要是看着人欺负林爱芒,自己还不如吊死算了!

    林爱芒无奈地说:“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呢,我等一下去找郭老师解释一下,你不要惹事,我现在已经觉得很烦了。乖一点,让我放松一下好不好?”

    郑子斌抿紧嘴唇,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问:“你没事吧?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你乖乖学习上课记笔记写作业,就是帮我忙了。”林爱芒疲倦地说。树欲静而风不止。自己想要好好过完初三,也那么难吗?

    郑子斌深呼吸,拳头握得死紧,点了一下头,不说话了。

    林爱芒出去了。她要去找郭彦州。

    刚出教室就遇到黄才平。

    “怎么,又要旷课?”黄才平阴阳怪气地说。

    “黄老师,我每一次离开都有请假。不属于旷课。”林爱芒平静地说。

    “哼!狡辩!”黄才平不理林爱芒,走进教室,走上讲台,说:“大家安静!学校通知,林爱芒同学无故旷课,顶撞老师,与男同学有不正常关系,留校察看,记过一次。”

    全班先是安静,所有目光齐刷刷地看向站在教室门口的林爱芒。

    如果林爱芒是上一世那个十五岁的女孩子,估计,这会儿恨不得死掉算了。

    可是,林爱芒是一个三十岁的人了,她听了这样的话,想要开口说什么。

    林爱芒来不及说其他的话了,她心一颤,望向郑子斌——

    “妈*!你他妈*胡说八道!”郑子斌已经愤怒得站起来,举起桌子上的果汁,就要朝黄才平丢去。

    “郑子斌!”林爱芒大声地喊道。

    郑子斌一手指着黄才平,一手举着果汁,气愤地说:“这混蛋胡说八道!他欺负你!”

    林爱芒悲哀地说:“我知道,可是,你一出手,事情就改变了性质。走吧,去给我作证。”

    黄才平被郑子斌吓了一大跳,正反应过来要缩起来呢,就听到林爱芒的话,他哼了一声,说:“还有人冤枉你不成!”

    “你!”郑子斌扬了扬拳头,恨得牙痒痒的。

    “你走不走?”林爱芒看都没有看郑子斌,她心里都是悲哀。

    “走!”郑子斌一肚子火气都发泄不出来。

    “带上他。”林爱芒淡淡地说,依然不看郑子斌,更加不看黄才平,对这样的人,她从心底里鄙视。

    郑子斌一听这话,马上就抓住黄才平的手腕,拉着他往外扯。

    这下,黄才平有些慌了,大声喊道:“你们干什么!干什么!”

    “谁下的命令,就找谁说理。”林爱芒有些不耐烦,“或者,直接找校长。”

    黄才平胆怯了,他心里清楚得很,这张通告是怎么来的。他用力地挣扎:“不去!凭什么!我是老师!”

    “闭嘴!”林爱芒猛地转过头来,死死地盯着黄才平看,“你是什么老师!败类!”

    黄才平被林爱芒这样的目光盯视着,竟然心里有些发虚,躲闪着林爱芒的目光。

    郑子斌的大掌紧紧握住黄才平的手腕,这个时候,他握得更紧了!握得黄才平想要挣扎,想要喊疼,却害怕林爱芒和郑子斌的气势,不敢出声。

    林爱芒冷冷地扯动嘴角,淡淡地,轻轻地说:“让我们拭目以待。”她转身向前走去。

    郑子斌用力一扯,把黄才平扯得简直就要摔下去,就这样跟在林爱芒身后往前走。

    身后,是一大群学生都走到走廊上看着,却没有一个人出声,也没有一个人敢跟上去。

    初三教师办公室,林爱芒在门口喊了一声“报告”,里面几名没有上课的老师看过来,竟然没有一个出声回应她。

    林爱芒微微颔首一示意,就自顾自走进来,走到郭彦州的面前,问:“郭老师,那张所谓的通告是您的杰作?”

    郭彦州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林爱芒,鄙视地说:“怎么,说错了?”

    那几位老师悄悄地走出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只剩下林爱芒、郭彦州,当然,郑子斌和黄才平也进来了。

    林爱芒一点都没有害怕,问:“我无故旷课?”她不回头,喊了一声:“郑子斌,你有没有代我向郭老师请假?”

    郑子斌狠狠甩开黄才平的手,大步走到林爱芒身边,大声回答:“有!郭老师,我代替林爱芒向你请假,全班同学都可以作证!”

    林爱芒轻飘飘地问:“顶撞老师?郭老师,我顶撞您什么了?我向您解释过,向您道歉,我请问您,从始至终,我的语言、我的动作有没有一丝一毫对您的不尊重?”

    郭彦州也同样冷冷地看着林爱芒,说:“花言巧语,巧舌如簧,都不能改变你的本性!”

    “请问郭老师,您认为我的本性是什么?”

    “你敢说你所作所为都是一个学生该有的样子?你敢说你没有对——”郭彦州指指郑子斌,“他做出什么不正常的行为?”

    他冷哼了一声:“笑话!如果你没有引9诱他,他怎么会对你死心塌地?包括对赵文宇,你敢说你没有做出诱9惑的行为?”

    林爱芒恍然大悟,她轻轻地点头,轻轻地说:“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赵文宇。我明白了。”

    林爱芒转身,往角落里的电话走去,开始拨打赵文宇的bp机,留言“林爱芒请您速回电话。”

    黄才平的眼睛盯着电话看,他不是笨蛋,他已经明白,自己被人当枪使了!郭彦州!你个衰人!现在,只能祈求那个姓赵的好好配合了!要不然,今天这一出,自己在学校还有立足之地吗!

    ------题外话------

    感谢亲nihaopuyan、386846490 、琉璃般的泪 、涟漪zl6822 、59449892、quanbiyu 、81030800、飞羽飞雪、6172895020等等好多亲的票票!么么哒!

    感谢亲一人评、忘?792650741 的漂漂花花!么么哒!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