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关于他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带着女徒去西游作者:墨色白画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六章 关于他
    面对唐斗的一脸无赖,维拉是又气又恼,但却又偏偏拿这家伙没有办法,最后只能狠狠地白了这个家伙一眼:“萨隆城主要见你!”

    唐斗耸耸肩,和沙云悦并肩走进了房间之中。

    卡雷斯正狼狈的在那里整理自己的衣服,刚才萨隆意识不清醒的一击因为没有任何的魂力,自然没有伤到他和维拉,但是唐斗这个贱人在萨隆的手里塞了一把面粉。

    “你就是那个救了我的人类?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哦?听说这是你的妻子?图拉莎?我听过这个名字,亚桑德拉家族的天才医者,不过六十年前说是去游历了。现在终于归来了叫吗?”洛萨*萨隆的目光扫过唐斗和沙云悦,不过在沙云悦的脸上停留的时间要多一些,眼中异芒闪烁,大有深意的点点头:“是个好孩子!”

    很显然,他认出了沙云悦的身份。

    事实上沙云悦当年被长老会定为背弃者本来就是一件很扯淡的事情,其中牵涉了很多政治方面的因素,同情和理解沙云悦的人很多,金精灵之中最少占了五分之四的人。但是总有那么些人会被煽动,于是在有心人的操作之下,曾经的精灵公主不得不流亡在外。

    “我亲爱的萨兰多,看来你有一个很长的故事告诉我?”洛萨*萨隆把目光转向了维拉。

    维拉向对方微微行李:“是的,洛萨叔叔!”对方以名字相称,就代表了对方的态度,维拉自然也会以亲人的身份。

    用了一个小时把雾隐大陆上的事情大致的说出来之后,维拉这才总结道:“我们目前依然没有弄明白邪气的产生原理,但是已经可以肯定这是一种相当邪恶而危险的东西,本来在基奴奴城的时候,我们以为邪气只有一种方式,但是现在看来,它不止一种方式!”

    “狂躁症的真相就是那种邪气?”洛萨*萨隆看向唐斗。

    “你中的是邪气,但你是不是被传染的狂躁症,我们还没有绝对的证据。也许对几个狂躁症的发病者进行一些研究之后,我们才能得出准确的答案。从目前看来,邪气所表现出来的形式多种多样,而不同的形式也意味着不尽相同的治疗方式。一旦弄错,只会出更大的乱子!”唐斗解释道。

    “很严谨的态度,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如果狂躁症真的就是邪气污染所引起的,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掉?”洛萨*萨隆问。

    唐斗:“找到源头,干掉!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长久之法!”

    洛萨*萨隆:“你怎么肯定有源头?”

    “至少我可以肯定你发现了类似源头的东西!”唐斗自信一笑。

    洛萨*萨隆盯着唐斗片刻之后,发出一声大笑:“不错,是个聪明的人类。我的确是发现了一些东西,只是没想到我自己也会中招,我明明已经非常的小心了!”

    “邪气这种东西可以存在于任何一个看似不可能的东西之中。一滴水,一片面包,甚至呼吸之间的空气。如果对邪气没有感觉,那么就会很容易中招。这和实力无关!”唐斗还有后半句没说出来:“和智力有关!”

    洛萨*萨隆当然不知道唐斗心里的龌龊,皱起了眉头:“按你这么说,那不是一点都无法防备了?”

    “正好相反,邪气非常的好防备。既然城主大人你已经中过一次邪气,那么想来你最应该明白邪气的那种让发自内心的古怪感觉。厌恶,喜悦,冲动,诱惑,抵制,痛恨!那是一种无数种情绪融合到一起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会因数感受者的心性不同而又有完全不同的感受。相对人类和妖族来说,精灵族更容易像厌恶,抵抗,痛恨等方面的感受靠拢。”

    唐斗慢慢的解释起来:“邪气最先引诱起的其实就是人性之中的黑暗面,心性越是黑暗,越是低劣的家伙就越是容易被感染。而越是品格高尚的人,对邪气的敏锐就会越高,抗性也越大!但是很讽刺的是,在被感染之后,人性黑暗低劣的家伙引起的麻烦并不大,他们大多会实力下降,心智下降,成为一些杂兵。但那种品格高尚的人一旦坠落,那将会被完全的扭曲。他们会保持着完全的心智,记忆,能力,但是世界观和认识完全的扭转!”

    “如此怪异?”洛萨*萨隆眉头都拧成了一个疙瘩:“不但诡异,而且危险!”

    “尼古拉斯,为什么之前没有听你提起过这一点?”维拉却是一脸的疑惑,这种说法她都是第一次知道。

    “嘛,这是我的一点点研究资料,哈,研究资料!”唐斗顾左而言他的回答。

    这些资料是他在吞噬雾隐大陆的邪气之源时从上面得到的魔心宗的研究资料,这可是绝对的机密,除了他和沙云悦,没人知道的。

    “嘛,让我们说回刚才的正事!”唐斗打断了维拉的继续追问,继续道:“因为邪气会给人这种特殊的感应,所以只要有心理准备的人其实是很容易感受到邪气的存在的。而抵抗邪气目前最有效的办法有两种,一种是生命能量,一种是魂力!前者对于精灵来说应该不算什么,精灵族的生命能量远比妖族和人类强,所以先天上对邪气的抵抗力就强!”

    “而魂力自然不用多说,这完全就是实力问题,实力越强,抵抗时间越长!当然,就像我刚才说的,因为精灵族天生抗性强,所以被污染之后,反而危害更大!而且邪气爆发是一种指数级爆发。如果狂躁症真的是邪气引起的,我只能说,现在的感染程度,只是一个开胃菜而已!”

    “卡雷斯!”洛萨*萨隆满面的严肃:“再抓到狂躁症感染者,就抓回来给图拉莎研究。我们要最快时间知道狂躁症是不是邪气引起的!”

    “是,城主大人!”卡雷斯抚胸应道。

    “现在,应该是城主大人说说你的经历了。你怎么会感染如此高浓度的邪气?说实话,你们真是命大,一方面是你的实力强,意识坚定,所以坚持回来了,另一方面是你们的处理方式完全就是自找麻烦,如果没有我们的治疗,也许到了天亮的时候,你就会成为一个完全被扭曲之后的艾撒姆多城主,到时候你就会……等等……”

    唐斗说到一半顿了下来,目光描向了卡雷斯,一脸的古怪。

    维拉不满的开口:“尼古拉斯,你在怀疑卡雷斯?”

    唐斗转过眼珠来,投给维拉一个无奈的表情:“傻妞儿,我发现你最近的智商下降效率真是越来越提神了啊!”

    维拉当场就怒了。

    卡雷斯哭笑不得的看着似乎要准备打起来的两人:“我知道尼古拉斯先生的意思了。城主大人哪怕完全不知道邪气,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在邪气感染他之前就感觉到异常,但是他却依然中招,这说明有什么干扰了他的判断。而最有可能的,就是内奸。一开始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城主大人当时带领的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亲兵,忠诚度完全不用担心。”

    “但是,如果邪气真的会把一个人完全的扭转,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洛萨*萨隆接一下去,一张帅气的脸庞变得阴沉可怕。

    “维拉,还记得我们在邪龙军之中遇到的那些污染者吗?他们拥有完全的神智,但是却疯狂的仇视生灵。他们全身黑气缭绕,充满了毁灭的气息!”唐斗看向维拉。

    维拉也不是真的笨,只是在某些方面没有唐斗这个阴谋论的家伙想得全面而已,得到了唐斗的提醒,她现在已经明白了过来:“雾隐大陆的邪气感染者出现了多层次感染反应,也就是说根据污染程度的不同,感染者会有不同的反应。如果狂躁症真的是邪气感染而成,那么理论上也会出现同样的情况。也就是说,最帝君的狂躁症感染者是一种程度,那么,另一种类似于邪龙军污染者,但是却在表面上看不出端倪的新型感染者并非没有出现的可能!”

    “所以说,雾隐大陆就是一个实验场,而现在的艾撒姆多,就是第一个收获之地吗?或者,是一个新的实验场所?”唐斗一摊手:“这还真是阴魂不散的东西啊!”

    “尼古拉斯,你在这方面算是个专家,有什么建议?”洛萨*萨隆好言相问。

    但是唐大贱人却是耸耸肩:“城主大人,我觉得你最好不要问我。你没看到旁边那个傻妞儿毛都要炸起来了吗?”

    维拉刚才的确是心都提起来了,她太知道唐斗的那张嘴了,充满了蛊惑能力,而且不到事情完全的发展到最后,很难知道这个家伙的真实目的是什么,要是唐斗没有和薇薇安有那么档子仇恨,维拉还不会太过在意,但是……

    一想起当初唐斗当着她和奥利维的面说的那个“蚂蚁的故事”时那种平静而疯狂的神色,就让维拉一阵不寒而立。

    “那么今天晚上就到这里吧!”唐斗有自知之明,接下来就不是他可以插手的事情了,虽然他也好奇洛萨*萨隆的经历,但是既然已经牵涉到对方的亲兵忠诚问题,他这个外人就不方便插手了:“卡雷斯大书记官,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已经把接触过城主大人的人全都集中隔离起来了吧。我会让我的图拉莎把一处疫苗发给你,通过这些疫苗可以初步判断被感染者!当然,这需要大量的药材,还有一些帮手!”

    卡雷斯知道唐斗的意思:“我已经安排好了,云歌旅店已经被我征用,那里会成为图拉莎的临时医馆!”

    唐斗点点头,拉着沙云悦离开了。

    等到两人离开,洛萨*萨隆这才开口:“萨兰多,怎么回事?你对这个尼古拉斯并不信任?”

    维拉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解释,犹豫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字斟句酌的道:“洛萨叔叔,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无法向你完全的解释。我只能说,尼古拉斯是一个值得依靠的朋友,但是同是也是一个我们精灵无法完全信任的家伙。他多智如妖,实力强大,性格古怪,为人正直,行事乖张,他是一个矛盾重重的家伙,我到现在也无法完全的看透他!”

    “我只能说,在对付邪气这件事情上,我是完全相信他的。但是其他方面,我必需对他有所保留。尤其是任何和图拉莎还有他身边的人有牵涉的事情之时,他会变成一个相当危险而又有攻击性的人!”

    “你的意思是说,他和我们精灵族,不,是和我们族内的某个人有仇?而且这个人应该是个大人物?”不得不说这世上聪明的人不少。卡雷斯就是一个相当聪明的人,维拉已经说得相当的阴晦了,但是他还是很快品出味来。

    维拉愣了一下,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是的!但我不能说是谁!”

    “你是怕我知道后,立刻安排对付他吧?你很看重他?”卡雷斯古怪的道。

    “是的,我就是这样担心的。但是我也可以肯定,卡雷斯不管你的安排有多么的周密,你也不可能将他和他身边的所有人都击杀。以我对尼古拉斯的了解,最大的可能就是你成功的击杀了他身边的人,但是之后,你,不,应该是整个精灵族都会迎来他最恐怖的报复。老师曾经说过,尼古拉斯是一个被身边人栓起来的危险妖兽。没有了身边人的牵绊,他会变成这世间最危险的存在!”维拉最终还是说出了这些话。

    有些事情必需要先说清楚,不然一旦被卡雷斯先察觉到什么而做出了无法挽回之事的话,那一切就晚了。

    可以这样说,在雾隐大陆几十年的生活,再加上之前一年的风波,让维拉学会了更加灵活的思考,相对生活在天风大陆的同胞,她要灵活许多。她能从更多方面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而不是像天风大陆的许多精灵一样,认死理的只看一个角度。

    洛萨*萨隆和卡雷斯面面相觑,实在是没有想到维拉,甚至奥利维都会对唐斗有如此高的评价。

    “好吧,我会听你的。这件事情上,我做任何安排,都会先和你商量一下的!”卡雷斯虽然是个传统的夜精灵,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对奥利维和维拉的信任也是绝对的。

    “我们先把注意放到狂躁症的上面吧!”(未完待续。)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