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六章 睨尘尊座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护花状元在现代作者:梁少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护花状元在现代》 第八百一十六章 睨尘尊座
    013-11-29

    ps:感谢月票支持,四更一万两千多字了,弱求月票一张张。

    …………

    一道娇小的身影如灵猫般闪了进来,手中端着一个药罐子,柔弱的娇躯,眸子闪烁着晶莹泪光,“婉儿姐姐,你有彻夜不休吗?”

    金悠婉轻轻地抬头,强笑了下,“休息够了,小青,把药放下。”

    药味浓郁,房间内陷入了寂静。

    推开的房门,晨光突兀间映入了一张身影,熟悉修长英俊的面容出现在小青和金悠婉的面前。

    “萧叔叔。”小青眸子一惊,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唯恐惊到了床上的金文尊座。眼眸流露出惊喜,昨夜萧阳的回来,宗派内暂时并无很多人知晓。

    萧阳迈步走过来,金悠婉仿佛一艘在暴风雨中飘零的孤舟,此刻遇上了遮风港般,一时失控,眼角滑落两行晶莹的泪水,无声地扑在萧阳的怀抱,缓而轻声地哽咽。

    “好了,没事,都会过去。”萧阳轻轻抚着她的秀发,安抚着金悠婉那一颗脆弱受伤的心。“让我来看看金大哥。”

    “萧叔叔,你一定要救回爹爹。”金悠婉细声地抽泣,江丰尊座虽然没有在她面前多说什么,但是,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怕,她害怕从今以后在黑夜中只剩下自己在无声的凝噎,她害怕深夜自己忘了盖被子的时候,那道魁梧慈祥的身影不会再出现带来给自己温暖……

    她不敢想象没有爹爹的日子。

    双手颤抖地紧抓着萧阳的手臂,宛如一只受惊的羔羊。

    “小青,带婉儿姐出去歇着。”萧阳目光投向小青。

    小青年纪虽小,却很乖巧,点点头,拉过了金悠婉离开房间,并且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房间内,萧阳的目光平静地落在金文尊座的身上,浑身包裹着,萧阳的眼力,自然能一眼看清处处触目惊心的创伤。

    心中的怒意缓慢地提升……

    “神鞭门的杂碎!”

    杀机一闪。

    不死不休的局面。

    复仇之路,根本没有退路。

    萧阳也清楚,此刻躺在床榻上生死未卜的金文尊座,同样不会有任何的悔意。

    萧阳一手搭在了金文尊座的脉搏处。

    片刻后,轻轻地提起松解着浑身包裹着的绷带,寂静的房间,很快便只剩下金针飞舞的痕迹。

    九大神针之首,龙舞九天!

    虽无起死回生,但却堪称举世间独一无二的神术。无法撬开阎王殿,却能将一脚迈入阎王殿的人拉扯回来。

    施针的过程极其缓慢,金文尊座的伤势太重了,萧阳也不敢轻视对待。

    尤其是体内还蕴含着一阵yin寒剧毒。

    针灸,逼毒,疗伤!

    一颗生灵丹含入了金文尊座的口中。

    救治的动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房门外,金悠婉坐立不安,眸子不时地瞟向房门的方向。

    焦急的等待。

    屋子外来了人影,叶桑提着热腾腾的早餐过来给金悠婉小青两人。

    温馨的热气腾升,静静的等待。

    大风,幽谷深处,两堆坟墓相邻依偎。

    红发飘零,一手提着酒壶,依偎着墓碑,墓碑上篆刻着,八弟段寒之墓。

    另外一个,六妹白莲之墓。

    罗天立!

    魁梧的身躯此刻却无力地靠在墓碑上,罗天尊座大醉于此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酒壶抛飞,于半空中破裂崩碎,散落了满地酒香。

    “八弟,六妹,大哥请你们喝酒。”罗天的身影强大的气息重新显露出来,宛如魔神伫立,眼眸森寒而冰冷,“你们好好看着,大哥杀敌。杀得那群龟孙子,片甲不留。”

    罗天转身,消失在了丛林的深处。

    咔吱……

    房门打开,金悠婉身影顿时间唰地站了起来,眸子激动地看着萧阳,嘴唇轻动,却不敢发出声音。

    萧阳微笑走上去,“放心,大哥没事。”

    没事。

    宛如chun风暖心般,金悠婉浑身一震,顿时哇地哭泣出声。

    她承受着的煎熬太多太多。

    这一刻宣泄。

    投入了萧阳的怀抱,失声地痛哭着,缓缓地,没有了声音。

    她趴在萧阳的肩膀上睡着了。

    “婉儿姐实在太累了。”小青的声音也带着哽咽。

    萧阳将金悠婉抱入房间内歇息,转身走了出来。

    “小青,有没有看到叶桑师姐?”萧阳问了声。

    “她刚才还在这,突然间匆匆离开了。”

    萧阳一怔,随即点头。

    “小青,麻烦你在这照顾一下金大哥了。”萧阳叮嘱了几句后,便转身离开。

    他心中还有一个疙瘩。

    萧阳在主殿找到了赤剑尊座。

    主殿的正前方,依然祭奠着剑尊一脉的一祖七仙。

    萧阳恭敬地逐一拜过后,与赤剑两人走到了一侧。

    “一祖七仙……”萧阳当初第一眼看到七仙肖像的时候,虽然感受到其中的剑气,却不太强烈。反而随着自己的实力增强,越发感受到七位剑仙的剑意凌厉之处。让萧阳疑惑的是,当初他以为七仙便是剑宗悠长的历史以来仅有的七位剑仙,但是,随着他的眼界的开阔,萧阳感觉,剑宗的剑仙,绝对不仅仅七位。

    此时处身在自己画卷世界内,便有四位了。

    当萧阳将疑惑提出后,赤剑尊座哈哈一笑,捋着胡子,“仙人也有强弱之分。”

    萧阳眼眸轻亮,目光紧盯着赤剑尊座。

    “这并非什么秘密,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知晓。”赤剑尊座笑道,“我们宗族的典籍中会有记载。仙人同分三六九等,刚刚渡过了心雷九劫的,实际上,只能称之为半仙!渡过了心雷九劫,**灵魂都会出现一层脱胎换骨的蜕变,九劫天雷只是引子,待彻底蜕变练就仙神心的时候,方才能称为真正的仙人境界。”

    “仙人境界的每一个阶段,实力境界等等都各不同。古人根据经验,将仙人的修行境界分为五阶,踏上了五层阶梯,便可早就不灭金身。”

    赤剑尊座的眼眸出现了浓烈的炙热。

    “称之为,金仙!”

    “金仙,堪称不死不灭。除非在浩劫争斗中陨落。”

    “到了金仙层次,才可真正的划破时空,到达从未有人揭晓过的不同位面。听起来太过玄妙,但是,他们剑宗的七仙,却都是这般消失的。”

    萧阳眼眸震撼。

    七仙,原来指的是七位金仙。

    不死不灭四字,已经令人心颤。

    路漫漫其修远兮。

    修行无止境。

    追索天道的过程,萧阳有感觉,这条路,根本不可能有尽头。

    而他需要做的,只是在这段行程中,让一路的花开,更加绚烂。

    让走过的路,不留遗憾。

    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在走一条道,只是有人跌跌撞撞走远一点,有些人早早倒下。没人知道自己前方的路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或是洪荒野兽在匍匐咆哮,或是满地鲜花在灿烂绽放……

    都是人生。

    静静地感悟着,片刻后,萧阳重新睁开了眼睛,眼眸远远地看向了一祖七仙的方向,充满敬意,还有沸腾的期盼。

    悠长的历史沉淀下,剑宗仅仅七大金仙留下岁月的痕迹。

    “我来当第八位。”萧阳眼眸充斥着自信,心中默念。

    许久回神,萧阳的神色郑重地看着赤剑尊座,一字一顿地缓而开口,“赤剑大哥,我想知道,是谁给桑桑下的命令。”

    让叶桑孤身一人飘零过海,进入那黄沙漫天的死亡谷,每每想起,萧阳心中都有一阵绞痛。重要的是,这则让叶桑执行任务的命令,不是出于八大尊座。到底是什么人,能无视八大尊座而给叶桑下达命令?

    萧阳凝视着赤剑尊座,赤剑尊座神色微变,半响,长叹了一声,“他还是不死心啊。”

    萧阳瞳孔一缩。

    赤剑尊座口中的‘他’,必定便是那给叶桑下达命令的神秘人。

    “当年一场浩劫,生死,在所有剑宗子弟的眼中,仿佛成为了风沙,虚渺不定,随时可能陨落。在强者的拼死开路下,我们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为首者,除了我们兄妹八人外,其实,还有一位剑宗长老。睨尘尊座!”

    “他是叶桑的义父。”

    赤剑尊座目光看了眼萧阳,见其神色有些变幻,心中暗叹,如实娓娓道来,当年浩劫,幸存者本就极少,睨尘尊座的实力在当时都已经破开了心雷五劫,成果渡过了小仙劫,正是意气风发,朝着仙人境界突进的时候。

    却遭遇浩劫,而且那一场浩劫将睨尘尊座从天堂狠狠地摔下了地狱。

    他没有死,却被废了!

    “那比杀了他更加难受。”赤剑尊座神色黯然,“这百年来,睨尘尊座的性格变得怪异孤僻,然而,我们都深知,他的内心深处,唯独残留着的就是一丝渴望。渴望恢复实力,渴望手刃仇人。”

    “百年,他活得比我们每一个人还要痛苦。”

    “二十年前,在美国,他拾到了被抛弃在街角的叶桑。”

    萧阳静静地听着赤剑尊座诉说着当年的旧事。

    当年剑宗的浩劫造成了太多太多的惨剧,越发深入的了解,萧阳越能感受到剑宗弟子心中填满的那股仇恨的火焰。

    “这些年来,之前剑宗的情报线都是睨尘尊座一手掌握,直到回国的这三年,才逐渐地让罗天大哥接手。”赤剑尊座苦笑起来,“万没想到,睨尘尊座竟然查探到了三尺令的消息。他确实不死心,他不甘心命运就此受缚,不甘心就此沦沉。”

    “他想通过三尺令,进入三尺神明殿,通过虚渺的机会,恢复自身实力。”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