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2001国足出线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此去经数年作者:青染荷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此去经数年》 第二十三章 2001国足出线
    我们想要挣开束缚,

    让枯萎的回忆烟消云散,

    然后去追逐遥远的自由。

    我们聚在朱竹的别墅内,挂着彩灯开着趴庆祝朱竹出院,美酒咖啡,西点蛋糕,室内豪华的装修与blgblg闪的彩灯应和,客厅的喇叭花音响里播放着慵懒迷人的爵士乐,屋外的泳池也让人觉得十分可爱,颇有一种纸醉金迷之感,随着郝建强“祝朱竹顺利出院,干杯!”的喊声,七个人的杯子在灯下“dung”的碰到了一起。

    王冉盘腿坐在地毯上咕咚咕咚的干完了酒,皱巴着脸“啊”的低吟了一声后,看着大家说:“我看过几个报纸电视台的策划后,才想起距离当年国足冲出亚洲已经有10年过去了,看着电视上五里河被炸毁的那一刻,心里真他娘的不是滋味。”说完摇着头感叹时间过得可真快,韩一叹着气接着她的话说,“是啊!当时还对02年充满希望,现在想想,不知道有生之年我还能再看到国足出线吗!”

    “哎!我们的青春啊,就这么流逝了!”韩一话落,郝建强也在一边感叹着说出这句话,颇为多愁善感,杨斌惊讶状看着他,哟哟哟了几声说:“好坚强,你还有这种感叹,怎么突然矫情的跟鬼一样!”郝建强白他一眼,我脸上带着笑心里却也在跟着感叹时间过得可真快,快的吓人。

    2001年是具有历史意义性的一年,那年中国发生了三件大事:北京申奥成功,国足成功出线,加入t。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其他两件事根本没有国足成功出线来的振奋人心,中国上下像一锅沸腾的开水,全都是热的冒着泡的,从那年之后到现在我也再没有见过如那样的盛况。

    当时我们刚上大一,寝室里不让装电脑也没有电视,吃午饭时我们几个凑在一起颇为苦恼,寻思着这球该怎么看。“不如逃课出去看球,看完球直接去喝啤酒?”古小八一拍桌子滴溜溜的转着眼珠子看着我们,最先表示同意的是郝建强和杨斌俩人,最先犯难的是朱竹,她“啊?”了一声皱着眉吱咛了半晌,“我们不然还是向学校申请一下借用多媒体教室吧?”

    王冉嘴里含着面快速的咀嚼,摆着手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嗯”后努力咽下那口面喝了一口水,只怕有人在这个空当和她抢话说,她急匆匆的开口:“不行不行!先不说今天申请的人有多少,就说看不看得过瘾。在多媒体教室看?一会儿过来一个教授啊老师啊什么乱七八糟的,膈应不死你!”说着王冉怼了一下古小八,“你说对不对啊?”古小八用力点头表示她十分同意。

    朱竹脸上的表情还是有点为难,皱着眉咬着嘴唇嘴里可是可是了半天,脸都涨得通红,古小八看着朱竹这样着急了,嗨呀一声“啪”的拍了一下桌子用筷子指着我们,从韩一指到郝建强说:“你们说同意西瓜还是朱竹,去哪儿看你们男生倒是给个话儿呀,怎么这会儿一直是我们女生在讨论!”郝建强一直是支持古小八的,他一看古小八说话了就跟着“就是就是”的应和,古小八带着笑意看了眼郝建强,嘴里说着“乖”在他的头上摸了两下。

    朱竹和王冉听了古小八的话后都看着我们,我们皱眉沉思半晌觉得这个问题颇难解决,过了一会儿韩一不怀好意的把目光挪到了陈健身上,陈健打了个冷战,察觉到韩一的目光后端着碗转头看他,将嘴里那口米饭又吐回碗里心虚的说:“想干嘛?”

    韩一拍着他的肩膀嘿嘿笑着,冷不丁的突然就开始扯起嗓子:“爷儿哎,陈爷儿哎,京城小爷儿老陈哎,您看看您打小儿就在这京城里,哎嘿嘿哟,这条胡同那个院子咿呀嗨”韩一的哟还没出来,陈健眯着眼双眼无神的说“等一下。”打断了他,见识过韩一歌声的我王冉古小八带领郝杨朱三人在韩一开始时就捂住了耳朵。

    韩一好奇的看着打断他的陈健,陈健啪的放下手里的碗,双手捂好了耳朵后点点头说“好了。”示意韩一继续,韩一看见我们的样子啪啪啪啪的在我们几个男生头上挨个锤了过去,嘴里喊着“你们丫的欠削是吧,一个个的!还看不看球了!”我哈哈笑着拉着韩一坐下,点着头哈着腰说:“看看看,这球肯定要看。”王冉也嘿嘿笑着递上一瓶饮料说:“小的孝敬您的,关于怎么看球,大佬你讲话,小的们听着。”王冉开口就是好使,韩一把我们的头凑到一堆叽叽咕咕的说了好一会儿,生怕有人听见。

    吃完午饭后陈健出去了一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很小的电视用外套包着拿回了寝室,解开外套的那一瞬间,杨斌夸张的喊着:“哇哇哇!闪瞎了我的眼!”我一搂陈健的脖子拍拍他的胸脯带着笑意说:“不错呀,哥儿们,有两下子!”说着就招呼郝建强通知女生们。

    那个电视没有有线,只有天线,偶尔雪花一片,只有在角落里信号还能好一点,我们几个男生把电视机捣鼓好后用床单盖在上面蒙的严严实实,只怕有人发现。

    大约下午六点半多,陈健说是出去买点啤酒烤鸭什么的,为晚上做准备就又出去了,余下的我们四个嘴里应着知道了知道了,确定陈健出门走远了后迅速的将他的床单唰的揭下来铺在寝室地上,从枕头下拿出了两副扑克拖鞋随便一踢就坐在了地上开始斗地主。

    王冉古小八朱竹三个人“快快快快”的叫着很大力的推开了我们寝室门,吓得我们几个迅速的护住了扑克牌,王冉见状哈哈大笑起来,韩一一转头发现是她们“咦西”一声,“你们不能轻点开门?跟日本鬼子进村一样。”“不是怕错过开场嘛!”古小八说着也随便踢掉鞋走到我和杨斌中间挤了进来坐在了地上。

    朱竹柔柔的提醒古小八“七点半了。”说着将古小八和王冉踢掉的鞋摆好,并脱掉了自己的鞋整齐的摆到边上。杨斌看着古小八的样子,撇着嘴嫌弃的说:“咦你看看人朱竹,再看看你,都是女生怎么能差那么多!”古小八没有说话只瞪了他一眼就招呼着:“朱竹,来过来过来,坐这里。”朱竹笑着应了一声便坐过去了。

    王冉咦了一声,怼了怼韩一说:“怎么没有看见老陈?”韩一收拾着扑克说“他去买啤酒了。”说完陈健就拎着一大包东西进来了,“准备准备!”陈健扔下东西就喊,郝建强在三个女生惊讶的目光中揭开床单就露出了那个电视机,王冉古小八朱竹惊叫着大发。

    2001年10月7日晚上1930分,沈阳五里河体育场,中国队与安曼队的比赛正式打响,偌大的体育场,没有一个空位,我们坐在那个信号不稳定的电视机前拿着啤酒配着烤鸭,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台旧电视,时不时蹦出的雪花屏让我们骂爹骂娘。

    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对那场比赛进行了全程直播,上半场还未结束,中国队已经10领先,我们悬着心看着直播,时不时抿一口啤酒,想起来了吃一口烤鸭,都在心里为中国队加油。

    21:25分,来自新加坡的主裁判吹响了终场的哨声,中国男足10战胜阿曼,随着新加坡国际裁判的结束哨音,在中央电视台转播室内担任解说的韩乔生,立马举起了两组中国邮政即时发行的邮资明信片,画面上是明信片的特写“中国足球队获得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决赛权资格”。

    这枚突然现身的纪念邮资明信片,不仅令球迷,也为邮迷所惊喜!这是第一次闯进世界杯决赛圈!在中国队绝杀阿曼队的那一刻,中国人民积淀了44的世界杯之情在迸发了!

    在国足将帅们疯狂庆祝的时候,电视荧幕出现了“我们出线了”五个大字,后面“出线了”三个字闪着耀眼的金光。可能那五个字以现在的转播技术来看非常落后,闪着金光的效果也很老土,但那一刻我们最真实最直白的感受就是“我们出线了!”

    其实那一天整栋宿舍楼有人听收音机有人看电视,没有人借用多媒体教室。我们几个又是尖叫又是拥抱,不知道是激动还是什么,眼里都涌出热泪,我们大喊着“我们出线了!”,一声一声,朱竹也疯狂的大喊着“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整个宿舍区锣鼓喧天,欢呼起伏,都打开窗户向楼下扔脸盆扔瓶子。

    我们欢呼着冲出寝室,寝室楼道里的人也都欢呼着向宿舍楼外涌出去。

    各大媒体报纸全是红字,球场外的烟花和球场内的五星红旗交相辉映,形成了一幅壮丽的画卷,当晚身在北京不在沈阳的我们涌出校门,也不知道是在哪里买的五星红旗拿在手上摇晃着,古小八喊着我笑着在我脸上贴了国旗的贴纸,陈健发出一声吼脱掉了上衣,胸前也画着国旗,背后红色的打字写着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那是我们第一次没有组织的自发游行,中国人都疯了似的狂欢庆祝,北京所有的大学生们中关村出发,队伍浩浩荡荡的一直走到广场,大街上无数人呐喊着欢呼着,挥舞着国旗,大家眼含热泪,高歌着“我们出线了!”酒吧门口是人,马路上是人,大排档里是人,哪里都是中国人,一路上各种汽车鸣笛,警察维持着秩序,笑着看我们游行。

    到了广场,人已经非常多了,都在高喊中国队万岁,米卢万岁,那群大爷大妈也发自内心的怒号着,王冉蹦着跳上韩一的背,“哦哦”高叫着,古小八逮着旁边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亲了一口,那小男孩看着她也跟着她喊着万岁,朱竹笑的很开心扒着郝建强的背,用力拍打着大号着“高兴的都要疯掉了!”我和陈健杨斌激动的搂在一起。

    旁边貌似是我们大学和我同一级的一个校友,曾经说过几次话。他激动的大吼着“我以后也要踢进国家队!”我和王冉几个应和着喊“加油!”后又开始欢呼,至于那个校友现在不知道到哪个角落去了,但是肯定不是踢球去了。

    五里河之夜基本上算是和平年代最轰动的一次历史事件了,那是一个不眠之夜,那天晚上整个中国都在庆祝着中国男足杀进世界杯决赛圈,大大小小的电台广播里都是主播甜美激动的嗓音喊着:“今夜,是几亿中国球迷梦寐以求的夜晚,今夜,将无人入睡!”"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