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重拾自我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道友请慢走作者:二十六点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道友请慢走》 第七章 重拾自我
    这下刃无心可慌了“团子、团子!去哪儿了?快别躲了,出来吧。”

    与小兽相处这么久,刃无心已经将它当成家人一样,一直孤身一人的他,虽然在别人眼里是冷血无情的杀人魔王,但有了团子相伴,刃无心觉得生活多了很多乐趣。

    不管怎么寻找,原地就是没有团子的存在,要不是圆球的碎片还在,刃无心甚至会认为是不是自己挪了地方。

    嘭!

    气恼着一脚跺下,在草地上踩出一个存许深的脚印,刃无心长长吸了几大口气,让自己冷静些“不能慌!团子它、它一定没事的,我去找它、去找它。”

    就这样!刃无心像个失去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没头苍蝇一样的往前寻找,他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团子,但就这样停在这里,刃无心办不到,他觉得自己总要做点什么。

    啊!

    走出不过百余丈,刃无心忽的感觉右手臂炙痛难当,痛叫一声,少年连忙撸起衣袖,额头冒着冷汗的他,忙定睛往痛处一看,这一看不打紧,刃无心一下笑了出来。

    “哈哈!是你吗?团子,原来你还在,真是太好了,你怎么躲到我手臂里了?快出来吧,出来!额~不想出来,那就先住着,不过可不要给我捣乱啊,刚刚可痛了。”

    刃无心在自己右手臂上的炙痛处,看到一个淡淡的印记,是那么的熟悉,正是小兽团子的模样。印记不过寸许大小,刃无心伸手摸摸印记,似乎是听了他的话,那里还真的不再发烫,不痛了。

    一颗心揪起来,又这么快放下,刃无心纵使很会控制情绪,脸上的笑也久久未消。虽然不知道团子为什么会变成纹身一样,附在自己手臂上,但知道团子并没有离开,刃无心安心了。

    稳定了心神,刃无心恢复从容,眼看时间不早,他知道必须加快速度了,找准方向,照着之前就选定的方向,快速往前冲去。

    “跑了近百里了吧?居然都看不到半个人,这遗迹也太大了吧?”

    一连奔行近一个时辰,刃无心也是累得不行,找了个高坡坐下来,抬眼往前方张望,还是一望无际的草地,他无奈的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

    啾啾~

    刚往嘴里塞了一块干果,还来不及嚼,刃无心就听到,从远处天边,有奇怪鸟叫声传来,他惊喜的站起身“太好了!终于听到活物的声音。”

    收起还没吃完的干果,刃无心照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就飞奔过去,还不自觉的,用上了轻身功夫,速度一下快如风。

    一片阴暗山林里,一大群年轻武者拼死搏杀着,可以看到,林中已经倒下不少人,看情形!他们都已死去,整片山林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龚萱现在就身在这片山林中,她已经记不清自己杀死了几个敌人,反正眼前不停有红了眼的敌人冲杀过来,看他们那仇恨的眼神,似乎不把她杀了不罢休。

    终于!全身染满鲜血的龚萱被踢飞在地,看着好几把浴血屠刀照着自己砍来,她习惯性的举起自己手中的长剑,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女孩绝望了。

    恍然间!龚萱的脑海里冒出一个画面,那是两年前,刃无心救她的画面,她不自觉的,就喊了出来“别过来,无心!你快来救我。”

    神奇般的一幕出现了,龚萱只觉眼前一花,她周遭的场景就陡然一变,她瞬间就从炼狱一般的山林,到了一个陌生的青石广场,还恍然间听到一个机械般的声音,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至情至性,可选之人。”

    “龚萱!你也来啦,别傻站着了,快过来。”

    没等龚萱多愣一下神,一个人跑过来,喊了她一声,女孩定神一看,原来是廖子平,等她再多往这广场一看,发现!这里已经站了十来个人,但没有她心心念念的刃无心,女孩不免有些失望。

    跑了几百丈,刃无心眼睛忽的一亮,他看到远处是一片树林,这让已经被草地折磨不轻的他刃无心欣喜不已,可等他跑到树林近前一看,吓得立刻转身就跑。

    “该死!是妖兽,不该往这里来的。”

    刃无心看清了,刚才叫唤的,压根就不是什么普通鸟儿,而是好几只有丈许大小的怪鸟,看到他,停在树梢的其中一个怪鸟就飞扑过来,还从嘴里吐出一道灰白风刃,扫向刃无心。

    风刃一闪便至,刃无心抓过缠在腰间的软剑就是一挡,嗤啦!少年忙一低身,风刃斩断刃无心手中软剑,险之又险的贴着他的头皮飞过,还带去他头顶几缕黑发。

    “好险!差一点就斩断我的头,这柄临时找来的软剑,果然不堪大用。”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手上没有别的兵器,刃无心只能将断了小半截的软剑继续抓在手里。

    嗤嗵!

    从怪鸟嘴里飞出的风刃,没有打中刃无心,打在他身后一丈多远的草地上,一下就扫出一个几丈方圆的土坑。

    啾啾啾!怪鸟飞扑而至,刃无心将速度发挥到极致,也被它追上,不得已!只得转身对敌。

    叮叮叮!

    怪鸟一双利爪很快,但有着后天巅峰战力的刃无心也不差,以短剑很轻易就挡下怪鸟一次次狠厉抓扫,软剑与利爪交击,居然撞击出金铁交击的声音,让刃无心对妖兽的可怕,有了进一步认识。

    “这怪鸟显然是很低阶的妖兽,居然就有利剑不能伤的利爪,还能口吐强悍气劲,真不知那些高阶妖兽有多恐怖。”

    与怪鸟周旋半刻钟后,刃无心额头上也多了些汗,他也趁机击落怪鸟双翼上好些翎羽,很明显!攻击刃无心的怪鸟更疯狂了。

    啾啾!

    刃无心正想着一剑避退怪鸟,就听一声尖啸飞入耳中,他抬眼一扫,惊的忙往后一跃而出,嗤嗵!有一头怪鸟突袭,把刃无心刚才站立的地方,抓出一个大洞来,看得刃无心身上冒出冷汗来。

    “两个打一个,还玩偷袭,不和你们玩了。”

    知道不能继续和这些怪鸟纠缠下去,毕竟他势单力薄,要是其他三只怪鸟也加入进来,刃无心知道自己铁定要糟,于是他快速攻出几件,挡下两只怪鸟攻击的同时,他就着软剑传导过来的沉重力道,飘然进入树林里,然后头也不回的,就飞逃而走。

    果然!冲入林子里后,怪鸟的行动被阻,刃无心暂时摆脱了攻击,但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阴魂不散。”

    啾~

    听见啸声,刃无心抬头一看,几只怪鸟就飞在他头顶的天空里,似乎打定主意要追着他不放。

    跑着跑着,刃无心忽的不自觉开口说“这场景~怎么那么熟悉?”

    “嗯?我刚才说了什么?”

    一晃神!刃无心停下脚步,他的眼情却越来越迷茫,甚至没有察觉到,天空中飞着的怪鸟看他停下来,其中一只飞冲而下,正对着他扑来。

    “啊~想不起来,我想不起来,该死!”

    抱着头痛苦的叫唤几声,怪鸟已经扑到头顶上方尺许,感觉到劲风当头罩下,刃无心总算回过神来,却已经晚了。

    嘭!嘶啦。

    怪鸟毫不留情的,一爪扫在刃无心后脑勺上,把他打飞出去,还将少年头皮撕开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重重的一击,打的刃无心脑袋里嗡隆隆响成一片,他甚至感觉不到疼痛,只觉着脑袋里一阵翻腾,昏昏沉沉之间!刃无心眼里的迷茫却在渐渐散开。

    嗵!

    迷迷糊糊之间!刃无心周遭的景物变了,他也被送到龚萱所在的广场上,但他头上的伤,却实实在在的。

    “遭一品妖兽攻击而不死,通过!”

    耳边响起这样一道声音,刃无心却听不到,他现在脑海里正和放电影一样,被无数画面填满,这些画面,突然出现在刃无心脑海里,让他脑袋昏沉、一片混乱,好不痛苦。

    来到这个陌生广场不过一刻钟,正想着刃无心怎么还没来,就突然看到他掉落在眼前不远处,龚萱一下子感到很幸福,可马上!她惊呼起来“无心!你怎么了?”

    “他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快!给他止血包扎伤口。”

    一旁的廖子平还算冷静,看到刃无心头上正血流不止,他赶忙从腰间布袋掏出伤药白布,给刃无心治疗起伤口来。

    在廖子平给他治伤的空挡,刃无心自己正陷入记忆的混乱当中,他脑海中无数的画面,纠缠变换,越来越清晰,也不知道过来有多久,他脸上的痛苦之色收敛下去,少年的身体也不再颤栗。

    “原来!我遗忘了这么重要的记忆。”

    看到刃无心睁开眼来,龚萱激动的看着他“无心!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很痛?”

    摇摇头!刃无心没有发觉,他留下了两行清泪,眼中也满是悲伤。

    给刃无心包扎好的廖子平,看到他流了泪,眼珠转转,忽的伸手在少年脸上一拭“诶,无心!你居然有流泪的时候,真是少见啊,是刚才我给包扎伤口时,痛的吧?哈哈!”

    “或许吧!”

    刃无心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他就那么平静的,自顾自擦去眼泪,此时的他,显得心事重重。

    “刃无心啊刃无心!你可真是该死啊,居然忘记了父母,忘了过去,真是个没用的懦夫,如此血海深仇,你怎么可能忘记?怎么可以。”

    双手握的青紫发红,刃无心在心里深深的忏悔,经过一轮混乱的记忆重组,刃无心终于把自己十一岁前,那遗忘掉的记忆找回来,也因此!他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重新认识了自己。"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