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了却心魔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创界之武林作者:灰凡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创界之武林》 第13章 了却心魔
    叮,获得凡力50。

    叮,获得凡力50。

    叮………

    “呜呜!哇哇……哇!”

    步凡心里最后一丝坚强,被脑海里随之而来的提示彻底的冲垮,哭的稀里哗啦,二十多岁的思维,哭的像一个孩子。

    这个声音步凡一点都不陌生,这是施粥时,乞丐感谢才会有的声音;原来,步凡的父母一直都没有放弃他,只是他,自己放弃了自己。

    “唉!”一声叹息从门口传来,步凡抬头看去,是猎户老者回来了。

    “一只也许永远也跑不起来的小狼崽,都能选择坚强的活下去;孩子,你为什么就不能呢?”老者叹息着“如果你愿意,说出来会好过一点,一会儿吃晚饭时我叫你,唉~”

    老者说完就退了出去,只留下哭的稀里哗啦的步凡,和不停安慰步凡的小狗,不,是小狼崽。

    “噼里啪啦…噼啪……”

    木屋整体像个凹字,厨房、柴房还有客厅,前面是一大块空地,木屋四周都用栅栏围着;空地上有些鸡笼,狗窝,还有两小块田地,就再也没有其它东西了。

    此时的夜已深,木屋的空地上燃烧着一个火堆,火堆不停的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步凡的怀中抱着小狼崽,好像他(它)两是同病相怜,从下午开始,小狼崽就一直跟着步凡,寸步不离;此时火红的火光,照耀在步凡呆滞的脸上,依稀可见一道道干枯的泪痕。

    沉默了许久,步凡最终还是打破了宁静,说道:“老爷爷,对不起。”

    “孩子,你对不起的人,不是我,是你的父母,是你自己。”老者颇有学识的说道。

    “不!老爷爷。”步凡脸色坚定:“首先我对不起你,其次,我要谢谢你,是你救了我的命。”

    “那要这么说的话,还是我养的狼把你伤成这样,我还要对你说对不起了。”老者笑了笑:“呵呵,如果你愿意,我不介意听听你的故事,正好老夫我二十多年没和人说过话了。”

    步凡心想,也许说出来,真的会舒服一些:“我名步凡,长安步府人士,今年6岁了。”

    “嗯,长安城的步家,老夫进城买卖时经常能听到。”老者捋了捋胡须。

    步凡想了想,自己是从东城门跑出来的,这里过去应该也是靠近东城门,老者进城能听到步家也不足为奇。

    “孩子,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想不开。”老者往火堆中又添了些柴火,驱散着森林的寒冷。

    “我不能练武,天生经脉堵塞,是个废人。”步凡说完低下了头,他已经准备好,迎接老者的嘲笑了。

    “就为这个?就想不开,寻死觅活的?”

    老者惊讶的问,好像这种事情很平常一样,让准备迎接嘲笑的步凡,变的有点茫然,心想‘这还不够吗?’

    “嗯,就因为这个。”步凡应道。

    “哈哈哈哈哈~怪哉!怪哉!”

    步凡见老者听完以后果然大笑,只是这笑声并不是嘲笑、看不起步凡,而是有点笑步凡愚昧,无知的意味。

    “老爷爷,难道一个不能打坐纳气的人,不是废物吗?”步凡好奇的问着。

    “当然不是!”老者意味深长的笑着。

    步凡一听,灰暗的眼眸猛地一变,又重新焕发出以前的色彩!就好比饿了几天的人,面前突然出现一桌子好酒好菜一般,强烈的渴望充斥着步凡。

    步凡激动问道:“老爷爷,那是什么?”

    “想知道?”

    “嗯,请老爷爷告知!”步凡被老者吊足了胃口,热切的盯着老者。

    老者想了想,说道:“想知道答案,那就从明天开始,多活动活动身体,等你的伤好了,我在告诉你。”

    老者说完,看都不看步凡幽怨的眼神,说了句睡之前把火熄灭,就进屋睡觉去了。

    步凡幽怨的看着老者离去的背影,他觉得,这个老者一定很不简单,可能是某位隐姓埋名的前辈高人;想通了这一点,步凡更加激动不已,浇灭了火堆,抱着小狼崽就去睡觉了,他要尽快的好起来。

    日复一日,山中无甲子。

    一转眼,距离步凡被老者所救,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步凡从一开始,能简单的舒展下身体,到现在能跑步、劈柴,跟着老者外出采集药材,学习打猎,辨别药草的真伪、用途,还有各种各样能吃或者不能吃的浆果。

    虽然老者这段时间以来,一直表现的平平无奇,可步凡始终还是觉得老者不简单;步凡跟随着老者,一边学习着森林法则,一边不断地加强着体能训练,希望能早点康复。

    步凡也不知道老者是有意还是无意,每次步凡训练,老者都要监督步凡把全身弄的精疲力尽,才算结束,否则就不让步凡吃饭睡觉。

    只说是有助于伤口好的更快,不容易留下病根;步凡除了接受,任由老者摆布,又能说什么呢?

    从此以后,步凡的生活规律又改变了;每天早晨起来,步凡都会跟随老者学习一套打野兽的拳法,然后出门采集草药;中午跟随老者在田地里学习如何种植、培育药草;到了晚上,就是步凡最苦命的时候,除了训练还是训练,一直到步凡精疲力竭,然后被老者全身赤luo的扔进一个大木桶里;桶里面全是外出寻找的药材熬制的水,老者一句对身体有好处,步凡也只能忍受难闻的气味。

    不知不觉,时光飞逝;一晃眼,又一年过去了。

    “小凡,你过来。”

    不变的位置,不变的火堆旁,老者把不远处正在训练的步凡叫了过来。

    “老前辈,怎么了?”

    一年的时间,步凡的变化非常的大;虽然只有七岁,可步凡的身体成长的和十岁的小孩子差不多,甚至还要粗壮些许;长久和野兽打交道的步凡,眉宇间都透着一股子野性。

    步凡摸了把脸上的汗水,朝着老者走去,就在步凡动的瞬间,只见一道雪白的身影一闪而过,直接扑向步凡。

    步凡笑了笑,也不躲闪,反而伸出手抱住了对方;仔细一看,正是那只残疾的狼崽子,如今身体比一年前大了一倍不止,狼毛雪白,已经渐渐的开始显露出狼王的气质了。

    步凡早就得知,这条狼崽子是一年前,咬他的那只母狼的孩子,不过步凡重来没说要拿它出气,反而照顾的非常好,如今看一狼一人亲密的模样,就能看出来。

    “小凡,你我认识有多长时日了?”

    “老前辈,已经一年多了。”步凡坐下,恭敬的回答着。

    “这一年里,我一直没告诉你关于练武废物的答案,今天我就跟你说说。”

    步凡一听,立马就来了精神;这一年多里,步凡问过很多次,可惜老者都没有开口回答他;没成想,今天老者居然要告诉步凡,立马安静的坐着,不去打断老者。

    老者喝了口自己酿的花酒,神情恍惚间,说出了一个震惊步凡的秘密:“其实老夫我,和你一般,也被世人称作废物。”

    “可是,这是个误区,一个天大的误区!人们所说的爆体而亡,武功停滞不前,这些都是假的。”

    步凡听到这里,不得不插话道:“老前辈,为何这样说?”

    “练功,最重要的是什么?”谁知老者没有回答步凡,而是反问一句。

    步凡想了想,说道:“平心静气,循序渐进。”

    “是的,天才能在十天内突破,废材缺需要花费二十天、一个月甚至是一年,很多人往往半途而废,他们却不知道,先苦后甜的滋味。”

    步凡看着老者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一字一句的琢磨着老者的话语,好像抓住了什么,可又不太敢确定。

    “老前辈,你的意思是…”步凡试探性的问道。

    “练武之人,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只要你努力了,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还有,练功之人,最忌心浮气躁;要记住,练武是没有捷径的,否则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爆体而亡。”老者说完,摸了摸步凡的脑袋,留下步凡自己体会,就进屋去了。

    对于老者说的什么上天对每个人都平等,步凡却不以为然;因为去个地府的步凡知道,那都是狗屁!

    不过老者后面所说的,让步凡看到了一线希望,也终于理解了为什么会爆体而亡,那都是因为那些人心急,想要一撮而就而已。

    练武确实没有捷径可言,就算有,那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有时候是精气,而有时候,那就是生命。

    别人能做到的,步凡也能做到,只不过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时间,可步凡不怕!

    老者的一番话,彻底的唤醒了步凡,步凡暗暗下定决心:“不管前方有多艰难,也要坚持到底,永不言弃!”

    步凡想通以后,走到老者的木屋前跪了下来,对着屋内大喊:“小子步凡,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与教诲!前辈的大恩大德,步凡定当没齿不忘,铭记于心!”

    说完,步凡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浇灭了火堆,就回柴房去了;如今既然已经彻底的释怀,也算是了却了心魔,步凡不想在浪费时间,直接盘腿而坐,就开始打坐纳气。

    (本章完)"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