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童年与红线--短暂的回忆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王与海作者:一箭射死龙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王与海》 第13章 童年与红线--短暂的回忆
    两天的时光转眼即逝,兄妹两人最终还是迎来了分离的时刻,船在港口停留半小时进行补给,因为之前的暴风雨,导致船期延误,所以不能在这里逗留太久。

    码头上,祖玛只是对着莉莉安傻笑,他没敢哭,怕大家担心,他噙着眼泪站在港口看着三人的身影,一种不愿分离的情感缠绕在心头。

    “在安特港等我!”祖玛朝着客船不停的大喊着,直到喉咙沙哑的喊不出声来,他怕妹妹听不到。

    莉莉安也探着身子,把双手做成喇叭状不停大喊:“哥哥!快去快回!我们等你!快点来找我们!”

    余音袅袅的飘散在风中,渐渐消失在海平线上了。

    在客船上,莉莉安已经在露易丝怀中哭成了泪人。皮皮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让他自己去真的好吗?……”皮皮的话让莉莉安把头埋得更低了,她强忍着离别的痛苦,发誓要等他回来。“没关系的,哥哥一定会回来的!”

    船已离去多时,祖玛依然孤零零的站在码头,用袖子摸干眼泪,他还有很多事要做,现在的任务就是找到老将军希伯来的住所。

    随后他背起行李朝广场去了。

    祖玛选择了人比较多的地方,想找一位面善的长者问问,他刚靠近人群,便听到有人提到了女海盗缇娜的名字。

    祖玛停下脚步,因为这个名字勾起了他的回忆,仿佛又看到了那张俏丽的脸庞。虽然他仇视海盗,但对缇娜的印象很好,反正时间来得及,就听听那人说什么吧,于是自己凑了上去。

    只听一个小胡子摸样的中年男人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我的表哥是军队的,他的消息不会有错!”那人一边炫耀一边手舞足蹈的说着。

    “如果是去了黑礁之地,那八成就完了,没想到叱诧风云的兰会轮到这种下场。”另外一个年龄稍微大点的男人微微带着一点惋惜的说道。

    祖玛一惊,缇娜死了?这不可能,他又走近一步,想听的更清楚点。

    “等她真的死了再说吧,我不信,也许是军方故意放的消息,以前不也这么干过嘛。”旁边的一个穿着很讲究的男人说道。

    祖玛皱着眉头,脑子里不停的翻腾着,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实在突然,顿时心里充满了不安,虽然他不想和海盗有什么瓜葛,但单对缇娜而言,祖玛不希望她有事。

    说罢祖玛不由自主的走到那三人身边,插话道:“对不起先生!你们是说缇娜·兰死了吗?”祖玛心里打着鼓,他期待着对方否定他的看法。

    “小子,你是谁?”那个爱吹嘘的中年男人双手交叉半侧身子看着眼前的男孩问道。

    “只是个路人,对海盗很感兴趣而已。请务必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先生。”

    穿着不俗的那个人看祖玛微带难色,想了想说道:“恩,我来告诉你好了,兰被军方围剿,被逼到了黑礁墓地,九死一生。”他扭着下巴朝男孩微微一笑。

    祖玛陷入沉思,抿着嘴咬紧牙关,这是他从小思考问题的习惯,“恩……”问题已经很明显,缇娜遇到了危险,现在生死未卜。但是自己也帮不上忙,只能为她祈祷了,接着他鞠了个躬打算转身离开。

    “等等,现在轮到我问你个问题了。”绅士向前走了一步,其他的两个男人看着他一脸疑惑。

    祖玛转过身,“是,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她什么人?”那人继续问道。

    祖玛心里一惊,如果说是朋友,会不会被抓起来,如果不是朋友为什么如此担心一个海盗。危机在即,于是他急中生智,“啊,我的哥哥也是军人,曾经败在了兰手上,一直不太服气,经常和我念叨,所以我也想多了解一点。”

    祖玛不知道这么说能不能打消对方的疑惑,本也没打算和他纠缠,如果他不信,那就大摇大摆的走开,这时候一定要镇定。

    那位绅士顿了一下,又皱起了眉头,“好了,滚吧。”说完恶狠狠的用手杖敲了敲地面。

    祖玛有些茫然,真是搞不懂这个人,不过也好,免得多费口舌。

    离开了三人,心里默默为缇娜祈祷,希望她吉人自有天相。反正担心也没用,还是先去办事吧。

    广场上有几个老人,祖玛从他们那里得到了答案,原来将军住在离这里半天路程的谢尔谢里城。

    于是问定了方向又买了点吃的就雇了辆马车离开了港口。一路上他没心思看什么风景,只期待能早点见到那位多年未曾谋面的伯父,然后把四年前发生的事弄个明白。

    这一路上祖玛从车夫那里问到了很多消息,不过多数是风土人情,有用的很少。不过从侧面了解到希伯来将军在这片土地上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所有居民都深深的爱戴着他。这让祖玛对这位伯伯更加充满期待,如此神奇的一个人,肯定会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吧。

    一路无话,天擦黑的时候终于到了城里。好在士兵认识车夫,否则祖玛连城都进不去。最后为了答谢车夫,还特意多给了他一些钱。

    告别了车夫,他迫不及待的开始询问希伯来将军的府邸。

    在这个城里无人不知老将军的威名,而且居民也乐于讲述他的故事,甚至到了只要你问关于将军的事,他们会对你突然变得亲切和善,看来伯伯在这里真是德高望重,这让祖玛想起了父亲,他也在当地受到同样的爱戴,如果老将军希伯来是传说中的龙骑七将军之一,那么父亲会不会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呢?否则他们的关系怎么会那么亲密。

    祖玛摇摇头,应该不会,父亲是那种不受拘束,而且反对战争的人,完全没有当过兵的样子,如果说他当年是希伯来的随从,那倒是有可能。

    顺着大道左转右转就来到了希伯来将军的府邸。

    到了这里让祖玛大吃一惊,应该如何来描述呢,竟然出乎意料的小,朴实无华,装饰甚少。

    不过门前站岗的卫兵双目炯炯有神,身材挺拔,一身素兰的制服,透着一种威风和庄严。

    看的祖玛心中顿生羡慕之情,想象着自己如果穿上这身衣服会是何等的气派。不过还是先办正经事要紧。于是他三两步来到警卫身边,朝着他微微一鞠躬,说道:“先生您好,我要找希伯来将军,您是否可以帮我通禀一声。”

    那士兵倒还好说话,“小兄弟,你有什么事吗?”

    “我管希伯来将军叫伯伯,是他的远方亲戚,来这里看望他老人家。”祖玛微微一笑,表现得很有礼貌,他希望这个卫兵能把他的话听进去,因为之前也遇见过许多自以为是的警卫,他们会把来访者挡在门外,如果不说点有分量的话,他们是不会认真去做的。

    “恩,请稍等。”警卫听完马上变得恭敬起来,跑进去禀报了,祖玛心中一喜,不过马上又紧张起来,因为就要见到十年没见的伯伯了,同时也希望一切顺利,真不知道龙骑将军现在是什么样的感觉,会不会很凶?像巨人一样魁梧?祖玛快速的在脑中勾勒着他的形象。同时也在怀疑,自己的父亲到底和希伯来交情到什么份上,老将军到底会不会接待自己呢。

    正在思索的功夫,那个士兵便跑了回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请进。”

    祖玛恭敬的点头致谢,跟着警卫进了大门,穿过石板路进了正门,接着有一个女仆打扮的人向祖玛一鞠躬,“请您跟我来。”

    祖玛又跟着这个中年女人穿过大厅,向右边的门走去,这里灯火通明,红地毯一直通向各个房间,高高的门厅可以直通二层的楼上,顶部的吊灯上垂着闪亮亮的玻璃石,反射着屋中的光线,变得璀璨无比。屋里的布置并不算华丽,但却非常讲究,就和自己原来的庄园一样透露着主人的品味。

    女仆把祖玛领到尽头的一间客厅后一鞠躬退了出去,这间屋子弥漫着一股松木的香味和少许的花香。房间整齐,讲究,最醒目的是墙上挂的画,满满的一屋子,尺寸不一,错落有致。

    祖玛环顾一周,发现多数都是战争的场面,其中人物栩栩如生,带头的英雄更是英勇神武,他们斩杀恶魔和海妖,带着巨龙凯旋而归。其中有几个身影经常出现,这让祖玛联想到了龙骑七将军,于是在画中开始搜索起希伯来的身影来。

    “让你久等了。”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从祖玛身后传来,他赶紧回头,竟发现眼前是一位端庄美丽的年轻姑娘。

    她秀气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正看着自己。

    “……啊……”祖玛一时语塞,竟然嘴里拌蒜,说不出话来。

    这个女子见状拉起裙角朝祖玛走来,“吾名艾丽,是希伯来的女儿,听说你是家父的远房亲戚,不知你该如何称呼?”。

    听了艾丽的声音后,祖玛感觉全身的骨头都酥了,因为声音实在太好听了,细腻柔美的声线犹如歌声,传到耳朵里,说不出的舒服。

    祖玛赶紧鞠躬,自我介绍道:“我……叫祖玛”,说话有些结巴,一方面是紧张,另一方面是祖玛面对陌生美女的时候通常会有点口吃。

    艾丽看祖玛样子呆呆的,眼睛还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说话又口吃,逗得她不由得笑了出来,“先生请坐吧。”艾丽等祖玛先落座后才在对面坐了下来。

    女仆给祖玛端上一杯清茶,茶香四溢,让他心神稍微安定了一些。

    他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美女,一身连衣裙,淡淡的粉色衣摆边装嵌着精致的蕾丝花边,两条蓝色丝带在领子前交织了两个蝴蝶结,微宽的领口隐约的透露着主人傲人的曲线,好一个窈窕淑女。

    “我来找希伯来伯伯,十年没有见到他了,仓促来访,还请海涵。不知他老人家身体如何?”祖玛逐渐平缓下来,开始把话引入正题。

    “恩,谢谢,家父身体无恙,不过,可能你这次来看不到他的。”艾丽微微一笑,露出了迷人的小酒窝。

    祖玛一听,心中一沉,“这……请问伯伯去了什么地方?”他语气中微带焦急。

    艾丽一听便知眼前的男子必是有求而来,于是说:“王宫有事召见,刚走几天,父亲说大概要去两个月左右,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在这里住下,等父亲回来。”

    祖玛陷入了片刻的沉思,“去了首都西斯罗德吗?……”他小声的嘀咕着。

    艾丽看祖玛一脸凝重,便问道:“请问有什么急事吗?我看我可不可以帮你解决。”艾丽以为祖玛是落魄才来投奔父亲的,毕竟老将军广结好友,也经常会有自称认识父亲的人来投靠的。希伯来为人豪爽,向来是来者不拒,甚至有求必应,也嘱咐过艾丽如果自己不在的话,要照顾好那些来访的客人。

    祖玛沉默片刻便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不了,我两个月后再来拜访,多有打扰请勿见怪,那在下就告辞了。”说完祖玛站起来就要离开。

    艾丽见他要走,赶紧拦住,多少要问个清楚,否则父亲回来也不好交待。“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找家父有什么事吗?等他回来我帮你先转达一下也好。”

    祖玛一听,觉得也对,不如给伯伯留下信息,也方便日后联系,“好吧,请在伯伯回来后告诉他,有一位来自里奥森半岛的故人找他就行了,他会明白的。”

    艾丽听完一愣,马上露出惊喜的表情,接着她很失礼的跑过来一把拉住祖玛的手,欣喜若狂的问道:“你是不是龙马!!”

    祖玛吓了一跳,没想到竟然一下被人认了出来,好在身边只有艾丽一个人,既然是将军的女儿,告诉她应该也无妨。

    “恩,我是龙马,对不起,情况特殊,所以隐瞒了真名,现在我叫祖玛了。”他带着歉意的看着对方。

    艾丽听到这里变得更加激动,她用力的握住祖玛的双手,大声问道:“你还记得我吗!!”

    祖玛发现面前的女子,正用闪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可是前思后想就是想不起这个人是谁,也许真的见过,但是女大十八变,实在看不出来她小时候长什么样。于是祖玛抱歉的回答道:“对不起,我想不起来了。”

    “呵呵,我猜你也不记得我了。”艾丽调皮的吐了吐舌头,露齿一笑,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高贵的感觉,反而是更像多年没见的友人那样,格外亲切。

    “实在不好意思,实在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了。”祖玛尴尬的挠了挠头。

    艾丽完全没有介意,只是呵呵一笑,然后从脖子上拉出一条项链,把埋在胸口里的饰品拿了出来,说:“恩,没关系,你原来也这么笨,对这个有没有印象?”

    祖玛一惊,“不会吧,你是……新娘?……”最后的那句说的有些心虚,特别小声,但还是被艾丽听到了。

    “恩,算你还有良心,我可是一直留着这个信物呢,我送你的那条呢?”艾丽揉着手中的玻璃珠,昂起下巴质问祖玛。

    祖玛一阵愧疚,没想到还能见到小时候一起玩过家家的朋友,“对不起,那个……”,没说完,他欲言又止了,因为想起了庄园已经成为一片焦土,心中一阵感伤。

    艾丽也意识到这点,想起了父亲说过祖玛的家园被屠杀的事,于是马上微带哭腔,一把搂住了祖玛的脖子,哽咽的说:“我还以为你也不在了,能再见到你,我实在太高兴了,呜~”

    真是个走运的家伙,短短的一段时间竟然被两个漂亮女孩抱过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桃花运?

    祖玛把艾丽轻轻扶开,笑着说:“一切都过去了,我有命活下来大概也是上天的安排。这次来,我希望能从伯伯这里得到点线索,日后好调查到底是谁才是幕后的指使。”

    艾丽灵机一动,马上跑到门口,打算去找纸和笔,“我要给爸爸写封信,叫他务必早点回来,如果他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高兴的不得了的。这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你等我一会儿!不许离开椅子!”艾丽命令祖玛坐在椅子上不许走开,因为怕他再次消失,说完笑着跑出了客厅。

    祖玛呵呵一笑,只能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等着艾丽忙活完。

    这个女孩没想到竟然是儿时的玩伴,记得当时她还是个小胖子,十年没见竟然变成了这等美人,女人的变化真是可怕。

    接着祖玛脸颊一热,她不会还把当时过家家的事当真吧?想着想着他不禁有些离神,转念又想,不行,还是别傻了,自己是什么身份,而且还有大仇没报,如果娶她等于害了人家,更何况自己只是个平头小子,相貌也不出众,没能力又没地位的,根本佩不上龙骑将军的女儿。最重要的是,他已经有了莉莉安,怎么能三心二意!

    想到这里,祖玛摇摇头,嘲笑自己刚才的痴心妄想。

    过不多时,就听过道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门被咚的一下撞开,走进来的是一个怀抱着各种玩具的艾丽,满满的一大包,都没过了她的头顶。

    进了屋,艾丽终于还是没抱稳,所有玩具像潮水一样倒向祖玛,把他压在底下。

    他挣扎了一下从玩具里探出头来,表情有些呆滞,不清楚状况。

    而艾丽则看着祖玛大笑起来,“呵呵,还有印象吗?这些东西,我可是收藏的好好的,你看你看,这个小熊,是你送给我的。”艾丽捧起一只棕色的小熊布偶举在胸前。

    “恩,这个熊我知道,是你从我这里抢走的,当时你还哭着说我欺负你。”祖玛轻轻的拍了拍熊的脑袋说道,眼中充满了回忆带来的欣慰。

    “啊?我怎么不记得了,啊,你看这本书,我们一起看过的。”艾丽又拿起了一本童话故事,嘴角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啊,原来在你这儿,我还以为丢了呢。”祖玛接过书,抚摸着书皮,软软的绒毛让他想起了儿时那美好的日子,接着深深的叹了口气。

    艾丽看他如此惆怅,也冷静下来,安慰他道:“龙马,开心一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祖玛抬头看了看艾丽,她担心的看着自己,于是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恩,会好起来的,啊,以后叫我祖玛,我已经改名字了。”

    “好傻的名字,发音特像你是猪吗?那好吧,可是我们单独的时候我可以叫你龙马吗?”艾丽依然面带微笑温柔的看着祖玛。

    “恩,当然可以。”祖玛露齿一笑,艾丽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两人静静的看着对方,仿佛又回到了两小无猜的时代,接着他们开始在玩具堆儿里翻着儿时的回忆。

    “……这个是什么?”祖玛从一个精致的盒子里拎出了一个长长的红线,在中间还系着一个邹邹巴巴的蝴蝶结,看起来已经很有年头了,这个结应该是一直没有打开过,而且脏兮兮的。

    祖玛盯着看了半天,却没有找到相关的记忆,刚要放下,就发现对面跪坐的艾丽正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祖玛觉得她的眼神有些灼热,感觉要是说不出这个绳子的来历肯定会让她很失望。

    “啊!这个绳子,原来如此,你竟然……还留着。”向来机智的祖玛怎么可能被这种事难倒,他一诈唬,艾丽就上当了。

    “你还记得,太好了,来,看看现在还合不合适。”说着艾丽把手指穿进了绳子末端的一个小圈中,虽然有些费劲,但还是戴在了无名指上。

    接着又拉起祖玛的左手,发现他的手变得粗壮了很多,试了试无名指,根本带不进去,于是便戴在了小拇指上。接着又把自己的红线也换到了右手的小拇指上。

    她举起小手,微带羞涩的说:“看,还是很合适的,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祖玛一惊,虽然想起了当时的约定,但他现在根本无法履行约定,所以装作忘的一干二净了,希望对方能生气,然后略过这个话题。“啊,对不起,……我……不能对你说谎,我不记得了……”祖玛面带歉意低下了头,等待着对方的反应。

    “是吗……我想你也忘了……”艾丽表情有些黯然,也把头低了下去,祖玛见状想要安慰她一下,刚探过身子去,就见艾丽猛的一扑,张开双手向祖玛一窜,嘴里大喊一声:“哇!”本想吓唬他一下,谁知祖玛下意识的左手一护头,右手一拳打了出去,瞬间反应过来,赶紧收拳,但还是轻轻的打在了艾丽的鼻子上。艾丽一缩,马上退了回去开始揉了起来,并伴随着一阵呻吟。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纯属意外意外!!”祖玛惊慌的爬过去扶住艾丽的肩膀查看她的伤势。

    “你还是那么粗鲁!气死我了!”艾丽的不满的哼了一声,样子及其可爱。

    祖玛这才想起了儿时也有这么一幕,当时艾丽假装摔倒,他刚要去扶,结果艾丽跳起来想吓唬他,却被自己一记重拳打破了鼻子。没想到今天这一幕再次上演。

    “恩,我想起来了,你那个时候也是想吓唬我,结果挨了一拳。真是不好意思,我无意的,你说吧,怎么惩罚我都行。”祖玛举起三根手指,表示愿意接受惩罚。

    艾丽见他这么诚恳,便又挺起胸膛,高傲的说:“好吧,本小姐原谅你,但惩罚还是必要的,那罚你在我睡觉的时候给我讲故事哄我入睡。”

    看着艾丽的红鼻子头,祖玛呵呵一笑,“恩,好吧。”

    “嘿嘿”艾丽就像小孩子一样捂着嘴吱吱笑了起来。

    两人又在玩具中翻了很久,追忆着童年的往事,至于那个约定祖玛就再也没有提过了,因为这种高攀实在是不现实。即使艾丽还坚守着儿时结婚的约定,祖玛也不能答应她,所以不如这件事再也不提了。

    到了睡觉的时候,祖玛还是应了艾丽的要求,一直在她整洁明亮温馨的闺房中,给她念书,讲故事。

    可是艾丽丝毫没有睡意,所以折腾的祖玛一直陪她到深夜。

    而艾丽一直专注于看着祖玛,估计故事她听进去的很少。后来他讲累了,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变得温和起来,反而起到了催眠作用,于是艾丽的眼睛也渐渐微闭。接着祖玛的声音也配合着逐渐放小,最后她终于闭上了眼睛,祖玛深呼了一口气,微微一笑,心想:艾丽一点没变,还是像孩子一样,不过睡相倒是挺可爱的。

    他站起来,帮艾丽把被子拉了拉,转身刚要走,却被一只手拉住了衣角,以为艾丽醒了,祖玛还说了句:“好了好了,明天再念吧。”艾丽却没有反应,没想到她睡着了还有意识。

    祖玛想把她的手放回去,结果攥的还挺紧,挣脱了几下没弄开。他叹了口气又坐回床边,也不敢动位儿,怕吵醒她。这一宿他没有睡,只是坐在她的身边看了她一整夜,时不时帮她盖盖被子。

    那只温暖的手始终紧紧的攥着他的衣服,感觉一松手,就要失去他一样。这让祖玛感觉很欣慰。没想到即使自己虎落平阳,依然有这么多人关心着自己。

    不过艾丽这个问题,祖玛只能把她当作朋友对待。

    现在他心里只是想赶紧见到将军,然后再计划下一步。但是伯伯不在,祖玛这两个月也不打算在这里等下去,因为他对莉莉安有些放心不下,于是还是决定先去安特港找莉莉安,反正也不远,大概一周就能到达,然后再回到这里找伯伯吧。

    他心里盘算好了之后,又想了如何辞别艾丽的事,就这样一宿过去了。

    第二天艾丽一睁眼,发现祖玛正睡眼惺惺的看着她,而且有些黑眼圈,一下感动坏了,激动的说:“你竟然在这里陪了我一宿?刚才我还在想如果第一眼能看见你就好了,没想到这是真的!”艾丽大喜过望,就像中了头奖拿在手里发现第二天没有丢一样。

    “恩,好不容易见到你了,就这么走了也太亏本了。”祖玛开着玩笑,还是把昨天硬被拉来讲故事的埋怨吞了下来。

    “呵呵,恩,我带你吃好吃的去。走~”说完艾丽一下从床上窜了起来,马上开始换衣服。

    “等等!”祖玛被她这一举动吓的有些不知所措,“你平时也这么换衣服吗?”

    艾丽这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对祖玛说:“忘记了,出去,出去。”她挥着小手示意祖玛上外面去等。

    “恩”祖玛站起来走了出去,出门后又把门带上。结果看到三个女仆正惊讶的看着自己,他一下明白她们误会了什么,但没多说什么,接着问道:“请问在哪里洗漱?”

    其中一个女仆马上露出笑脸,恭恭敬敬的给祖玛鞠了一躬,带着他去了洗手间。

    在祖玛身边一直伺候他的女仆表现的无微不至,服务很周到,脸上带着难以言表的神情,感觉像内定了什么,他也没多问,希望她们不要到处三八才好。

    片刻须臾,祖玛被带到了餐厅,长长的桌子在明亮的房间中显得更加整洁。周围的布置也处处显示着主人不俗的身份和审美。

    祖玛在下位处坐了下来,立刻有女仆过来给他倒上早茶,他拿起来轻轻的抿了几口,淡淡的甜味掺杂着茶香让他忘记了不眠的疲惫感。随后静静的闭上眼睛感受着这高贵典雅的气息,也回忆着曾经富足的生活。

    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门外有人走来,进来的正是艾丽,此时的她又恢复了平日的庄重娴静,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

    “昨日休息的还好吗?”艾丽打算以客套话开场。

    祖玛微微邹了一下眉毛,这不是废话吗,她知道我一宿没睡还这么问,但又不能表现得粗俗,于是假惺惺的说:“恩,承蒙关照,床很软,休息的还好。”

    艾丽点点头,身边的几个女仆一个个开始窃笑,很明显她们知道祖玛和艾丽一宿没有离开过房间,早上还说这种话,简直就是欲盖弥彰嘛,看来大家都误会深了。

    “昨天给你讲了一宿故事,害的我喉咙都哑了。”祖玛打算说点别的,顺便给自己澄清一下,结果没想到艾丽有些愧疚,脸一红低下头,事得其反,祖玛心知坏了,果不其然,周围几个女仆扑哧笑了出来,她们也许觉得这个男孩说话真是笨拙,为什么要用这种理由来开脱,算了,不解释了,君子坦荡荡,我又没干什么。

    接下来就是一阵闲聊,几乎围绕着平常的生活,祖玛用了一天的时间给艾丽讲述了如何死里逃生和后来的经历,艾丽不时的捂着嘴,眼睛红红的,一脸的心疼相儿。

    看的出来艾丽是真的很关心他,没想到过去那么多年她依然对祖玛的事这么上心。但最后在谈到明天要去与莉莉安会合的时候,艾丽有些不高兴了。没想到还有个情敌!

    说完,祖玛深深叹了口气,“一定要去,我放心不下。”

    “那……那你能不能把她带来,然后在这里住些日子,我保证会像亲姐姐一样的对待她,你也不想她再这么流浪下去了吧,而且可以利用我父亲的势力帮她来找人,这不是很容易的事吗?”艾丽积极的为祖玛安排着计划,企图让他留下来。

    祖玛显然对艾丽的建议有些动心,于是点了点头,“恩,我也这么想,那么我明天就去接她过来。”其实在伯伯的家中是最安全的,即使将来自己去找仇人,那么莉莉安也算有个安身的地方,虽然这有可能会违背妹妹的意愿,但哪个哥哥不会为妹妹着想呢。

    两人又谈论到凌晨,这回祖玛强烈要求到自己的房间去睡觉了,艾丽有些不太情愿,但还是给他安排了最舒适的房间,可是这个丫头却赖着不走,一直缠着他。最后还是被祖玛强硬的推了出去。

    在仆人眼里,平时任性的艾丽,竟然在祖玛面前变得极其温顺,这更让她们坚信两人关系不一般,随后便流传出了祖玛就是未来女婿这一荒诞的说法。更有甚者竟然给祖玛伪造了一个贵族身份,怀疑他是乔装出来游玩的王子,毕竟长相不差,对待下人又很和善,所以大家在短短两天里也对这位“女婿”有了很多好感。

    祖玛躺在床上,仔细盘算着将来的安排,渐渐的眼前一片模糊,进入了梦乡。

    一夜无话,转眼到了第二天,祖玛睁开双眼就看见门口等待帮他梳洗的女仆。

    他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落难之后就没再体验过这等待遇。

    不亏是贵族,下人的日常做的都很到位,简直无可挑剔。

    在换上艾丽送他的衣服之后,简直帅炸了,上身灰蓝色的制服,下身深褐色贵族裤,脚蹬黑色牛皮长靴,还有一把佩剑。祖玛在镜子前面转了几圈,脸上有点泛红,显然对这身衣服相当满意,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在他回头看那些女仆的时候,大家纷纷称赞,弄得他很不好意思,毕竟他还不太习惯女性夸自己英俊什么的。

    随后的早餐桌上艾丽改坐到了祖玛旁边,不停的打量着他,一会儿揪揪这儿,一会儿弄弄那儿,也对自己的挑选非常满意。

    吃过早饭艾丽挽着祖玛的手臂,漫步在后花园当中,并谈论着日后的安排,直到中午吃过饭,艾丽才安排马车,并坚持一定要亲自送行。

    不亏是贵族的专属马车,跑起来很带劲,花了两个小时就到了港口。虽然没有客船,但布鲁斯特家在当地就是权贵的象征,艾丽安排了一条快艇,并付了船长很多钱,要求他以最快的速度带祖玛到安特港,再以最快的速度把他带回来。

    船长当然乐意这份差事,本来就没几天路程,又能讨好布鲁斯特家,傻子才会拒绝。

    安排妥当后,艾丽来到祖玛面前,语重心长的开始和他交待。

    “记得一定要快去快回,估计父亲接到信也会马上赶回来,记得,我在这里等着你。”艾丽拉着祖玛的手说道。

    周围人看到老将军的女儿对这个男人如此关切,都暗暗羡慕起这小子来,毕竟艾丽是这里所有男人的梦想,她实在太漂亮了。

    祖玛朝艾丽一点头,笑着答应她:“恩,我会的,半个月后再见吧。”

    艾丽此时眼圈红红的,喃喃的说:“恩,一言为定。”

    离别之时,艾丽紧紧的抱住他,久久不肯松开。

    想不到的是,这次的旅程将是祖玛的不归路。

    (本章完)"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