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法阵破裂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直播成精app作者:醉又何妨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直播成精app》 第138章法阵破裂
    江灼就拿着这截白骨当成武器, 实在是又轻便又锋利,而且白骨本来就是整个法阵的一部分,非但不会如长剑那样受到腐蚀,威力反而还被助长。

    只见白影晃动,江灼霎时间展开攻击,一棒砸在另一名骷髅头上,随即身形晃动, 向后直刺,白骨搭配他的法力,竟然又将另一具骷髅刺了个对穿。

    一时间咔咔嚓嚓的响声不绝, 没用多少功夫, 白骨散落满地,法阵已破。

    等沈子琛回过神来,他发现周围剩下的, 只有面前试图保护自己的那两具骷髅了。江灼的长剑插在地上, 剑柄嗡嗡晃动, 似乎也在为主人欢呼。

    江灼一招手,剑回到了他的手中, 他随即抽出三张黄符一晃, 用长剑拍出,周围的尸气一扫而空。

    这一幕让观众们终于反应了过来。

    【我靠, 这不是真的吧?阵居然就这么破了?】

    【一开始看这直播, 就是觉得主播实在是长得好, 现在他的武力值都快要让我忘记小勺子的盛世美颜了。】

    【江灼牛逼!江灼我爱你!我也是弯的你康康我吧!】

    【前面那位男粉, 我觉得你会被飘飘毒打而死。】

    沈子琛目瞪口呆,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来,旁边的两具骷髅被拦腰斩断,冷冰冰的剑锋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面。

    “说。”江灼喝道,“你们还有什么阴谋!”

    沈子琛这次能够被委派过来对付江灼,简直是乐意之至,可是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自己这边带了这么多的人,还提前布置了阵法,居然都能被江灼一个人给收拾掉——要知道,这原本还是按照江灼和云宿川两个人的规格准备的!

    在他来之前,沈鑫给了沈子琛两瓶气体让他吸进去,一瓶呈深红色,一瓶则是明黄色,沈子琛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面对沈鑫他实在一句反抗的话都不敢说,乖乖找来吸管,把两小瓶气体都吸进去了。

    如江灼所料,那正是沈鑫为了能让人怂且没用的沈子琛顺利办事,同时也是想要实验一下效果,让他吸进去的高浓度“兴奋”和“勇气”。

    此时,沈子琛被江灼拿着剑架到脖子上了,明明应该很慌乱很害怕,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偏生就觉得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高兴在萦绕似的,总感觉想笑两声。

    他知道江灼脾气不好,生怕把对方激怒,凭借着求生欲死死忍住了,连自己都在心里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沈子琛道:“我不知道了,我真的不知道了!都是我爸指使的,不信你去问他,他就让我把你和云宿川引过来弄死,真的没再说别的啊!”

    江灼眉梢一扬,冷笑道:“是吗?”

    他用剑面拍了拍沈子琛的脸,玩味道:“他就没告诉你,弄不死我们,你就不要活着再去见他?”

    ——这话,沈鑫还真说了,只不过措辞用语要比江灼婉转温柔一点而已。

    沈子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正在这时,云宿川那辆银灰色的小轿车从不远处开了过来,直冲向江灼他们的位置。

    危急之际,小轿车竟然活生生憋出了话来,慌慌张张地狂吼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撞到了,快躲开快躲开!千万不能让我撞到你啊,撞到你主人会把我砸成废铁的,虽然我真的很贵——啊!!快—躲—开——”

    江灼头一回知道这辆车居然还有把好嗓子,默默向后退了两步,小轿车伴随着尖叫声堪堪在他前方停下,溅了沈子琛一身水。

    王素佳脸色苍白地将车门推开,后座上,两个孩子裹着江灼的外衣睡的正香。

    江灼诧异道:“你们怎么没走?”

    以王素佳对丈夫的挂念,他还以为几个人上车之后就会立刻去找任庆伟了,云宿川在那边,江灼也放心,却没注意对方一直没走。

    王素佳的手还有点发抖,紧张道:“我……不是,我刚才想帮忙来着,想开车把那些骷髅给碾碎,但是,我驾照还没下来,我怕不小心撞到你……”

    江灼:“……”

    他这才明白刚才这辆车直直冲着自己冲过来并不是错觉。

    “现在应该怎么办?”王素佳看了沈子琛一眼,紧张地问道。

    江灼想了想,说:“上车,去找你丈夫。”

    他说完之后又赶紧补充了一句:“你坐副驾驶。”

    小轿车:“啊啊啊啊啊……啊,吓死我了。”

    江灼做出决定之后,毫不客气地把沈子琛一掌劈晕,原本想带着他一起上车,但是转念一想,这家伙什么用没有,谁带着拖谁的后腿,就算是当人质都不够格,还是算了。

    他完全相信以沈鑫的智商,不会脑残到只派一个沈子琛过来就想把他和云宿川都给收拾了,这件事肯定还有后续陷阱,现在既然已经身在局中,也只能走一步说一步。

    至于沈子琛,他已经是沈鑫的废棋,要清理破烂也是沈鑫自己的事,江灼没兴趣代劳。

    他上车发动之后,车子向着之前云宿川他们所在的位置飞驰而去。

    江灼想的没差,沈鑫确实还有后招,而且正好被云宿川所在的那一头赶上了。

    他离开之后,云宿川大约又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将围在窗户外面的怨灵一一收拾干净。他下手极狠,素来是不给人留半点后路的,也不管外面那些怨灵是不是□□控或者有冤屈,干干脆脆一招一个,把它们全部都打了个灰飞烟灭。

    任庆伟已经在旁边看懵了,云宿川收手之后,一把揪住他说道:“你们当初是在哪里布阵的,快带我去!”

    他对阴气的感应更为灵敏,如此焦急,自然也是因为感觉到了整个法阵已经是岌岌可危的状态。

    任庆伟刚刚近距离围观了实拍驱鬼大片,还有点不在状态,闻言愣了愣。云宿川原本不是个急性子,但他不知道江灼那边的情况,又必须把这里稳住给对方减轻压力,心里也是火烧火燎的,催促道:“快点啊!”

    任庆伟犹豫一下,说道:“那……来吧。”

    这本来是个应该严格保守的秘密,但事态发展到这种程度,告不告诉云宿川也不会有什么大影响了。两人冒着大雨在乡下泥泞的道路上匆匆奔走,有的村民看见之后出来了一问,也就跟在了后面。

    云宿川能够感觉出周围气温降低,阴气越来越重,四周都是白茫茫的雨雾,所有的东西都只剩下一层模模糊糊的轮廓,难以辨别方向。

    周围充满了未知,这种情况是最凶险的,任庆伟完全是凭借着对村子的熟悉以及法阵同他的感应前行。云宿川跟在他身后半步,全身的感官都被调动起来,警惕的感知着身边的每一分变化。

    突然,任庆伟兴奋地说道:“地方到了!”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是精神一振,任庆伟干脆就直接向着那边跑了过去。

    云宿川跟在他后面走了两步,突然神色一凛——他也察觉到,雨停了。

    “等一下。”云宿川猛然伸手,一把将任庆伟拽住,“危险!”

    任庆伟被他拉的一个踉跄,不得不收住脚,刚要问发生了什么,就见云宿川迅速摸出一样东西,向着前方投了出去。

    “五雷伏丁,护佑我灵!”

    他扔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金色令牌,又转眼间顺着口诀长到了三人多高,轰然一声,重重立在了所有人的正前方。

    令牌刚刚立好,所有人都觉得脚下的地面上传来一阵剧烈的震颤,刺目的白光一闪即逝,狂风呼啸,白雾一扫而空。

    有不少人站立不稳,东倒西歪地坐倒在地,双眼惊恐地向前面望去,才发现面前纪念法阵建成的石碑已经蹦碎,满地都是碎石残渣。

    任庆伟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法阵破了!

    云宿川面沉如水,一语不发,静静看向前方。

    一团黑雾从蹦碎的石碑上方升起,不断晃动涌动,竟然好像挑衅一般,除此之外,周边的地面上也有不少黑雾团团涌起,并且向着中间汇聚。

    云宿川能够感觉到自己所操控的防守型法器上传来巨大的压力,紧接着,黑雾陡然膨胀,云宿川眉头一蹙,运力于掌向外平推而出,夹击之下,那块金色的令牌陡然碎裂。

    “啊!”

    周围东倒西歪的村民们见识到了这一幕,纷纷发出惊呼,只见黑雾气势汹汹,如同一只形状怪异的巨大野兽,向着他们的方向吞噬而至,所到之处,树木拔根,寸草不生。

    从看到法阵破裂之后,云宿川的表情就一直很严肃,但倒也不见慌张。见到这一幕,他的手掌变推为抓,已经碎裂的令牌回撤到他的身前,不再跟黑雾强行较劲。

    令牌的碎块随着一阵打旋的风浮动在半空当中,一时间金光耀目,相互勾连,重新形成了一条环带状的光网,把人们包裹着保护在了里面。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见到黑雾被云宿川拦住了,村民们稍稍松了口气,但紧接着便有人高声叫嚷起来。

    又有人惊恐地喊道:“人脸!人脸!那雾气中怎么有那么多的人脸啊!”

    ——就在这片刻的功夫当中,刚才还是乱七八糟一团的黑雾逐渐有了形状。它吸收了周围土地中被压制多年的所有冤魂戾气,凝结成了一个足足有七八米高的铁塔状怪物。

    渺小的人类还没有一个“塔底”高,纷纷仰起头来,长大嘴巴,呆呆地望着这个庞然大物。

    黑雾的轮廓愈发清晰,他们能够看到,怪物全身上下由无数张人脸组成,成千上万张嘴开开合合,争先恐后地诉说着自己的怨恨和冤屈。

    “恨啊!苦啊!怨啊!”

    “我是你的亲人,你为什么要放弃我?赔我的命,你赔我的命!”

    “根子,根子,你在哪呢?你把我埋在土里,我好冷啊,我现在回来找你了,我真的好冷啊……”

    这样的哀乎之声此起彼伏,村民中有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只吓得面如土色,抖若筛糠。

    怪物大步向前走来,试探着触碰了一下令牌碎块组成的结界,嘶啦一声如同电流经过般的声音响起,不少人发出惊叫,怪物没能成功突破包围,结界上的金光却也黯淡了许多。

    云宿川站在原地观察了片刻,然后抬起手臂,右手手指并拢掐诀,自上而下,在半空中缓缓划过。

    一把半悬着的黑剑随着他的手势显形,云宿川手握剑柄出鞘,紧接着目光一凛,飞身腾跃而起,剑光闪动,紧接着,无匹剑气纵横翻涌,气势如虹,直劈向前!

    剑锋精准地刺进了黑雾,铁塔怪身上的数千张嘴同时哀嚎,整个躯体有一瞬间的涣散,被云宿川刺出的创口周围,有一圈的人脸消失无踪。

    云宿川一击得手,并不恋战,落回到地面上后退几步,神情凝重。

    他几乎在20岁之后就没怎么使用过自己的兵器了,这一招主要的目的也是在于试探,虽然产生了一定的效果,但是不得不说,怪物受到的伤害比云宿川想的要小多了。

    其实说句实话,不少的村民即使遭到厉鬼的报复都是活该,他们既然享受了用对方血肉栽培出来重生之花所带来的钱财,就应该为这些年的好生活付出相应代价。如果怪物所要报复的仅仅是其中的一两个人,云宿川眼睛也不眨的就能把他们给扔出去。

    可现在怨气被压制太过,整个事态已经失控,如果放任对方大开杀戒,整个村子被毁了之后,这种危机就会继续向外面扩散,到时候后果就严重了。

    云宿川心念电转,衡量利弊,而后再次发动攻击。他的剑光快如闪电,将黑影身上由人脸代表的怨气一一打散。眼看形势即将逆转,原本七八米高的怪物缩减到了五六米,宽度也小了一些。

    云宿川正要再接再厉,对方忽然仰头向天,无数张嘴同时张大,发出一声咆哮。

    随着这震耳欲聋的吼声,他的身上倏忽有几团黑气弹了出来,云宿川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连忙后退躲闪,但紧接着,他就看见几名前排的村民像是中了邪一样,突然朝着怪物跑了过去。

    “我错了,我不应该不给你治病!”“我有罪!”“闺女啊,爹对不起你!”

    这些人像献祭一样展开手臂,哭喊着表达自己的悔意。怪物身上裂开一个大口子,从里面伸出七八道“黑手”,向着那些人抓了过去。

    “不好!”云宿川一惊,意识到怪物的实力被自己削弱之后,想出了吞噬村民们来为自己提供给养的损招,一旦让它得逞,不光要搭进去几条人命,对方也将在短时间之内实力大增。

    云宿川以最快的速度掏出几张符咒,迎风一晃,火光燃起,向着那几只“黑手”打了过去,他也随之向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正要设法阻止,忽然发现从怪物的侧面斜刺里冲出来一个人,二话不说就是一剑横扫!

    剑锋未至,剑气先到,势如虹练,快逾电光,周围顿时金光大作,黑气四散,仿佛天地间为之一清!

    然而这凌厉无匹的一剑并不是冲着那个怪物去的,而劈在了正向前奔跑的村民与那怪物中间的空地上,生生将地面砍出了一道深沟。

    这样一来,被迷惑的人们纷纷被绊倒,一头扎进了沟里,有人则干脆直接被剑气掀飞了出去,虽然难免受伤,但好歹也阻碍了一下他们前进的步伐。

    这招极巧妙也是极凶险,只要剑锋稍稍歪斜一点,就能当头把好几个大活人劈成两半。可见出手者不光剑法精准,胆子也极大——正是江灼。"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