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幡然醒悟,匆匆收场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樱花落尽念离别作者:元拾柒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樱花落尽念离别》 第三十章 幡然醒悟,匆匆收场
    体育课结束之后,大夏天的一活动就出汗,于是中午陆荫荫就回宿舍冲了个澡,不知是吹了风还是抵抗力太差,下午开始出现感冒的症状,晚自习之前居然发起烧来。 病来如山倒,陆荫荫无精打采,病恹恹的吃了齐晓飞给她带的晚饭后,吃了药,症状似乎一点都没减轻。 齐晓飞看她烧的面色潮红,忙摸摸她的额头,温度高的吓人,有些拿不定主意,便跑去找顾锦言,顾锦言一听,当机立断的说“你给她请假,我跟她去挂吊瓶吧,本来就笨,别把脑子烧坏了” 顾锦言急急忙忙的回教室,让林墨念给他请假,林墨念问他怎么了,顾锦言随口答了一句“小萝卜,发烧了,我跟她去打针” 林墨念虽然担心,可有顾锦言这座大山横了中间,他什么也做不了,也不能当着他的面表现出什么,只好答应着,心里却更加清楚,要追陆荫荫到底有多艰难。 顾锦言现在最头疼的是怎么才能动员陆荫荫去打针,陆荫荫从小就晕针,一看见尖尖的针尖,全身就开始哆嗦。 记得小时候,具体是多大顾锦言想不起来了,在学校里排着队打预防针,陆荫荫杀猪般的哭声,以及季云哲的胳膊被她挠出血来,他倒是记忆犹新。 顾锦言自我催眠的认为,陆荫荫现在长大了,都是十八岁的姑娘了,不至于还那么幼稚那么任性,便心一横去教室找陆荫荫。 陆荫荫正烧的五迷三道的,迷迷糊糊的看到顾锦言过来了,便问了声“顾老二,找我干什么?” 顾锦言特别委婉的说“我听说你发烧,请假吧,你顾二哥哥带你玩去” 陆荫荫晕晕乎乎的说“不去,不去,顾二你别在这糊弄我” 顾锦言又继续哄道“没糊弄你,真的,快起来,走吧,走吧,晓飞就给你请假了” 陆荫荫被顾锦言扯着胳膊拽了起来,齐晓飞有些担心的问“顾锦言,我用不用跟你们一块?” 顾锦言淡定的说“不用,多大点事,我自己就办了” 说完就扯着陆荫荫往外走,陆荫荫嫌弃的一把拍掉他的手说“别拉拉扯扯的,说吧,要领我去干嘛” 顾锦言看看被陆荫荫拍掉的手,莫名心情就不太好了,可还是好脾气的说“去对面小区的诊所看看,量量体温,我怕你烧傻了” 陆荫荫知道顾锦言也是关心自己,便不再跟他计较,顾锦言却是怀揣着自己的小心思,俩人罕见的一路无话到了诊所。 结果用体温表一量,陆荫荫体温都升到40度了,而且吃了药一下午都没降下来,这就有点严重了。 医生建议说打个退烧针,好的还快一点,顾锦言忙点头同意,却回头一看陆荫荫恨不得用眼神杀死他。 陆荫荫也知道自己从小体质太差,如果不及时退烧,万一真烧成小傻子,这世间可是又少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可爱,只能被动同意。 医生扎针之前,陆荫荫与顾锦言一再协商,一会一定要捂住她的眼睛,千万别让她看到针头。 自知自己的任务艰巨的顾锦言,连连点头让她放心,一定不让她看到针头,他以为这样就行了,可永远都无法预料陆荫荫下一步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顾锦言伸手给陆荫荫把眼捂住,眼看找到了血管,针头刚接触到皮肤,要扎进去的那一刹那,本来躺着的陆荫荫一把抽回手,大喊着“顾锦言,我害怕” 顾锦言莫名就被扎针的护士训斥了一顿,让他一定按住陆荫荫的胳膊,顾锦言答应着,又赶紧安抚陆荫荫说“没事的小萝卜,你要害怕,就用手拽着我的胳膊” 顾锦言看惯了陆荫荫平时像个活宝一样,再看到她现在像个无助的小兽,顾锦言心里说不出来的心疼。 第二次扎针,顾锦言一手捂住陆荫荫的眼,一手按住她的胳膊,捂住眼睛的那只胳膊还被陆荫荫的指甲掐进了肉里,针头往血管里进一下,陆荫荫就掐的他一下比一下狠。 顾锦言表面上面色如常的配合着护士,嘴里不停的说着话,分散陆荫荫的注意力,急出了一身汗,后背早已经湿透,胳膊已经痛的火辣辣的,不像自己的似的。 顾锦言不断安慰自己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痛算什么,终于护士粘上胶布,转身端着托盘走了并一再叮嘱顾锦言说“同学,看好你小女朋友,别让她乱动,万一鼓了针,还要重新扎” 陆荫荫听到小女朋友几个字,刚才的恐惧顿时没了,赶紧出声反驳道“他是我堂哥” 而护士早就已经走了出去,顾锦言好笑的说“感情说你是我女朋友,你还挺委屈的” 陆荫荫臭着脸说“说的跟谁稀罕似的,顾老二,你把我坑出来,就是为了来让我扎针的” 顾锦言嬉皮笑脸,满是不屑出声道“我还用坑吗?我都想好了,你要是不出来,我背也把你背出来” 陆荫荫毫不客气的说“我渴了,要喝水” 顾锦言忙屁颠屁颠的去给她买水去了,完全不在乎被陆荫荫掐过的胳膊还火烧火燎的痛,匆忙回来把水递给陆荫荫,却被陆荫荫眼尖的看到了他的胳膊上已经青紫一片。 陆荫荫有些心虚个愧疚的说“顾二,你胳膊没事吧?” 顾锦言丝毫不在乎,大大咧咧的回她“没事啊,只要你赶紧好了,就啥事都没有” 陆荫荫本不想煽情,可还是忍不住的煽情了一下,特别真诚的对他说“谢谢你,顾锦言” 顾锦言一听这话,顿时就不高兴了,说道“小萝卜,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跟我说谢谢也太见外了” 还差半瓶点滴就要打完的时候,下了晚自习的林墨念和齐晓飞一起过来了,陆荫荫这样居然都能睡着,对他俩的到来全然不觉。 林墨念很自然的伸手摸了摸陆荫荫的额头,已经开始退烧了,便放下心来。 本来还在跟齐晓飞讲陆荫荫的怂包样的顾锦言,看到林墨念把手放在陆荫荫的额头,立马就不高兴了,直接上前一把拍开道“别动我们家小萝卜,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林墨念淡漠的声音回他道“我再说一次把我们家去掉,至少现在还不是你们家的,将来也不会是” 此时的顾锦言还并未完全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只是依旧不高兴的说“不准动就是不准动,要不跟你绝交啊” 陆荫荫在林墨念摸她的额头的时候已经醒了,为了避免尴尬,一直都在装睡,见顾锦言和林墨念争执起来,便装作刚睡醒的样子,挣扎着要坐起来。 站在旁边的林墨念伸手就把她扶了起来,顾锦言心里顿时又不高兴了,他觉得自己这一整晚都不正常。 好不容易将剩下的半瓶药打完,护士来拔针的时候一再交代明天如果继续发热,还要过来接着挂,顾锦言一听明天要是继续,自己这胳膊这几天就别打算痊愈了。 林墨念听到护士这么说,便跟陆荫荫说“明天要是再来,我跟你一起吧,你看顾锦言的胳膊一时半会也好不了” 顾锦言本来打算跟陆荫荫打持久战的,结果林墨念这么一说,他心里更不高兴了。 陆荫荫听林墨念这么说,又看看顾锦言,有些不情不愿的说“明天再说吧,万一我要不发烧了呢” 四个人一起回到了学校,陆荫荫和齐晓飞到宿舍之后,钟亚楠忙假惺惺的问道“陆小妹,有没有好一点” 陆荫荫淡淡的回答“好多了,感谢关心” 钟亚楠虽然眼里心里都特别不待见陆荫荫,但为了粉饰太平,让大家看起来表面上都和和气气的,也只能装模作样,忍气吞声。 而陆荫荫只要别人不惹她,她也懒得跟别人斤斤计较,她已经知道了钟亚楠在她背后搞得那些小动作。 可本来心中就有所愧疚,她也没想到会和钟亚楠喜欢上同一个人,曾经跟钟亚楠关系有多好,现在心里就有多痛。 所以钟亚楠只要不是太过分,她也不会去揭穿她,就维持现在表面风平浪静的状态,便是最好的。 回到宿舍的顾锦言,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喜欢陆荫荫,可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他的理想可是肤白貌美大长腿,陆荫荫一项都不占。 可再回顾一下他那些惨痛的恋爱经历,无不意外全都与陆荫荫有关,他好像习惯了从小到大都有陆荫荫的生活。 习惯了她的音容笑貌,习惯了她的饮食喜好,习惯了把她划为自己的私有物品,所以才会一再强调是他们家的小萝卜。 而再看林墨念对陆荫荫的关心,他竟不知道陆荫荫和林墨念什么时候已经熟稔成这个样子,莫名就让他有种危机感。 顾锦言开始恐惧陆荫荫万一被别的男生拐走了,他该怎么办,既不愿承认自己喜欢陆荫荫,又害怕陆荫荫的生命中那个男孩子的出现。 所以沉默了一晚上的顾锦言,终于做出一个伟大的决定,那就是见神杀神,遇佛*,只要有哪个男生有这个苗头,想要靠近陆荫荫,他就一定要把他们的想法扼杀在摇篮中。 包括他下铺的那一位,他的同桌,林墨念同学。 林墨念观察了一晚上顾锦言,平时都叽里呱啦话不停的,可自从回到宿舍之后,就如老僧入定般一言不发。 林墨念还是有些敏锐的察觉到顾锦言情绪的变化,尤其是对陆荫荫的态度,自从他不再到处追那些奇奇怪怪的妹子之后,现在好像心思全在陆荫荫身上。 而且只要他一靠近陆荫荫,顾锦言就像老母鸡护小鸡崽子似的,赶紧就把他驱逐,林墨念现在感觉压力山大。 本来一个钟亚楠,时不时的出现在他面前,就让他烦不胜烦,无力招架,顾锦言又抽风般的出来横插一脚,林墨念觉得万里长征才刚刚开始。 中专第二年,在每个人都各怀心事的情况下,匆匆收场,如风吹过大地了无痕迹。 陆荫荫多年以后再想起,居然神奇的发现除了那场美丽的樱花雨,其他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无迹可寻。 十八岁的我们都已经长大,心里忽然就多了很多的小秘密,不能对别人说。 成长正一步步的教会我们,该如何才能用更坚硬的壳包裹自己,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总在你回头张望时,只看到了当时的明媚,却好了伤疤忘了痛。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