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他的女人从正门进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盛宠小辣妃作者:雁门清高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盛宠小辣妃》 175 他的女人从正门进
    “主子,陆家的轿子已经停在门口了,”玉翅忙疾步走了进来,她看着端坐在了铜镜前的楚悦到底是心头微微有几分难过。

    毕竟主子是那样要强的一个女子,此番不光从楚家被赶了出来却不想还是做了陆家世子爷的一个小妾。

    这女人啊,哪怕是嫁到小户人家还是要做正妻的,之前的柳姨娘为了楚家做到了那个程度最后还不是个惨死,况且永宁侯府那么大的家业,一个小妾若是真要生存下去不知道有多难。

    不过好在世子爷对主子还算是尽心尽力的,只要世子爷喜欢想必主子的日子不会那么的难熬吧?“

    楚悦点了点头,哪里看不出来玉翅和红笺两个丫头的心思,她冲她们笑了笑道:”你们两个不必担心我,这一路你们跟着我走过来,都晓得我这人是从来不吃亏的。”

    玉翅和红笺顿时笑了出来,这倒也是,主子从来都是不吃哑巴亏的人,但凡惹了主子的人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当下里两个丫头心头松了口气,随即跟在楚悦的身后出了正屋的门。

    毕竟是纳妾也不是迎娶,仪式也是简单到寒酸的地步,没有喜婆背着只能自己走出去。

    外面也就是一顶挂了红的两人抬轿子,两个面相还算和善的婆子侯在那里,见到楚悦从里面走了出来忙迎了上来请安道:“老奴给姨少奶奶请安,请姨少奶奶上轿!”

    姨少奶奶四个字儿陡然而出,听在楚悦的耳朵里着实的刺激的慌,她特么的终于成了一个小妾!

    “嗯,”楚悦转过身示意红笺打赏,红笺忙上前一步打赏了婆子一并抬轿子的轿夫,那些人一看手中沉甸甸的银子倒是一个个眉开眼笑,路上也没有出什么幺蛾子,顺顺当当被抬进到了永宁候府。

    轿子径直停在了永宁候府的后角门,毕竟是小妾,走不得正门,但是因为永宁候府毕竟和楚家之前还闹着别扭,故而候府里的人是存着几分羞辱楚悦的意思在里头的。

    一般小妾最起码从侧门进,如今直接被抬到了后门,这也是给了楚悦一个下马威。

    楚悦被玉翅扶着从轿子里走了下来,刚一抬眸便看到角门处站着的身材高大的陈墨川,一身大红喜服,头发用赤色缎带高高束了起来,衬托着那张俊朗非凡的脸居然显出了几分别样的邪魅来。

    她不禁微微一愣,妾室进门按理说不必夫主亲自来迎接,这个家伙倒是要做什么。

    楚悦一时间有几分愣怔,却不想陈墨川缓缓走了过来站定在了她的面前。

    楚悦忙抬眸看去,却不想陈墨川一言不发弯腰却是将楚悦打横抱了起来。

    楚悦不防备他来这一出子,不禁惊呼了一声忙抬手紧紧抓着陈墨川的手臂低声道:“你干什么?”

    陈墨川淡淡笑了出来,眼底的冷冽却是一闪而过,他没想到云氏居然给了楚悦一个下马威?

    陈擎苍当年宠妾灭妻,云氏当年出身低微也就是个边关卖唱的歌舞伎却被陈擎苍宠成了掌心宝。

    陈墨川的亲生嫡母何氏出身书香世家,祖父礼部何侍郎更是才高八斗,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被陈擎苍羞辱至此。

    她身为正室肚子里怀了嫡子还没有生下来便晓得自己的夫君居然外头养了一个歌姬还早就有了孩子,甚至是个比她的孩子还早出生的儿子。

    她到底是个骄傲的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对待,最后郁郁而终,留下了年仅三岁的小世子。

    后来陈擎苍更是将云氏接进了府里头,虽然云氏进了府里头后也是规规矩矩行事,而且对他这个小世子也是宠爱有加。

    云氏凭借着这份儿口碑做到了永宁候府侧夫人的位置,只是身份到底是个坎儿,也不能被封为诰命夫人,可是永宁候实在是宠她宠得厉害,没有给她候府夫人的名分却是给了她独一份儿的恩宠,到现在都没有再娶妻。

    只是现在陈墨川已经不是原来的小世子了,之前的那个陈墨川就是个没脑子的棒槌,以为云氏这个后妈对他有多好。

    人人都说云氏对待自己的继子陈世子分外的尽心尽力,什么都是用最好的,陈世子想做什么便尽力满足他,对待自己的儿子却是苛刻得很,早早便送出去学武修文,倒是将陈世子养的白白胖胖。

    呵呵!陈墨川不禁齿冷,这才是叫真正的捧杀,杀人与无形之中。

    云氏这便是得了一个好名声并且将陈世子养成了一个无法无天的废物点心。

    短短几年陈世子便被自己的长兄超越,庶子取代陈世子继承世子位怕也是水到渠成,只是没想到一场剧变会让陈世子的灵魂也换了去。

    如今他步步为营已经让庶长兄在陈家怕是撑不下去,云氏怕是这一次坐不住了去。

    陈墨川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拿楚悦开刀,虽然楚悦做了他的妾室但是不至于被人从后门抬进来。

    之前他还吩咐在西侧门命人候着,却不想楚悦居然被人抬到了后门,这不是打他陈墨川的脸吗?

    诺大的永宁候府,他陈世子纳妾用得着旁的人指指点点?若不是云氏暗中支持,府里头那些狗奴才哪里敢这样办?

    之前父亲便不想楚悦进府里头来,云氏这般做为倒是为了讨好自己的父亲。

    呵呵!他陈墨川的女人何时成了别人上位的垫脚石,不想活了吗?

    楚悦紧紧抓着陈墨川的胳膊,却是抬眸惊讶的看着陈墨川那张冷峻万分的脸,他这是闹哪样?

    虽然是纳妾但也是喜庆的事儿,何止这般的整肃,搞得气氛很是尴尬。

    “喂,你到底想要干嘛?”看着陈墨川冷峻万分的表情,楚悦是真的有一点心慌。

    “闭嘴,不要说话,一切听我的,”陈墨川的声音冷淡至极,却是带着几分不容违抗的威压。

    楚悦彻底闭了嘴,这个人爱咋咋吧,反正这是他陈墨川的地盘儿,他的地盘儿他做主。

    不多时陈墨川抱着楚悦便到了正门,那些在后门角门里候着的云氏的亲信却是狠狠吓了一跳。

    世子爷这是要干什么?抱着一个小妾从正门儿进府这不合规矩啊!

    很快便有人疾步去正院禀告侧夫人云氏,云氏倒是大吃一惊,虽然陈墨川如今也算是翅膀硬了去,可是到底是害怕侯爷的,她倒是要看这个陈墨川能闹出什么花样儿来。

    楚悦这个女人也是个厉害人物,今儿绝对不能让楚悦顺顺当当进这个家门。

    如今南疆战事吃紧,侯爷早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但是不等于府里头没人给他们立规矩?

    陈墨川刚将楚悦绕着外墙抱到了正门口,便命人将正门打开,随后准备好的鼓乐手倒也是吹打的热闹。

    楚悦顿时有几分傻眼,这厮不像是纳妾这个阵仗倒像是娶妻。

    她虽然不在乎这些虚名可还是被陈墨川的大胆安排狠狠吓了一跳。

    她和陈墨川都是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可是不代表这个时代也是文明开放的。

    这个时代自然有这个时代的规矩,妻就是妻,妾就是妾,陈墨川这样按照迎娶正妻的规矩将她从正门儿娶进去,这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

    轻则不懂礼数,重则不守祖宗规矩,再重则违抗整个大周的礼仪纲常,这个臭小子怕是不想活了吧?

    身为世家的世子这样做可能会被弄掉世子位的继承权都是有可能的。

    楚悦低声道:“陈墨川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当真要坏了这个时代的规矩?”

    陈墨川将楚悦扶着站稳了后冷冷笑道:“规矩都是人定的,今天既然是他们先坏了规矩,咱们两个也跟着坏一把呗!”

    楚悦点了点头冲陈墨川比划了一下大拇指,倒是无话可说,这是个狠人!

    陈墨川随后牵着楚悦的手刚走进了正门却不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袭来,倒是堪堪挡住了他们两个人的去路。

    楚悦忙抬眸看去倒是微微一愣,只见迎面走了一个被一群丫鬟婆子簇拥着的中年妇人,虽然容貌上难免有几分沧桑,可是倒也是清秀得很。

    只是在这份儿清秀中却是多了几分大气和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媚劲儿,看着便令人心动不已。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寻常的天青色裙衫,黑漆漆的头发却是盘成了一个简单的妇人发髻,没有太过华丽的头饰也就是简简单单的珍珠钗子,只是那眉眼间一晃而过的冷冽让楚悦立马猜到这便是永宁候府大名鼎鼎的侧夫人云氏。

    只是让楚悦稍稍感到诧异的是,这个逼死了侯府正室夫人的云氏倒是没有想象的那般的嚣张,却是温和柔弱的一个女人。

    她此番看向了陈墨川倒是眼底微微一闪,随即却是带着几分长辈的语重心长叹了口气道:“默川,你这是做什么?二娘晓得你喜欢楚姑娘,只是老祖宗的规矩不能坏了去!做妾就要有做妾的规矩,从正门进来实在是不妥当得很,二娘也是为你好,你这样闹出来,倒是惹人笑话得很。”

    楚悦暗自点了个赞,这个话儿说的厉害,处处为陈墨川考虑,但是她总觉得这个女人的手腕儿不简单啊!

    不过面前这个女人估计没想到陈墨川才是个更难对付的老狐狸,她暗自定了定神却是藏到了陈墨川的身后,这事儿她是准备看好戏了。

    陈墨川抬眸看着面前装模作样的女子,唇角微翘却是露出了几分嘲讽缓缓道:“多谢二娘关心,只是本世子喜欢谁,怎么娶,倒是不容外人指点,本世子晓得分寸。二娘若是有这个闲心还是多关心一下大哥吧?毕竟庄子上的环境也不好,听闻他最近病了去?”

    云氏猛地抬眸看向了陈墨川,脸上的那份儿慈母的神色却是再也维持不住,眸色间掠过一抹冷冽,只是随后脸上晕染着一抹笑意,笑容微微有几分僵硬。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