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chapter 225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小日子作者:何书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小日子》 第225章 chapter 225
    在姜逸安排的水军的推波助澜下, 很快就有关于离辛是某某富商的儿子, 家里很有钱,真人也长得非常帅, 从小帅到大, 媲美艺人明星, 穿得普通是因为比较节俭,不喜欢铺张浪费。

    极尽所能的捧, 各个点都夸大其词, 反正就是要盖章你是高富帅。

    离辛的黑粉截图作者早期的作说反驳这种言论, 有人被带节奏,附和水军, 帮腔说作者这么说是因为上学的时候,家里不想将儿子养成挥金如土的习惯,为了培养他坚毅的性格,生活费一直很克制,和普通上学党没什么两样,又不是没有那种家里很富, 但上学的时候看起来普通的人啊。

    “不是所有的有钱人都喜欢一身名牌,没事儿就打游戏撩妹!”

    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这样, 还引得不少人分享了自己的大学日常见闻。

    “我以前一个同学, 用的护肤品都是很平价的那种, 穿得也普通, 以为家里只是一般, 没想到有天看到她妈妈开了一辆劳斯莱斯的幻影送她来学校,在拐角处停下来,被我无意间看到了,从此对她肃然起敬,因为我觉得如果我家里很有钱,我可能比现在买的更疯狂,我每周做兼职就是为了多挣点零花钱,可以自己买喜欢的化妆品护肤品什么的,她对化妆完全没兴趣!”

    诸如此类的反转发了很多。

    其实这就是黑子与水军的战斗,波及到了一些喜欢离辛的比较小的读者,有些读者只看到冰山一角,便觉得这是真的,这样的言论传开了。

    黑子的反应更加激烈,极力要拆穿水军对离辛的吹捧。

    最后把战场都转移到时意的微博评论区了。

    各种冷嘲热讽。

    闹腾了一周多吧,时意看消停不下去了,好像每次黑子试图把一些言论镇压下去,就有源源不断的人站出来,一会儿说我和离辛是高中同学,他家里的确很有钱,一会儿说我是离辛的初中同学,大学同学,说得有鼻子有眼,信誓旦旦。

    时意不得不发了一条澄清微博。

    ——家里条件一般,不是富豪家庭,爸妈包括我只是普通人,长得也不帅,个子平均值往上一点,我的同学,除了好朋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我是写手,所以不要信所谓的我现实同学或者校友的现身说法,假的,别被有心之人带节奏了,最近评论区和转发情况都有些不对,权限暂时设置成关注半年以上粉丝才可发言,转发功能也暂停关闭,希望那些爱扒别人私人信息的人能够学会尊重个人隐私,谢谢。

    时意的澄清微博一出,黑子又找到了黑点。

    “所以就是炒作啊,先是让水军制造出一种自己是高富帅的假象,让大家议论纷纷,现在又跳出来澄清,路人缘都让他赚了,不是炒作是什么?每次开新文都在炒作,好恶心啊!”

    “不炒作会死啊!垃圾离辛,败坏圈里和谐美好的氛围,炒作炒上瘾了,现在好多作者都跟风学离辛,开新文之前也要炒作一番。”

    “没办法,人家有一群小学鸡粉丝,作者说什么就是什么,其他作者眼红也想赚钱嘛,毕竟离辛都炒作了,凭什么‘我不能炒作?’,离辛好厉害,热搜预定好伐?”

    “服了,早期写文是个穷逼还装什么高富帅啊,早就结婚养娃了,还在这里卖人设,能不能踏踏实实写文啊?”

    看到黑粉如此执着,时意知道自己人气还在,哪天发个微博连黑子都没有,肯定是人气下降到黑子都没兴趣了。

    时意很会自娱自乐。

    继续说到我们的角角,角角第一周上学,除了第一天上学没哭,但因为第一天差点被留在幼儿园吃饭的缘故,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乃至第五天,每天送去幼儿园,都要嗷一嗓子。

    “宝宝不想去。”

    “宝宝不要。”

    “宝宝不上学呜呜呜——”然后被哭着抱到车上,扣在安全座椅里一脸生无可恋的垂泪。

    “不去上学,宝宝不要去。”

    虽然被送到学校的时候要嗷嗷叫,掉几滴眼泪,但是每天中午时意去接他,都能看到他在园子里哈哈大笑着和小伙伴们你追我赶,开心的跟森林里的小动物一样自由自在,烂漫可爱。

    一脸的“真香”。

    果然大部分小朋友还是喜欢热闹,有一群人一起玩的。

    周五放学回来后,时意跟角角说:“明天就不用上学了!”

    角角兴奋地说:“真的吗?!”才上了五天,准确的说是五个半天的学,吐字都变得清晰了不少。

    时意点头说:“是啊,明天和后天都不上学!”角角对周末的概念还不深,只知道明天和后天都不上学,这足以令他欢呼雀跃。

    角角被放到地板上,喜滋滋地蹦了下,举起手说:“奥耶耶耶耶——不上学了——”然后还扭了扭自己的小屁股。

    开心的忘乎所以。

    逗得时意忍不住拿手机拍他扭屁股跳舞还欢呼的样子。

    可能是因为不上学,太开心了,角角终于想起来好多天没有去找太爷爷玩了。

    他也想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他的太爷爷和爷爷,至于爹地和姐姐,还没回来呢,回来再分享!

    角角放下水壶和帽子,还有书包,对时意说了一句话。

    “宝宝去找太爷爷玩啦!”

    时意摆摆手说:“去吧去吧。”没有跟着去。

    其实他陪着角角去了几次主院,就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江宏这个管家非常细心尽责,只要没有外人,时意还是很放心角角在主院玩。

    而且自从上次那件事后,时意对角角千叮咛万嘱咐,角角已经改掉了不吃外人的食物这一点,除非他交代过,角角才会吃。

    其实熟悉的人要是分享食物,是很难杜绝的,总不能让孩子从此以后都对他人的分享拒之门外,这也不是个办法,只能他们大人多注意一些,不要让小孩子承受这种事情。

    还有一点就是,可以吃别人分享的食物,但可以先询问一下大人可不可以。

    比如在幼儿园吃老师给的食物是完全可以放心的,如果连幼儿园都不能放心,家长真的没有必要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上学,既然选择去上幼儿园,就要信任老师们。

    时意一直觉得,好人多过坏人,与其千防万防,不如坦然面对。

    总是把所有人都怀疑城坏人,对他以及对角角都不是一件好事,健康的人际交往,小孩子也是需要拥有的。

    甜甜跟在角角的身后,一人一狗都欢快不已。

    甜甜是因为角角放学回来了,见到小主人很开心,角角是因为明天不上学而快心,一边跑一边叫着太爷爷,爷爷。

    江行渊和江宏老远就听到了角角心情不错的样子,叫他们的时候就能听出来。

    角角到了主院,直接冲进了客厅,外面太热了,虽然已经九月了,但是九月的帝都也依旧炎热啊。

    甜甜跟在屁股后面,看到角角凑到江行渊身边了,它给自己找了个位置舒舒服服的吹空调呢。

    角角来到江行渊身边,给江行渊问好,也给江宏问好,然后江宏去给角角拿吃的。

    角角依偎在江行渊的腿旁边,笑眯眯地说:“宝宝来找太爷爷和爷爷玩啦!”

    江行渊呵呵道:“怎么,上学上的乐不思蜀,每天放学回来也不过来了。”

    提到上学,角角想了想,决定不说自己哭的事情,而是古灵精怪地转移话题说:“宝宝明天不上学哟!”一脸的小得意。

    江行渊本来愣了一下,但是一想,明天星期六,当然不上学了,这个傻孩子,肯定被他爸爸骗了。

    江行渊说:“你还挺高兴。”

    角角一脸理所当然,满脸都写着,宝宝当然高兴了。

    不用去上学耶,超级高兴的。

    奈何小家伙还没有掌握多少词汇,不能具体的描述自己的心情,只能用神情来代替了。

    江行渊忍了忍,本来想忍着不戳破他的快乐,但没忍住,毕竟他不是什么慈祥和蔼的老爷爷。

    所以很直接地对角角说:“明天不上学,后天不上学,但是大后天上学啊。”

    角角一听到上学,仿佛头上有雷达一样,很敏锐的捕捉到了,立即说:“才不上学!”仿佛江行渊是个骗子。

    江行渊逗了一下角角,没有继续招惹他,而是换了个话题。

    “不是说谁哭谁是猪吗?我听说你天天上学在哪儿哭鼻子啊。”

    角角一脸“没有这种事”的摇头说:“宝宝没哭。”要是江行渊没听江宏说过,还真信了这个小胖子的话,搞得一本正经的。

    江行渊说:“我都看到了,从南院出来就哭着被抱上车,还耍赖,你个小猪。”

    角角假装没听到的转身去找江宏。

    江行渊看他那装傻充愣的小样就忍不住笑了。

    这个小混球。

    家里一切平静,但在公司的江濯却蹙着眉头。

    关于网上对于时意的八卦,江濯作为他的爱人,自然比不少人都关心,每次一有时意的动态,他都很快知晓,不想落别人很久才知道。

    这次关于时意的抹黑,江濯一开始以为是那些闲的没事儿干找个点故意黑时意的黑子弄的,但是他看了看时意没设置半年才可评论之前的评论和转发,涌入了大量的水军,而且好多都是很拙劣的一看就是僵尸转发和评论。

    这一看就像是有预谋的购买了大量水军在刷数据,但江濯了解时意,知道他对刷数据一点兴趣都没有,何况时意作为大热作者,根本不需要做数据,数据就足够好看,热度也一直很稳定,必定是旁人在给时意泼脏水,仿佛酝酿着什么阴谋。

    蹭作为网络高级工程师的江濯可不是吃干饭的,他一边忙着公司的事情,一边抽空细细地排查这些网络账号,顺便把几个污言秽语不断的黑子号也揪出来,查到了他们的个人信息,是工作党就把他在网上辱骂他人的截图和造谣的事情都发送到他的公司网页,放大给各位同仁看,让他的领导们也看看,这样心理阴暗天天诅咒喷黑水的人真的可以放心聘用吗?

    如果是学生党,直接发到学校论坛,让大家看看平时谦和的同学私底下有多么恶臭,辱骂的话随口就来,还要扬言总有一天要把离辛这个人杀了,这种不负责任的话,那就让他接受他自己造成的恶果吧。

    如果没做亏心事,何必申请小号,申请小号就算了,还隐藏了所有的个人信息,仿佛和现实的自己区分开,还不是方便做恶臭的事情,很多人开小号是逃避现实,有一块自己的净土,但在黑子的眼里,开小号只不过是方便他们践踏他们想要践踏的人。

    但网络从不是法外之地。

    找黑子的信息,江濯根本没有运用代码,只是凭着蛛丝马迹就找到了他们辛辛苦苦想要隐藏的东西。

    江濯的这一番举动,让天天在网上散发负能量给别人,无差别喷所有他看不顺眼的黑子的人知道了什么叫恐惧。

    其实只要时意想,就可以拿着江濯查到的这些信息去起诉,但江濯知道时意不会这么做,只要不是特别过分的,他都会尽量忽略,所以不过是把他做的事情公开在公共场合,供人赏阅。

    通过这件事,希望他们明白,很多事情,不是他们想做就能做的,学会尊重他人,才能被人善待,不然就要接受反噬。

    除了回击过分的恶臭黑子外,江濯当然没有忘记查水军这件事。

    这种事除了需要用技术来查询外还得细细的分析,毕竟光查到水军所隶属的工作室也不行,得查出来是谁请的水军,这就更加需要精细的代码来完成。

    谁能花这么多的金钱支出,只是为了黑一个人,让一个人变臭?

    一开始江濯怀疑过户户,毕竟时意和户户的矛盾最大,户户如今已经被钉在耻辱柱上,永远也不可能洗清自己的污点,在这种情况,如果财富允许的话,是个人都想要报复回去吧?何况他表姐还曾经是搞营销工作室的。

    当然只是猜测可能性,结果江濯查到最后,竟然查到了姜逸身上。

    这个和时意八竿子打不到的人,怎么会踩起时意来了?

    江濯想不通,但和工作室联系的人,正是姜逸的经纪人。

    更不可能是经纪人和时意有仇,这只能是姜逸授意经纪人去做的。

    如果非要和姜逸扯上点关系,那就是,江濯知道他曾经和褚尤梨谈过恋爱,褚尤梨的两个孩子,就是姜逸的。

    虽然外界没有证据,但他作为江家的孩子,又是褚尤梨的儿子,江行渊当初和他说过,褚尤梨已经有了新的爱人和孩子,那个时候江行渊告诉他这些,不过是想让他不要纠结于亲情父母这些,这个新的爱人正是姜逸,当初正当红的影帝。

    褚荛是他的女儿,褚卿是他的儿子。

    想到褚荛,江濯很快就联想到时意上次因为褚荛让别人骗他两首歌词的事情,后来时意反击回去了,给褚荛的竞争对手一口气写了十首,十首上架后,迅速霸榜,把褚荛压的喘不过气。

    江濯查到这里,忍不住浮起一个冷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粉丝和大众捧惯了,姜逸竟然毫不在意自己这么做会不会给其他人带来烦恼和伤害,轻描淡写地出了一笔钱,让水军去捣乱,污蔑。

    看来坐在高位太久,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江氏涉足过很多领域,且都有不错的成绩,但影视娱乐业却没有开设这方面的公司,但这不代表江氏不会投资影视剧,不说百分之百,这几十年来,最起码有百分之六十的影视投资都来自于江氏的支持。

    姜逸拿过几个奖的电影,里面最大头的投资就是江氏。

    投资影视剧,回报率高,江行渊就算对影视娱乐业不感兴趣,他手下的贤才志士也不会放下这块蛋糕,江氏有专门的部门投资开发影视剧。

    江濯让助理先是通知了影视投资部的负责人过来见他。

    见到后,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说了关于姜逸最近公司有没有再投资他的电影。

    负责人第一次见到顶头顶头上司,激动之情一语难表,虽然激动,但还是把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了江濯。

    的确有几部关于姜逸的电影要拍摄。

    前几年姜逸休息了几年,这两年准备复出,所以从今年到明年甚至后年,都有确定参演或者客串的戏份,其中有一部还是主角。

    江濯直截了当地给负责人下达了指令。

    “有关于姜逸的电影投资,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剧组选择让姜逸继续演,但江氏直接撤资,二就是选择江氏的投资,让姜逸退出剧组。”

    负责人愣了一下,想问一句为什么,但是在这样的企业,没有为什么,你想继续在这里工作,只需要按照上头的安排做就是了。

    “那违约金……”

    “要赔违约金也要按照我的两点执行。”

    负责人听到总裁霸气的回答,应声后转身离开。

    没过几天,姜逸的经纪人就接到了不少剧组负责人打来的电话,虽然语气委婉,但姜逸的经纪人又怎么不知道这话里的意思。

    一开始,第一个打来的时候,经纪人没有在意,觉得这种事的确会发生,没办法参演也没事,反正姜逸这样的腕儿,从不缺戏演。

    除此之外,褚荛那边也有了一些麻烦,她想要约的大场馆,基本上都给予了拒绝,没有排期的回复,本来早就答应歌迷明年会开始全国巡回演唱,但今年那边的大场馆就给了回复,无一例外,没有一个排期给她。

    褚荛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不仅褚荛懵了,连褚荛的经纪人也懵了。

    怎么可能?他们都提前大半年在申请了,竟然说没有排期了?

    一个场馆就算了,各大一线城市的大场馆基本上都没有排期了。

    巡回演唱就这么被搁浅了。

    虽然褚荛在抒情和创作这一块不如周清雅,但是她的现场非常有爆发力,流行音乐这块,她被说是小天后,一点都不为过,她是有真才实学的,不论是舞台能力还是唱歌能力,绝对是八分的存在,听她的演唱会是另外一种不同于周清雅安静风格的视听盛宴。

    可现在,还没扬帆起航,船就停摆了。

    姜逸那边也渐渐发现了不对劲,一个两个谢绝了参演机会,有的导演还是姜逸的老朋友,姜逸也不能真的索赔,本来就是靠着关系友情出演和客串。

    这就算了,毕竟不是主角,就是去装装酷,秀一下,结果明年由他参演,作为主演的玄幻古装喜剧电影也表示要解约,而且已经准备好了违约金。

    经纪人立即就明白过来,这是得罪人了,经纪人在这个圈子里这么久,怎么会没有点人脉,剧组里也是有人的,很快就打听出来。

    “是江氏投资对你有意见啊,言明了,你在剧组,就撤资,你也知道,江氏一直财大气粗,好多剧组都靠他们的投资才能续命,何况很多企业还得靠江氏支撑,江氏撤资了,他们会稳得住?剧组百分之七十的投资都有可能一瞬间撤空,这个险,谁敢冒?姜影帝就算不演戏,也没有什么事儿,但剧组没了投资,就有可能直接黄了,大家努力那么久,真的不想就这么散了,没办法的事儿,跟姜逸先说声抱歉了,你也好好想想,怎么就得罪江氏了?弄的这么严重?要不要中间牵线,见见面,把误会解开?”这是其中一个制片人的原话。

    江氏?

    姜逸的经纪人也是工作室的合伙人听完一头雾水。

    姜逸之前退圈了那么久,这才刚复出不久,怎么会惹到江氏?

    经纪人想不出来,只能去问姜逸,姜逸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跟江氏没有什么来往,要真讲究点关系,大概就是我孩子的妈妈是江氏曾经的儿媳妇,可是当年我和她在一起,江老没为难我,何必等我有名有望也有了旁人无法动摇的成绩而忽然为难我?”姜逸和经纪人一样陷入了迷茫。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