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一匹马(为书友160102000040289盟主加更)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仙子请自重作者:姬叉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zhtvb.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仙子请自重》 第五百二十章 一匹马(为书友160102000040289盟主加更)
    转世应该怎么算,对于此世之人的观念上分得很明确。

    任何人转世,在起初肯定没有前世的记忆,哪怕你是太清也一样,这是天道规则,转世投入先天胎体,则必定蒙昧后天之灵,从头开始。

    有人很小就体现出聪明,那是强大修士的一缕灵光不昧,不代表存在记忆。此时所有情感所有亲缘所有學识所有认知,都是基于这一世所得,那就是这一世的身份,没必要纠结他前世是谁。

    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回前世记忆的,凡人肯定不可能,修士常规来说也得练到晖阳起,那时候阴神凝结,灵魂足够强大了,才可能有些冥冥牵引,继而去寻觅和前世相关的东西,试图回忆。

    即使想起来了,只要依然用此世记忆为主、把前世经历当成一场梦境所得的话,那显然也还是算这一世的身份,最多就是不否认自己也是前世那个人罢了。

    只有放弃此世记忆主导,选择以前世为主,那时候才会被认为是前世那个人复生。即使如此,此世的情感也不会抹去,除非是此世不堪回首不想要了。

    所以幽冥界有不少修行都是意图以转世证永恒,到头来好像一个都没成,生生世世的轮回,各种各样的情感交缠,几个人还能选择以最初那一世为主?实际上以此世为主的才是主流现象,越近的情感和记忆,越难割舍,这是普遍状况。

    嗯,所谓的普遍,加起来也没几个,毕竟能练到晖阳的人都不多,其中属于是谁转世的就更是凤毛麟角了。

    现在大家基本可以确认,李无仙肯定是大能转世。不是夺舍不是附体,能从小聪明成这样,那就唯有转世可以解释,并且还是前世非常强的一位大能,残留的一缕胎光强悍到了一两岁都能學世事的程度,早慧得令人发指。

    这么强的修士转世,李断玄李青君都没办法肯定,将来无仙会选择哪一世记忆为主,毕竟前世的烙印可能会深得有点离谱,此世情感未必压得过。

    但不管怎么说,此时此刻,她的身份就是李断玄的后人,李青君的侄女,秦弈的徒弟。

    这毋庸置疑。

    “以后的事无需考虑,现在的她就是她。”李断玄终于道:“若无其它事,你便先去吧,我随后自然会出现。”

    “是。”李青君甩掉心中隐隐的忧虑,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一路出东海回神州,李青君看见的人间景象与秦弈所见差不多。

    大地复苏,山河安宁。

    海边渔家唱晚,人间正在秋收,一片祥和景象。沿途不少城市已经有车水马龙的兴盛之象,家家户户烟火袅袅,与当初大比之前路过所见的已经是两重天地。

    很多人会认为,大乱之后的大治是必然,放只猪在这风口做皇帝也会是个盛世,而做过摄政王的李青君知道没有那么容易。

    那时候灭了西荒,一统南疆,拿着西荒的库存,收着大乾的赏赐,民众齐心,朝野奋进,连天时都很不错,是风调雨顺之年。这种状况下,南离的国力复苏至少一两年之内也看不见起色,毕竟之前已经千疮百孔。

    李青君那一两年做得有多累,只有自己明白。

    一切客观外因有利,也需要君王和贤臣强大的内政能力和勤政不息。

    治理国家可不仅仅是劝农务桑。

    光是一项货币,当时就學得李青君想跳河。而吏治有多难,你能杀头都没用。

    她知道秦弈当初为什么不尝试涉足政治,那绝对是秦弈有自知。

    而作为决策者,随便一个错误的方针,就可能导致问题。每一项指令的背后都要经过很严谨的调查和讨论,南离那么小,试验简单,错了拉回来也快,而大乾呢?

    这是多大的地域,仙家乘法宝,单向都可以飞好几天的。

    几年前的大乾什么德性,而现在什么样?李无仙这不是明君,谁是?

    她还这么年轻,还可以成长,只要以后不糊涂,竞争个千古前几的帝王说不定都有资格了。

    连做过统治者的李青君都不知道自己的小侄女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而与此同时她还在打仗,大乾并未统一,这打仗还不是人间局,而是牵涉仙家。

    而且还是与魔宗谋皮。

    想想都是跟走在悬崖边上一样,如履薄冰。

    自从离开南离赴东海,李青君还是首次兴起了压抑已久的人间功业情结和战意。

    因为只要坐在王座上的那个人是李无仙,那这就不是大乾,是南离!

    彻底放下,谈何容易?

    …………

    到达龙渊城的时候,李青君没有直接飞进去,她知道现在里面卧虎藏龙,修士往里乱飞说不定要出事。于是在远远的郊外山间按下云头,准备步行进城。

    和秦弈约的是潜龙观,很好找,进去一问就知道。

    结果还在山间往外走,没走多远,李青君就忽然感到一阵异样的气息。

    妖气!

    有妖气从空中窜过去了。

    李青君下意识抬头,只来得及看见一道迅捷无伦的影子在空中一闪即逝。她直接发动破妄之眼,在对方消失之前勉强看见了真实模样。

    马屁股,马尾巴。

    一匹马……

    李青君愣了一下,忽然头皮都炸了起来,二话不说地冲着那马的方向直追而去。

    但没追上,对方早都无影无踪,太快了。

    若不是强悍的神识和破妄之眼,她连对方影子都未必能看见。

    李青君在空中逡巡了好一阵子,眼神越发凌厉。

    她深深吸了口气,转出山林,大步进城。

    到了潜龙观外两条街,远远看着那边的香火如织,李青君放缓脚步,忽然有些踌躇。

    她不想去潜龙观了,甚至希望秦弈暂时也别去,先旁观几天最好。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她忽然抬头,长街的另一边出现了一道青衫身影。

    秦弈也在差不多时间,从另一城门进来,两人准时相遇。

    这种感觉真不错……两人对视着眨巴两下眼睛,都是一笑。

    秦弈大步过来,笑道:“我感觉这里好像有你的气息,摸过来的。”

    李青君道:“你的气息倒是遮掩得我完全没感觉。”

    “可你还是知道我来了。”

    “因为正好想到你,心中灵犀。”

    秦弈附耳道:“想我哪里?”

    “呸。”李青君看看左右,低声道:“你还没去潜龙观吧?”

    “没,刚进城,到附近感觉到你的气息就先找你了。”

    “那……我们都不去潜龙观吧,换个地方落脚。”

    秦弈虽然不知道她那边遇见了什么,还是闻弦歌知雅意:“你不想让无仙知道我们来了,想旁观?”

    “是。”李青君暂时没说那匹马的事情,只是道:“了解了一下,巫神宗站在无仙一边,我们贸然出现的话估计要乱事的。”

    “巧了,我也这么想的。”秦弈拉着她的手,笑道:“除了潜龙观,我们还有地方落脚的。”

    李青君一愣:“哪里?”

    “就这里。”秦弈一脚踢开边上的门:“胖子,接客。”

    李青君转头看去,是个酒肆。

    酒肆里有个黄衣服胖子,下巴挂在柜台上打盹,此时惊诧地睁着眼睛,就像柜台上挂着一个活猪头。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